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一起山難國賠案逆轉免賠 高院:人民沒有「登山零風險」的請求權

台灣第一起山難國賠案逆轉免賠 高院:人民沒有「登山零風險」的請求權
※示意圖。Photo credit: 面山面海教育與救難機制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1年發生的張博崴山難事件,原來是台灣第一起的國賠事件,不過今(27)日高等法院二審結果逆轉一審結果,判定南投消防局無過失,免賠266萬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山醫大學生張博崴,2011年攀登南投白姑大山發生山難,南投縣消防局搜救51天一無所獲,山友卻在2天內找到遺體,家屬控告消防局等救援有疏失,當時獲判賠償266萬元,案經上訴,高院認為張博崴之死與搜救行為「沒有因果關係」,今(27)日改判南投消防局免賠。

(中央社)2011年2月,中山醫學大學學生張博崴獨自攀登南投白姑大山後失聯,當地警、消、國軍搜救51天一無所獲,結果民間山友入山搜救,隔天在消防局搜救過的北港溪一帶發現他的遺體。張家質疑官方搜救不力、未即時救援,害兒子枉送命,訴請消防署、南投縣警察局和消防局、林務局東勢林區管理處、台北市警察局士林分局,連帶賠償新台幣665萬元。

台北地方法院當時認定,南投消防局可從張博崴通聯紀錄縮小搜救範圍,卻在事發1個月後才前往定位,未積極蒐集相關山難位置等相關訊息,導致搜救人力未即時救援,致張男失溫身亡,2015年間判南投消防局國賠張家266萬多元。

《自由時報》報導,北院認定,南投縣消防局違背應受期待的注意義務,終致張博崴死亡,符合「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國賠要件,判賠償喪葬費67萬元,精神慰撫金200萬元;消防署等其餘公務單位被認定無過失免賠。

高等法院:人民對國家沒有要求「登山零風險」的權利

案經上訴,高院認為,人民對國家並無「享有登山零風險的請求權」,當時的通信記錄無法精確定位張博崴的確切基地台位置,更何況張男迷途後仍繼續移動,南投消防局即使接獲報案立即調閱通信紀錄、查訪山友,但也無法免除張男自甘冒險繼續下切溪谷,終因體力不支、失溫休克死亡的風險。

高院指出,南投消防局為準備登山所需物資、裝備而未立即上山,仍在接獲報案後黃金72小時內的2011年3月1日中午上山執行搜救,並非完全不作為。

高院還指出,張博崴獨自攀登白姑大山,明知輕裝登山,口糧僅供過一夜,發現迷途後未待在原地或手機有訊號可使用處等待救助,於糧食、裝備器材均已不足的情形下,貿然下切至北港溪上游溪谷,終因體力不支、失溫休克而亡故,並非南投消防局執行山難緊急救護職務即能達成防止死亡結果的發生。全案仍可上訴。

《蘋果日報》報導,高院判決指出,《消防法》、《緊急救護辦法》雖規定消防局對於轄區內緊急傷病者,有緊急救護義務,但對於山難事件的救援目的是減少傷亡,並非完全排除人民登山可能導致生命、身體、健康受損害風險,也就是說人民對國家並無要求「登山零風險」的權利。消息傳回南投縣消防局,副局長陳興傑說,感謝法官做出公正、客觀判決。

二審逆轉免賠266萬元,消防局:如釋重負、但仍無法開心

《自由時報》報導,張博崴山難國賠案二審判決南投縣政府消防局勝訴免賠,當年參與山難搜救的基層消防隊員如釋重負,感謝司法還其公道,不必再背負「搜救不力」的大帽子,但還是開心不起來,畢竟一條年輕寶貴生命就此逝去。救難人員盼以此為借鏡,促使山難搜救不論是人員訓練、裝備、程序,甚至是山友的登山裝備、技能,也都隨著不斷精進,儘量減少山難意外。

《中央社》報導,陳興傑說,張博崴山難事件發生後,動員數百人次不計成本持續搜尋,每名搜救人員都盡心盡力,當初一審判決須賠償,確實打擊不少基層士氣,大家覺得「全心全力付出,怎會換來這種結果?」讓不少人有挫折感,感謝二審法官做出公正、客觀判決。

陳興傑說,現今登山風氣盛行,南投縣政府也制定「南投縣登山活動管理自治條例」,呼籲每名山友都能依條例在南投縣從事登山活動,平安下山。

張博崴山難事件,突顯了台灣哪些山林問題?

《鏡周刊》12月6日報導,張博崴山難事件,其實是消防、登山者、與家屬都委屈的的事件。

報導指出,張博崴山難申請國賠,引起一陣嘩然,消防隊感到委屈,山難搜救本是專業項目,消防隊本應是救火隊,卻被列為搜救山難的單位,又被苛責搜救不力,但重點是體系中,並沒有配置專業的救難單位。

對於登山者,委屈的是這起事件也讓各縣市政府開始巧立名目,訂立登山自治條例,讓全民以為登山客都是一群不知死活、愛冒險、又要全民買單搜救的小眾,應該全部禁止入山。

而對於家屬,網路上有人質疑「浪費社會資源!」「自己去獨攀,申請國賠不合理。」張家人則重申:「我們不是為了錢,也不想苛責公務員,只是想讓國家知道,山難救援確實存在系統失靈、組織反應能力低落的問題。即使國賠官司勝訴定讞,一毛錢也不要,全部都要用來成立基金會。」

因兒子的登山,意外了解到登山安全知識的重要,且有感於現行山難救援機制的不完善,張博崴媽媽投入「面山教育」推廣及山難救援機制建置推動工作,張爸爸則接任台灣登山教育推展協會理事長,到教育以及相關救難單位推廣面山教育。

《關鍵評論網》2015年刊登的文章中指出,張博崴的媽媽杜麗芳女士在2011年後,陸續推動多項登山搜救的相關申請辦法,包括了登山保險、面山教育、推動消防署編列預算強化山區搜救、簡化直升機緊急救援申請辦法、爭取PLB(個人遇險定位器)在台進口及註冊使用開放等等。

《鏡周刊》報導,今年3月,PLB(個人遇險定位器)開放使用,可用衛星精準定位遇難位置,避免人力虛擲、搜索無度。台灣第一所面山學校今年也在台東成立,專門培養學生的山野知識與戶外求生能力。

《蘋果日報》報導,張博崴的父母今到高院聆判,得知改判免賠後,張父張俊卿表示並沒有覺得失落,且強調從未責怪消防人員救難不力,他說:「提起國賠訴訟是認為指揮系統失靈、反應太慢,至於救難的消防人員很辛苦,完全沒有責怪他們,只是不希望今天的判決,使得救難機制的檢討改進,因此停頓阻礙。」

至於是否再繼續上訴,張父母表示收到判決後再考慮。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