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病人幫菜鳥醫學生上的最後一堂課

癌症病人幫菜鳥醫學生上的最後一堂課
Photo Credit:Loco SteveCC BY 2.0
Photo Credit:Loco SteveCC BY 2.0

Photo Credit:Loco SteveCC BY 2.0

星期四下午,是醫學生到醫院實習的時間。

一般來說,我們會花約一小時做一個medical interview + PE(理學檢查)。 這次我和P大在醫院找病人實習,可是遇到的病人不是不方便就是懶的理我們。 這也無可厚非,畢竟來醫院已經夠衰了,誰沒事還會想給兩個菜鳥當白老鼠?

正當小百合決定放棄時,教授幫我們找到了一個老先生。

小百合:「你好,我是小百合,謝謝你願意抽空看我們。請問怎麼稱呼?」

他看來有點虛弱,鼻子上插著氧氣管,可能肺部有問題。可是雙眼炯炯有神。一付精明幹練的樣子。

老先生:「叫我JD就好了。別這樣說,我很高興跟你們聊天。」
小百合:「JD先生,請問你問什麼要住院呢?」
老先生:「這個有點複雜,不過大約三星期前我肚子右上方開始痛。忍了兩天後決定跑急診室。」

嗯,聽起來是急性膽囊炎/盲腸炎之類的症狀,也有可能是MI(心臟病)。

小百合:「那你為什麼要戴氧氣管呢?」
老先生:「我是老菸槍,抽菸抽了40年。」

嗯,大概是 COPD(慢性阻塞性肺病),胸腔目測也有點擴大。

小百合:「急診室的醫生有照片子對不對? 他們說了甚麼?」
老先生:「他們說我有急性膽囊炎。需要開刀,不過最後決定不開刀。」
小百合:「為什麼??」
老先生:「因為他們後來發現我胰臟長了東西。」

等等,難道這是…

不會吧….

小百合:「請問你體重有改變嗎?」
老先生:「是的,我這三個月瘦了20公斤。」
小百合:「他們有沒有做胰臟FNA(細針抽吸細胞診斷)?」
老先生(微笑):「昨天做的,報告剛剛才出來。」
小百合:「診斷是?」
老先生:「跟你想的一樣,是胰臟癌。」

維基百科:胰腺癌胰臟出現的癌症,其惡性腫瘤會在患者的胰臟生長。通常認為胰腺癌是常見腫瘤中惡性程度最高,也是死亡率最高的。

約90%的病人無法以手術根除治療,整體而言,五年的存活率低於5%。絕大多數的病人發現時已經是局部侵襲性疾病或已發生轉移

治療的目標通常是緩解症狀(palliative),治癒(cure)幾乎是不可能,緩和的化學療法目的是能提高存活率或末期生活品質。

小百合:「老先生你看起來很累,要不要我們跳過理學檢查好了?」
老先生:「沒關係,我希望你繼續。」
小百合:「真的嗎?」
老先生:「我堅持。」

在做觸診時,小百合不斷的思考,如果今天是我,我會願意讓學生檢查嗎?如果我今天被告知得了胰臟癌,我會有勇氣面對嗎?我會如此冷靜,如此從容不迫嗎?

如果我只剩下幾個月的時間,我會怎麼做….?我幾乎可以肯定,我不會想浪費時間在菜鳥醫學生上。

小百合:「JD 謝謝你,看診結束了。我可以再問你一些問題嗎?」
老先生:「請說。」
小百合:「你接下來有什麼計畫?」
老先生:「我打算先跟我老婆說。我跟她沒有小孩,所以她算是我唯一的親人。我們結婚50年了。她今天晚上會來看我。」
小百合:「你太太跟你感情一定很好。」
老先生:「是啊,我只是擔心她會承受不了。 不過我知道如何安慰她的」
小百合:「結婚50年,你們怎麼認識的?」
老先生:「當年我跟他是同班同學,一起讀音樂,50 年來,我們心情不好時就會一起演奏。」
小百合:「JD你的態度非常正面積極,這是很難得的。」
老先生:「人生就應該勇敢面對,不是嗎?」
小百合:「之後的計畫呢?」
老先生:「我想把握時間跟她出國旅行。50年來,一直花時間在工作上,現在真覺得對不起她。如果可以,真想跟她一起走下去。我許多老朋友想飛過來看我。他們都是法國人,非常熱情,可是,我不太想看他們。」
小百合:「為什麼?他們一定很想你啊」
老先生:「我想把剩餘的時間花在對的地方。」
小百合:「JD,最後一個問題,請問,你今天為什麼願意見我?」
老先生:「因為對我來說,你值得。我希望你會記得我,記得我的症狀,我的態度,還有,記得我太太,跟我們的愛情。」
小百合:「謝謝你。」

學長說,有些病人你這輩子都忘不了。

我想,這就是了吧。

謝謝你,給了我如此珍貴的一小時。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