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計畫「育兒百寶箱」喊卡,民間團體:衛福部不知道怎麼解決少子化

前瞻計畫「育兒百寶箱」喊卡,民間團體:衛福部不知道怎麼解決少子化
Photo Credit: Chspf@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提到前瞻計畫的「育兒百寶箱」,衛福部長陳時中曾表示,「說不定有人看到百寶箱,一高興就多生了也不一定。」而現在,衛福部宣布將停發育兒百寶箱。

前瞻計畫中將撥6億預算提供的「育兒百寶箱」,在民間一片罵聲下,23日確定停辦。而已編列的2億計劃經費,衛福部表示將挪0.4億協助地方政府的少子化對策,例如布建公共托育家園。

7月,立法院三讀通過《前瞻計畫特別條例》,將撥20億解決少子化問題,其中,包含每年兩億、三年共6億的經費,提供新手爸媽一次性的「育兒百寶箱」。

「育兒百寶箱」是仿效芬蘭、英國的「育兒紙箱」,在芬蘭,所有的懷孕婦女都可以向政府申請育兒紙箱,紙箱中會包含養育新生而需要的棉被、衣物、溫度計、尿布、玩具書等。

(中央社)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長簡慧娟表示,提議發放百寶箱建議時,是希望提供新手父母更多親職、衛生教育資訊,「只是小禮物的概念」。簡慧娟表示,雖然大都市育兒資訊普及,但城鄉可能有落差,且從經驗也發現,就算是高知識分子也可能因為不熟育兒技巧釀成照護疏失憾事,也希望透過普及發放百寶箱,增加保護效果。

這樣的政策,卻被民間團體批評沒有對症下藥,無法解決少子化問題。

衛福部:停發「育兒百寶箱」,原本經費挪0.4億給地方

《信傳媒》報導,10月16日,衛福部長陳時中赴立院社福衛環委員會報告,立委詢問育兒百寶箱,陳時中答覆,「育兒百寶箱」確實沒有促進多生第二胎的積極效應,但「說不定有人看到百寶箱,一高興就多生了也不一定。」這讓國民黨立委李彥秀大罵,「怎可能發個育兒百寶箱,我就想生?」

最後委員會要求衛福部暫緩研議育兒百寶箱一案,重新規畫政策內容、調查新手爸媽真正的需求,1個月內必須將百寶箱內的東西、品項告知委員會,如果委員覺得不妥,就必須暫緩實施以確保公共資源正確配置。

(中央社)10月17日,也有民眾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希望將前瞻計畫中的「育兒百寶箱」經費,挪移作為2至5歲幼兒就學托育補助,提案不到10天,連署即破萬人。

當時,衛福部社家署舉行研商會議,邀請提案人、專家學者、民間團體與會,收集相關意見。但最後,社家署的回應是,因2至5歲的托育屬教育部業務,不屬於衛福部,經詢問主計總處,已編列的預算無法跨部會挪移,確定不可行。

網路平台的提案和立法院委員的監督,都促使衛福部重新檢討,育兒百寶箱是否要停發,衛福部承諾將在12月25日對外正式宣布是否發放育兒百寶箱。

《TVBS》報導,23日,衛福部在公布拍板取消這項計畫,表示經過專家、民眾討論後都沒有正面回應,因此取消。

《聯合報》報導,但目前已編列第一年的2億元預算,依法規定可挪用0.4億協助地方政府的少子化對策,例如布建公共托育家園等,不得拿去做別的用途,其餘的1.6億元則須繳回不可執行。

衛福部長陳時中受訪表示,終止原因,除了沒人支持,另因行政院也進行整體性的「育人攬才計畫」,百寶箱只是單一零星計畫,國家經費應運用在更有效率的計畫上,謹慎研議後決定取消,目前正在與主計總處研究調整預算程序。

陳時中也強調,衛福部少子化辦公室依然會持續運作、檢討對策,另盡力配合並達成行政院育人攬才計畫分配之工作。簡慧娟也強調,該部持續推動公共托育家園、臨托、短托等措施,不會停擺。

「育兒百寶箱」政策為何出爾反爾?民間團體:衛福部找不到減緩少子化最佳解法

《聯合報》報導,托育政策催生聯盟發言人王兆慶指出,衛福部推出荒唐政策的主因,是因為拿不出明確方案,也不夠有魄力。

王兆慶舉例,教育部明確知道要讓更多2歲以上幼童能就讀公共幼兒園,所以前瞻計畫就以增設公共幼兒園為目標,讓全台四成幼童可入園。但面對0到2歲的嬰幼兒,衛福部不知該著力大型公共托嬰,或小型的公共托育家園、公共保母。

王兆慶說,衛福部找不到「最佳托育模型」,拿不定主意,才會出現荒唐政策。但教育部過去試辦10家公共幼兒園,花不少時間精算成本、人員薪水及家長認同的合理收費,要衛福部快速找到最佳模型,確實不簡單,「我也不忍心罵。」

王兆慶表示,德國是生育率成功回升的代表性國家,2007年立法要求三歲以下托育覆蓋率要衝到35%,努力推廣公共保母,2013年立法予以父母托育權,去年德國最高法院裁定,若父母找不到托育小孩地點,以致無法返工作崗位,可獲得薪資損失賠償,「這就是魄力。」

王兆慶建議,若難以慢慢花時間找最佳模型,衛福部就應投入更多資源,「多管齊下」實驗各種托育模型,才能盡快普及化CP值最高的托育模型。若托育政策沒搞定,只會讓更多職場媽媽更不敢生。

《中國時報》報導,兒福聯盟基金會政策中心主任李宏文指出,中央和地方政府很多只給予每胎一次性的補助,金額約2萬元至3萬元不等,但孩子到6歲以前光是保母費生活費等,至少要花100萬元,政府補助金額實在太少,應按月給予長期的育兒津貼。

現況只有台北市府、桃園市府有給這樣的福利,對其他縣市的父母及新生兒並不公平,中央政府雖有給2歲以下孩子每月2500元的育兒津貼,卻限定父母一方須未就業,導致雙薪家庭得不到補助,制度有漏洞。

李宏文指出,新生兒父母勞動面的政策也應該強化,目前勞保的育嬰留職停薪津貼,父母每人最多可請領6個月,兩人合計共1年,但津貼金額只有投保薪資的6成,若以4萬元的投保金額計算,不過才2.4萬元而已,跟勞工實際所得差距過大,呼籲政府可提高至8成。

托育政策催生聯盟發言人王兆慶指出,生育率若要高,一個家庭就要生2個小孩,父母不可能單靠一份薪水養2個小孩,無奈雙薪家庭又要憂心沒有人可以幫忙帶小孩,因此政府育嬰政策需要強化的就是公共托育,搭配增加育嬰假及縮減工時,衛福部應盡快打造完善的公托環境,使公托品質有保障,且不必再抽籤,價格也不會太貴,讓家長勇敢生第2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