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因為左派嫌疑被逮捕,不如趁機好好深讀左派理論一番

既然因為左派嫌疑被逮捕,不如趁機好好深讀左派理論一番
Photo Credit: Erdenebayar@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過頭來說,因為我有過去這樣的經歷,所以曾經一度堅信年輕時的信仰是對的,由於有這樣強烈的思想烙印,到現在我還是覺得共產黨有它存在的時代意義。

1990年夏天,國際應用心理學會議在日本京都的國立京都國際會館召開,日本同志社大學教授邀請台灣、韓國,以及中國大陸的廣告界專家及學者,共同組成「廣告新語言工作坊」參與會議,並對中日韓與台灣民眾做一份有關廣告意識的共同問卷調查,再根據這份調查結果進行一系列報告發表。台灣方面就由甲子園大學(こうしえんだいがく,Koshien University)大塚教授與我為共同代表,發表有關台灣的調查結果。我覺得這是件很有趣的報告,因為那時候台灣剛解嚴不久,報禁也解除了,正是屬於報紙媒體發展大變化的時代,所以做這樣的分析其實是很有意義的。

但到了該場合才知道,我們的代表名稱竟變成「中國台灣」。雖然不可否認的是,當時我尚處於「中國的共產黨還是比中國國民黨好」思緒情感裡,但我所認同的「中國」其實既非「中華民國」,但更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過,整體而言,單純以「中國台灣」為名,對那時的我還是可以接受的。不管如何,當時我還是應邀前去報告,而發表結果也很成功,得到許多回饋。工作坊結束後,口耳相傳下,日本電通大阪廣告公司也邀請我去報告發表。之後,我即在電通大阪廣告公司用日文向他們演講,報告有關台灣解嚴之後,整體政治、經濟的發展,以及媒體大變革的潮流趨勢。

在1990年代時,其實我還能認同中國。但到了2005年,中國竟然無異議通過〈反分裂國家法〉,為此,民進黨、台灣團結聯盟等組織團體旋即於同年3月26日發動「三二六護台灣大遊行」,來向國際社會表達並抗議中國對台灣如此枉顧人權的作為。中國這樣的做法,是我思想轉變的重要因素。我認為過去在1950年代白色恐怖犧牲下的人,很多是因為對國民黨政權的不滿而大喊毛澤東萬歲後被逮捕的,如今中國亦不管台灣民意即悍然通過〈反分裂國家法〉,這不是與過去國民黨政權一樣,依然強迫台灣人民接受獨裁政權的意志,若不服從就對台灣人民使用暴力。

所以,當我知道這個消息時實在是很憤慨,後來我也主動跑去參加大遊行進行抗議。在更之前2004年2月28日的手牽手護台灣活動,我也有參加,以充分表達我對台灣處境的立場,反對中國大陸對台灣的軍事部署。2008年參與逆風行腳活動時,我揹著我台中一中學長楊俊隆以及陳文成的照片,原本也想揹著蔡炳紅的照片,但我卻一時找不到,甚為可惜。

圖45_蔡焜霖參與2008年逆風行腳活動(蔡焜霖提供;游淑如翻攝)
Photo Credit: 蔡焜霖提供
蔡焜霖參與2008年逆風行腳活動。

那時我先從台北搭高鐵到烏日,再坐車到彰化,到了彰化就跟著逆風行腳團隊,一路沿著大肚溪走到台中。當年年少讀書時,從清水坐火車到台中一中上學,必須經過彰化、走過大肚溪,然後才抵達台中。所以當我參與該次逆風行腳團的活動,行經沿途,雖然人事已非,卻仍是情緒澎湃。

在途中,我剛好碰到游錫堃並和他打招呼,不過沒有向他清楚說明我揹這兩張照片的意義,後來主辦單位派工作人員來詢問,我向他們說明我是當年白色恐怖下的受難者,身上揹著這兩張照片,是想讓我的朋友與學長看看當下的台灣,是否有他們所想像的變得更加美好或者更加惡劣呢?行經大肚溪時,我就哼著:

In my prison cell Isit, thinking, Mother, dear, of you, and my happy Southern home so far away; and my eyes they fill with tears 'spite of all that I can do, though I try to cheer my comrades and be gay. Tramp! Tramp! Tramp! The boys are marching; cheer up, comrades, they will come. And beneath the stars and bars we shall breathe the air again of freemen in our own beloved home.

一首叫作〈Tramp, Tramp, Tramp〉的歌,其內容是關於美國南北戰爭時,少年兵被俘思念故鄉家人,並堅信有一天可以返家的歌曲。我就這樣邊走邊唱,行過大肚溪,感觸很深。

我們這一代人的思想,其實經歷過很多轉變。關於這一點,我很贊同周婉窈教授在《海行兮的年代:日本殖民統治末期台灣史論集》提出的「戰爭期世代」概念,其大概指明該世代是「終戰時,一群正當15至25歲的年輕人」,換算起來大概是1920年至1930年間出生的人,如1920年出生的黃溫恭,而我剛好是1930年12月吊車尾出生的。這一代的人,出生於日本成熟的殖民統治環境,已經接受很完整的日本教育,直到終戰,才意識到過去被掩蓋的民族情結已逐漸萌發,開始有著對祖國嚮往的期待,雖然我們都不像上一代的父執輩一樣,有受過基本的漢文素養,但我們還是努力學習中國話,懷抱對祖國的熱情。

可這樣的殷殷期盼,卻因為戰後初期的紛亂澆熄了許多人的美夢,致使許多人開始對祖國轉趨失望進而參加各種組織或讀書會,以討論並進行著如何才能讓台灣變得更美好,但這樣的行為卻被執政當局當作是「叛亂行為」,所以急著將每個人都戴上「紅帽子」並藉此判刑。當我們面對這樣蒼白無奈的過去,感觸實在很深,現在只希望藉由種種的平反活動與紀錄留存,能為我們這個世代的人做個歷史見證。

相關書摘 ▶從沒想過會因為閱讀魯迅等人的書,而成了「匪諜」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逆風行走的人生:蔡焜霖口述生命史》,玉山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蔡焜霖(口述)、薛化元、游淑如(訪問記錄)

他是《王子》、《儂儂》雜誌的創辦人,曾經負責出版百科全書、資助紅葉少棒隊出賽;他也是白色恐怖案件受難者,經歷了重病、失業、破產等種種困境;在白色恐怖平反運動與台灣民主運動中,一位令人尊敬的前輩。

這位來自清水的少年,因為太喜歡讀書的關係,變成政治案件受難者。出獄之後,他努力工作、完成學業,創辦了《王子》雜誌,卻又陷入財務困境。他的一生充滿多重起伏,遭遇的困境也和台灣的威權體制和不合理的法律規定有關,但始終以樂觀積極的精神,在困境中開展人生事業。

每逢冬季,清水就會吹起東北季風,在逆風中行走就像是他的人生寫照。人生經歷許多波折,他說自己個性懦弱又遇事衝動,不僅讓自己遭遇災難,更是牽連不少親友。訪談中娓娓道來的人生故事,除了平實的敘事之外,更多是對家庭、親友、人生,以及台灣的愛與關懷。即使曾經身陷困境與磨難,疑惑為何是自己遭遇這一切,但他歷經考驗的善良,依然溫柔、純粹一如少年。

逆風行走的人生
Photo Credit: 玉山社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