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集團花再多錢都請不到的韓國藝人——才子歌手羅勳兒(上)

三星集團花再多錢都請不到的韓國藝人——才子歌手羅勳兒(上)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的生日宴會,如同社會期待一般,大規模地動員演藝圈、古典樂團、模特兒等人來表演。受到邀請的藝人,通常也都不會拒絕,除了一位歌手——羅勳兒例外。

韓國當地流傳一句戲言,身為「韓國人」一生有無法避免遇見的三件事——「死亡、稅收與三星」。

這句話,說明了三星影響韓國當地經濟鉅大——2008年,韓國四大企業三星、現代、LG、SK資產,佔了韓國總資產的18.49%,到了2012年,則大幅增加到了25.63%,等來到2017年左右,光是三星集團員工就已經超過42萬位以上,替韓國創造了近1/4的GDP產值,且當地市值排名第二到第九的公司,全部加起來,都還比不上三星呢。然而,三星影響力不僅於經濟層面,還深入到民眾意識形態與政治、文化層面,諸如時有所聞的「如果三星倒閉,韓國經濟將會崩盤」、「誰都可以倒,就是三星不能倒」等激進發言,就是極為明顯的意識形態言論。

但除了經濟、意識形態層面,三星最當地韓國人詬病的,有很大部份即是三星集團與政商、人情之間的複雜關係,近幾年來最有名的輿論作品,為金勇澈(김용철, 1958-)所寫作的《想想三星》(삼성을 생각한다.中文譯:《三星內幕:揭開三星第一的真相》)。

作者金勇澈通過25期司法考試後,從1988年起,分別在仁川、釜山、首爾中央等地,擔任特搜部檢察官,其中最著名的成名作,即1995年起訴並扳倒南韓前總統全斗煥之舉,成為家喻戶曉人物。但他於1997年辭去公職,進入三星會長秘書室(現為結構調整本部),擔任財務與法務工作。工作七年後,於2004年辭去三星本部法務部長一職,更於2007年出面,「良心告白」揭發三星集團的黑幕,迫使當局政府,不得不成立特檢組,調查三星違法行為。

金勇澈於2007年所發起的「良心告白」裡,主要針對三星集團「私密資金」提出控訴,言及「三星非法的根源就是秘密資金。若沒有秘密資金,三星就不可能收買權力,且這些錢都是來自三星員工的血汗。」就他看來,三星只要動用秘密資金,世間就沒有一件事情無法擺平。甚至,這樣的秘密資金由來已久,早在李承晚總統時代開始,三星就已經動用秘密資金,在政官界採取銀彈攻勢,為「大韓三星共和國」鋪路。然而,因為是「秘密」資金,當然就不可能把這筆帳記在公司會計帳上,也就造成「操作會計帳加以逃稅」等必然的手段與結果,「秘密資金——做假帳——逃稅」這一連串的非法行徑,就成為三星集團壯大之際,無法切割的歷史。

讓金勇澈感到痛心的是,三星的秘密資金,極大多數是竊取底下員工血汗成果,把這些錢用來收買政治家、官僚、司法、媒體及學者,為得就是鞏固自己的地位,且替從未付勞力的子孫,能夠以王者姿態「君臨天下」。

AP_11070609970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

金勇澈舉出一例來說明三星「君臨天下」之態,即他在三星任職時,印象很深刻的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이건희, 1942-)六十大壽的生日宴。據他描述,2003年1月9日下午6點,李健熙會長的生日宴在新羅酒店朝代大廳展開。會場賓客雲集,揭開宴會序幕的,除了名指揮家金南鷹外,還有眾多著名國樂家、聲樂家、歌手、晚宴主持人則是知名廣播人李琴喜擔綱。主桌坐的是李健熙兒女及女婿、媳婦、孫輩等直系親屬,隔壁桌則是在上午獲頒,模仿諾貝爾獎的「榮耀三星獎」(計有一億韓圜獎金,折合台幣約285萬元左右)的夫妻檔們,榮耀三星獎由前首相李賢宰擔任審查委員長,且邀請各界重要人士擔任審查委員,而慶功宴也就剛好於當日,與李健熙的生日宴會,一同合併舉辦。

不知是否屬於各大公司潛規則?本是李健熙會長的私人生日宴,但卻是列在三星集團的「正式行事曆」裡。金勇澈推測,藉此可以報公帳,由集團員工一同承擔其高額宴會費用——其中包含高價的紅酒,如主桌上1000萬韓圜(折合台幣約28萬元左右)以上的彼得綠堡(Chateau Petrus)紅酒、法國空運來的冷藏鵝肝醬,以及賓客桌上前菜鵝肝、主菜和牛肩背肉搭配松露醬之類等豪華料理等。

然而,有錢人要怎麼花錢,想過如同貴族般榮華富貴生活,亦或想舉辦多麼奢華的生日宴,只要「個人」負擔得起,於合法範圍內都是「個人自由」,外人無法置喙。但金勇澈批判的是,三星集團高層人事,若是真想過這樣的生活,必須要建立在一個前提之下——即要從「自己」的口袋掏出錢來,而不應該用「我們」公司的錢,打造自己個人奢侈生活。三星集團內,員工即使盜用公款三萬韓圜(折合台幣約850元),也會被立刻開除。然而,李健熙家族就不受此嚴格的管理制度規範,因為他們深信自己「身份特殊」。

李健熙會長的生日宴會,如同社會期待一般,大規模地動員演藝圈、古典樂團、模特兒等人來表演。當天來席的歌手,表演唱酬因人而異,但大抵兩三首歌,不到二十分鐘表演時間,大多都有3,000萬韓圜(折合台幣約85萬左右)的價碼。且受到邀請的藝人,通常也都不會拒絕,除了一位歌手——羅勳兒(나훈아,1947-)例外。

羅勳兒是何許人也?韓國友人京柱(경주)說,羅勳兒為當地無人不知、家喻戶曉的歌手,其中最大的主因,在於他的演唱成就。羅勳兒本名為崔洪基(최홍기),出生於1947年2月11日,家鄉為釜山,相較三星會長李健熙,晚出生五年,但也算是同時代人物。而他於稚嫩20歲年紀,1966年以名曲〈千里路〉(천리길)出道,打響名聲,又於1981年出版第一張個人專輯,展開輝煌演唱生涯。羅勳兒演唱生涯之所以輝煌,在於他並非是「一片歌手」,他憑著動人的嗓音、天賦的情感、演唱的魅力,以及最為重要的過人體力與卓越才氣,在韓國歌謠界創下了「羅勳兒傳說」。

他在出道22週年之際,1989年舉辦「羅勳兒(出道)22週年Best Hi」,更是在出道近30年,1998年得到了「大韓民國建國後,最優秀歌曲第三位」(건국이후 가요 베스트50 3위),以及當年度「羅勳兒收錄2000首暢銷歌曲」(2000곡 취입 기념 힛트곡 모음)為分水嶺。易言之,羅勳兒在1998年之際,登台演唱過的歌曲,已經超過兩千多首歌曲,更令人佩服的是,兩千首歌曲內,將近有三分之一,超過七百首歌曲,為他本人親自創作,除了〈千里路〉外,還有〈水碓碾動〉(물레방아 도는데)、〈為何而哭?〉(울긴 왜 울어)、〈想住在江村〉(강촌에 살고 싶네)、〈儲藏〉(갈무리)、〈雜草〉(잡초)等許多經典流傳歌曲,目前他所演唱的歌曲量,迄今仍在繼續增長中,如2008年統計數據,羅勳兒當年度已經演唱過兩千六百首以上歌曲,個人創作歌曲也超過八百首以上。

來到韓國知名入口網站Naver搜尋,Naver music收入與羅勳兒相關連的專輯——包含正式在市面上販賣(129筆資料),以及非正式收錄的專輯(67筆資料),還有參與製作的音樂(457筆資料)——竟然高達653筆資料(2017年12月資料),出過的專輯也已經超過兩百張,最新參與製作的專輯,為2017年10月31日發行的《給你我的情,給你我的心,愛情是候鳥》(정주고 마음주고, 사랑은 철새),而最新的個人專輯,則是2017年7月17日所發行的《Dream again》。可說年紀超過七十,從心所欲不踰矩的他,迄今仍保持旺盛歌唱體力與才華,繼續在韓國活動,我們美稱羅勳兒為「鐵人歌手」,也不為過。

▶三星集團花再多錢都請不到的韓國藝人——才子歌手羅勳兒(下)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