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知道陳文成的遭遇,就不會說王炳忠事件是白色恐怖

如果你知道陳文成的遭遇,就不會說王炳忠事件是白色恐怖
Photo Credit: 五花鹽 BaconPres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將王炳忠事件定義為白色恐怖復辟,但和現在的正常的法治程序相比,當時的當權者是直接將「恐怖」加諸在人民身上,1981年的陳文成事件就是一個例子。

朋友跟我說:「白色恐怖的話,王炳忠可能明天就從台大跳樓了吧。」我笑了一下,又覺得不應該,所以打這篇文章贖罪。

朋友說的是陳文成。

陳文成,1950年生,台大數學系,考上台大數學研究所後半年,拿到美國密西根大學數學所獎學金,赴美一年後拿到碩士學位,兩年後以第一名成績拿到博士學位,並留在美國大學任教。

在美期間,陳文成始終心繫台灣,當時任教的大學校長曾勸他歸化美籍,陳文成回答:「台灣是我的故鄉,台灣的山才是山,台灣的水才是水。」他積極參與同鄉會的各項人權遊行,曾當眾焚毀蔣經國照片,並在寄給美麗島雜誌的捐款支票上,光明正大寫了自己的姓名,也埋下了禍根。

1981年5月19日,闊別六年後,陳文成帶著妻子及未滿一歲的兒子從美國返台探親,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6月30日,陳文成遭警總約談,問了他兩個名字,陳文成當下沒想起來:好客的他,曾經人介紹,讓其中一人在他家中借宿一晚,那人當時正四處奔走找人翻譯《美麗島》雜誌。

7月1日,原本買好機票這天回美國,但警總不發出境證走不了,意外回不了美國的陳文成,晚上家人聚餐時刻意隱瞞了被約談的事,他的父親之後一直記得,他當天那一語成讖的謊:

爸,我想我這一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所以想多待幾天,陪你。

7月2日,三個大漢闖進陳家門出示警總傳票,陳文成的太太表示要保留傳票,但對方不肯給,說是要拿回去交差,就這樣,陳文成被三人帶走,時間是早上8點半。

然後,一去不返。

7月3日的清晨6點,陳文成被發現陳屍在台大校園草皮,他的人生,永遠地停留在31歲。官方的說法是「畏罪自殺」,死亡證明書寫的是「高處墜落,出血過多休克致死」。

警察不讓家屬到現場認屍,一直拖延到晚上7點半,家屬才在殯儀館見到他的屍體。陳文成最好的父親,陳庭茂先生,在他所著的《我的轉捩點》一書中,是這樣描寫當時他見到的景象:

手肘、手指都是刺洞,大腿瘀黑,頭歪在一邊。眼睛睜得大大的。我幫他閤上眼,一碰他的頭,血就從嘴角流下來。媳婦說,阿爸,阿成這樣睡比較舒服,我們不要動他了......

寫到這裡就哭了,不想再寫,也不想再說。

你們這些人,根本不知道白色恐怖是什麼,發生在你們身上的不過是正常的法治程序,而過去,中華民國加諸在我們身上的才叫「恐怖」,正是因為這些前輩的努力和苦痛,那些恐怖才不會再發生在你們身上,所以請不要再消費這個詞,總是幫加害者說話的你們、試圖把台灣再次拉向威權統治的你們,根本不夠格說白色恐怖。

(內容資料取材自陳文成 (Wen-Chen Chen)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