新加坡政府不愛的「方言」,星式英語登入「新英語」殿堂

新加坡政府不愛的「方言」,星式英語登入「新英語」殿堂
Photo Credit:Michael Elleray@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加坡政府一直想要讓人民說著一口正確英語,進而推動了「講正確英語運動」。只是,來自民間草根力道十足、揉進了馬來語、福建話、廣東話與華語元素的「星式英語」,才是新加坡人的最愛,就在最近,這個英語變體轉身晉級成新英語了。

星(新)式英語(或譯為星洲英語)是英語抵達新加坡後所衍生形成的英語變體,在英式英語與當地語言如馬來語、福建話、廣東話與華語等接觸後,逐漸發生從句法、語音到詞彙的結構性改變,並且穩定地成為一大群人的日常通用語言,語言學家稱其為「克里奧語」(Creole language),這個語言不是只是改個口音,加個啦咧囉就好了,而是有一套自成一格的邏輯與規則。

2000年,新加坡時任總理吳作棟發起講「講正確英語運動」(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認為新加坡既然作為一個國際性都會,新加坡人應當使用「文法上正確」的英語,才能讓來自世界各地的客人聽得懂本地英語。

這個由政府帶頭做起的語言政策,實際上就是一個貶低「星式英語」的運動,英語離開其原生地(英國),來到世界上各式各樣的地方,舉凡美國、加拿大、澳洲、香港等,勢必會與因應當地生活需求,產生不一樣的模樣,這是語言自然演變的鐵律,幾乎無人能阻擋,因此我們會知道世界上至少有美式英語與英式英語的差別,再者更有港式英語、澳洲英語、紐式英語、菲式英語、日式英語等等,百花齊放的溝通方式。

外國人真心聽不懂才討厭星式英語?

根據社會語言學的研究,星國政府聲稱外國人對於星式英語持有的負面態度,多半不是來自星式英語本身,更多的是關於本地人與外地人間的衝突,而這樣的衝突與新加坡政府計畫性地引進外來移民有直接的相關。

拿藍領移工來說,McKay的研究指出,來到新加坡的移工多半是因為家鄉貧窮,所以到達異地討生活,其中不乏許多英語系國家,如印度與菲律賓,他們在訪談中,會將印度英語或菲式英語與星式英語相比,企圖彰顯自己國家的英語遠遠好過星式英語,這樣的做法是為了翻轉自己在星國被視為藍領外勞的劣等位置,反過來用英語能力來證明自己並不遜於「高尚的」新加坡本地人。

如果是白領外國人,另外一份De Costa的研究,則針對一位中國留學生進行探討。這位女孩的專業是設計,透過新加坡政府吸引外國人才的獎學金計畫,她得以以專業白領的身分,來到新加坡求學。研究者參與在課堂的過程中,發現這位中國女孩刻意在課堂交流中堅持使用她認為的「標準英語」,而不要被本地同儕的星式英語給「帶跑」,以企圖維繫她是星國政府政策支持下的「專業人才身分」,換言之,並不是因為星式英語難懂,而是她希望藉以區隔出自身的優越性。

語言常常被認為是直接代表文化,許多跨文化溝通中發生的問題,就會讓當事人彼此之間直接歸諸於「文化差異」惹禍,而文化差異如此抽象的概念,很直接地可以用語言差異來概括,當事人往往卻難以察覺,造成雙方不愉快的既非文化差異也非語言差異,而是本地人面對生活空間遭到外來人口擠壓的直接反撲。

新加坡政府忽視自家政策便是造成人民衝突的禍首,反而直接廉價的將問題歸到星式英語身上,希望透過消滅星式英語,來打造一個更心胸開闊的國際都會,幾乎可以說是完全搞錯方向。這一切在新加坡的英國文化協會開辦「星式英語班」後,更為明顯。

會去英國文化協會上課的,大多是有閒暇時間或多餘心力的在星外國人,對於他們而言,較少會接觸到來自本地人的排外主義,更可能反而獲得本地人對於「紅毛」(Angmo,指「阿兜仔」)的下意識禮遇,星式英語對他們而言,更多的是有趣可玩味的本地表達方式,可藉由正式課程的學習,讓自身更融入本地文化。簡單的說,星式英語跟本外衝突沒啥太大關係,反倒是可供獵奇的異文化,既然對自身沒有威脅,自然沒有加以貶低或抨擊的必要,聽不聽得懂也不是太重要。

在第一本以星式英語寫成的書問世後

一個語言誕生後得以維繫其活力,很大的重點在於語言可以使用的場域,這也是台灣許多危在旦夕的本土語言最大的危機,只會在私領域出現的語言,若遭遇到來自官方強而有力的語言霸權政策,很容易便會連這個語言最後的防線都喪失,因為已經退到沒地方可退了,私領域已經是最後的壁壘。

星式英語卻是一個令人驚訝的例子,像是星式英語這樣誕生於語言接觸的「方言」,面對標準英語這樣全世界支撐的語言,在許多地方,最終會為務實主義給吞噬;然而,星式英語面臨新加坡政府的打壓,卻仍然在本土主義興起下,因為揉合了各族語言,成為新加坡身分的重要表徵,進而走出私領域,成為所有「非正式場合」的通行語,許多異議者,也用「聰明的方式」在抵抗,給足新加坡政府面子,比如梁智強的《小孩不笨》(I Not Stupid)從片名到演員臺詞都用了十足的星式英語,面對民眾一面倒對於此類創作的盛譽,星國政府對星式英語的苛薄也只能愈來愈收斂,甚至大學教授堅持使用星式英語授課者,也不是沒有(我某門課的老師就是如此)。

語言學者判定一個「英語變體」走向「新英語」的標準之一,是有無該英語的字典,過去除了早有不少星式英語詞彙收入進牛津辭典外,也有一些搞笑性的星式英語辭典出版,但就在今年,首本由星式英語寫成的書籍在新加坡問世。

作者魏俐瑞(Gwee Li Sui)擁有倫敦大學皇后瑪麗學院的文學博士,是新加坡著名的作家與文學批評家,也曾擔任新加坡文學獎的英語詩作評審,這樣一個被認為掌握標準英語語言以及文學能力的人,同時是個星式英語的倡議者。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