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集團花再多錢都請不到的韓國藝人——才子歌手羅勳兒(下)

三星集團花再多錢都請不到的韓國藝人——才子歌手羅勳兒(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才子歌手羅勳兒卓越的演唱能力、創作曲引人注目外,其「婚姻感情生活」、「歌迷攻擊風波」,也常成為人們茶餘飯後閒聊之事。

▶三星集團花再多錢都請不到的韓國藝人——才子歌手羅勳兒(上)

然而,與其說羅勳兒是鐵人歌手,倒不如說是「才子歌手」,首先他不僅在演唱領域有其卓越成就,被韓國人美譽為「當代歌王」外,諸如其他的綽號,如「歌謠界現存的傳說」(가요계의 살아있는 전설)、「情歌的皇帝」(트롯트의 황제),甚至,還有直接與大韓民國劃上等號的「大韓民國羅勳兒」(대한민국 나훈아)等,我們都可以看到羅勳兒在演唱圈的成就,無與倫比。

然而,才氣縱橫的羅勳兒,本人也非常愛好繪畫與書法領域,曾多次開展,作品也受到當地藝術領域人士之認證,其中以四君子圖為盛名,他更於1980年代初,搬入新建的狎鷗亭洞現代公寓時,閒情逸致地親自大筆一畫,在自家客廳牆壁上做起畫來。

除了羅勳兒卓越的演唱能力、創作曲引人注目外,其「婚姻感情生活」、「歌迷攻擊風波」,也常成為人們茶餘飯後閒聊之事。

迄今年過70歲的羅勳兒,有過兩段離婚婚姻。第一段婚姻,是在1976年,當時民風保守的韓國社會,他「竟」與比自己大七歲的演員金芝美(김지미, 1940-)結婚,這段「姐弟戀」不僅引起演藝圈人大肆討論外,也成為社會熱門議題;然而,此段婚姻維持六年後,雙方協定於1982年離婚;但離婚沒多久,羅勳兒與當時沒沒無名的歌手鄭水晶(정수경,音譯, 1961-)再婚,也引起熱議,隔年羅勳兒進軍日本演唱圈。第二段婚姻維持了19年,於2011年8月,雙方協定離婚且進行財產分配訴訟,離婚財產訴訟拖了近五年之久,才在2016年10月31日,由法院正式宣判兩人離婚,羅勳兒得付上12億韓圜(折合台幣約3,400萬元)慰撫金賠償,才算正式結束第二段婚姻。

期間,有關羅勳兒的流言蜚語也不少,最著名的是2007年,羅勳兒被記者爆料與日本黑社會老大情婦有染,且慘遭毆打重要下體部位受傷,導致2007年演唱活動全數中斷。謠言滿處飛,氣得隔年羅勳兒召開記者說明會,當日於說明會上,他除了大力反駁與黑道情婦有染,以及與演藝圈兩位金姓女性搞曖昧等謠言外,甚至講到激動處,他也跳上桌子上,想當著現場七百多位記者,解下他的腰帶,以最直接的方式,秀出是否真如謠言所說,被打重傷的重要部位,以示「清白」呢,這樣的「跳桌解褲檔子事件」,也造成轟動,從這樣的舉動,我們也可看出羅勳兒為性情中人。

此外,「歌迷攻擊風波」也是羅勳兒演唱生活中的重大事件之一。起因在於1972年7月4日,羅勳兒正在首爾市民會館演出時,被一位年紀約二十多歲,自稱是「南珍」(남진, 本名金南鎮, 김남진, 1946-,為當時與羅勳兒分庭抗禮的知名歌手)的金姓頭號粉絲,用碎酒瓶刺傷左臉龐,傷口長達五公分,血流如柱,摀著臉的羅勳兒,隨即被人緊急送醫,於左臉龐傷口處縫了72針之多。

事發後,民間謠傳是「既生瑜何生亮」,羅勳兒競爭對手南珍所唆使的攻擊事件,社會議論紛紛,雙方粉絲也吵得沸沸揚揚。但經過調查,才知道攻擊羅勳兒的金姓粉絲純屬個人行為,與南珍沒有任何關連。此攻擊事件,除了在羅勳兒的臉上留下傷疤之外,更讓韓國民眾對於羅勳兒印象更為深刻。

集才氣於一身的羅勳兒,於2003年度,接到李健熙會長生日宴邀請,他斷然拒絕,說道「我身為大眾演唱藝術家。所以,我只想在公開場合、買票進場的觀眾面前唱歌,想聽我唱歌的話,請您買票進場!」(나는 대중 예술가다. 따라서 내 공연을 보기 위해 표를 산 대중 앞에서만 공연하겠다. 내 노래를 듣고 싶으면 공연장 표를 끊어라. )。

狠狠地潑了三星集團一盤冷水。當然,這樣的舉動也被人美譽成「不想成為有錢人的寵物」,讓羅勳兒聲名大噪。

的確,羅勳兒也維持當年的初衷。最近他所展開公開活動,為2017年11月3日到5日,於首爾奧林匹克公園展開的「夢想音樂會——羅勳兒:這個男人的生命故事」(Dream ConcertNA HOON A,The Man’s Life Story)音樂饗宴。這一場音樂會格外引起韓國當地歌迷、媒體與社會注目,因為距離上次,羅勳兒於2006年身為大眾演唱藝術家40週年紀念表演後,可說是完全取消許多大大小小的正式演唱活動,迄今相隔11年之久——這一場羅勳兒復出之作,都讓每個人都好奇,甚至懷疑起他的體力、演唱歌力與舞台魅力,是否如以往一般呢。

然而,「票房」給出第一道的信心,表演前兩個月,9月5日販賣預售票時,短短不到十分鐘,全國三萬多張門票全數賣完,許多高價黃牛票流竄於各地,一票難求;11月3日首爾奧林匹克公園演出當晚,許多入場前懷抱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入場三千位觀眾,在兩個小時內被羅勳兒「唱」服了,享受了羅勳兒的天籟之音,以及歷年不衰的經典老歌,對於「我們」國家的歌謠界現存的傳說,絲毫不再抱持任何懷疑,每個人面帶幸福表情,見證傳說再起,愉悅地散場。

之後,羅勳兒更宣稱,他將保持著「大眾演唱藝術家」的身份,陸續在2017年底,分別來到釜山、大邱等地,合計再開唱六場,許多歌迷也欣喜的期待著。同時,也有消息傳出,羅勳兒也將在2018年,身體狀況允許的狀況下,進行環遊全世界表演 ,繼續著傳說。

現今韓國當地歌曲房內,仍可以聽見許多年輕人點唱,這位自詡大眾演唱藝術家羅勳兒許多膾炙人口歌曲,甚至2006年的歌曲房業者也統計出,當地點唱機內收錄羅勳兒的歌曲為首位,共計153首,比起第二名的酷(쿨,三人音樂團體)110首,多出40餘首。的確,羅勳兒歌謠界現存的傳說,名不虛傳。

然而,令人好奇的是,究竟當年度羅勳兒為何拒絕三星的邀請呢?有些韓國朋友表示,羅勳兒本身名氣已大、也不缺錢財,何必再為五斗米折腰,成為「寵物」入宴表演;亦或是他本身獨特的文人氣質,摒持大眾演唱藝術家獨特個性與初衷,對橫行於資本社會的三星集團嗤之以鼻,進而拒絕,狠狠地打「大韓三星共和國」一巴掌呢?

但可確認的是,這一位鐵人歌手,亦或是才子歌手,成了當年李健熙會長六十歲大壽生日宴,缺席的嘉賓,也是金勇澈口中的,迄今三星集團花再多錢,永遠都請不到開金嗓唱上一曲的傳說歌手。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