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是否太沒自信了?台灣「反ㄈㄈ尺」現象的觀察

有些人是否太沒自信了?台灣「反ㄈㄈ尺」現象的觀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的女朋友是瑞士人,她的一位友人的男友是越南人,在瑞士沒有一個當地的男生批判他們是喪權辱國。(也許極少數極右派的白癡法西斯份子會這樣,但我還沒遇過)

近年在台灣,人們對於CCR(Cross Cultural Romance,戲稱ㄈㄈ尺)的跨種族戀情看法,總是以負面的形象居多。而主流媒體也非常樂於煽風點火,三不五時就弄出一個以洋男台女為標題的報導,來引導台灣網民的觀點和引來辱罵,尤其是網路上的「種族純淨魔人」,對於台灣女性和外國男性交往總是特別的關心。

但是,這些現象僅限於針對「台灣女性」。如果今天這則新聞是以外國美女為題,比如說「北捷驚見史嘉莉?金髮女正翻」這類的報導,台灣男生可以在下面評論「外國女性就是比較美」或是「外國女生就是比較成熟」這些都不會被罵,然而若是台灣女生以同樣的標準評論外國男性,那麼便立刻引來酸民「正義」砲火的猛攻。

跨種族感情在歐洲是平常事,因為你走在街上隨時隨地都會看到亞洲人、中東人、黑人或印度人。當你從小同班的同學膚色就有三種以上時,你就會知道,他們和你一樣都只是「普通人」,而你就是其中一位世界的公民。

然而台灣不是這樣的種族大熔爐,物以稀為貴,如果今天在全台北只有一間法國餐廳,那麼無論菜色是否夠道地,都會吸引人潮,因為他夠特別,他在充滿台灣小吃店的街上顯得「與眾不同」。同樣的,今天在巴黎出現了一個台灣餐館,同樣的會引起當地人的好奇。但是如果巴黎已經有很多亞洲餐館充斥了,那麼這家台灣餐館必須要有更出眾的菜色和設計來吸引當地人的目光。

在台灣走在街上看到外國人的機會,遠遠少於在巴黎看到亞洲人的機會,所以在街上看到難得一見的外國面孔時往往會更加注意。再者,亞洲的價值觀與審美觀還是無法完全脫離歐美的觀念。從上幾個世紀歐美強權入侵亞洲之後,西方民主政體取代了帝制;西裝洋裝取代了傳統的唐裝旗袍。中國從幾百年前稱外國為蠻夷戎狄,到如今以肩背一個上萬元的LV包包為榮。這樣的價值觀至今我們稱之為「崇洋媚外」。

在歐美媒體像是好萊塢和外國廣告的影響下,有些台灣人對於西方面孔的立體感或是金法碧眼多有好感。某些台灣男人和媒體喜歡拿此類的女性來說嘴,說她們賤,說她們崇洋媚外,說她們是國恥。他們憎恨西方男士在夜店搭擅台灣女性,那是因為他們同時也在夜店裡獵豔,但業績在國際競爭下掉了三成。他們不是真的擔心台灣女性,而大多是出自於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出於我得不到,你也別想得到的忌妒心。

講到這裡,對此文章一開始就持反對意見的應該是心癢癢的準備開砲了。但我想站在另一個立場,用不同觀點來看同一件事情,來看那些普遍刻板印象中的跨種族關係。

Cho-Chang-and-Harry-Potter-cho-chang-28192283-2100-1684

我碰過那種以和外國人交往為榮的人,而且是男女都有,他們自己不但瞧不起自己的身世和價值,有些以身為亞洲人為恥,所以認為牽了一個外國人代表著自己地位上的提升,享受著走在街上賺人目光的榮耀;再者,對於台灣異性和外國異性的標準極為不一。除此之外,自己的價值呢?不重要,我手上牽著的那一位才是我的價值所在、才是最重要的。這種「台灣甚麼都不好,就只有外國才好」的思維,這是標準的種族歧視,而且是自我歧視。

但這種膚淺的現象也不只局限於跨種族關係,在台灣夜店這種人們各取所需的場合,對象是富二代、有錢小開或是名模、正妹的也不在少數。只要是碰到某些特定族群的時候,標準會因此轉彎的都屬於此類型。而且,這些情況不只在台灣,而是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每一間夜店都會發生的事情。在世界各地都有玩咖、浪女、混蛋;同時也有Mr. Darcy和Elizabeth Bennet(詳見傲慢與偏見)。

但是排除以上的膚淺原因,在沒有現實的利益干擾的情況下,我們都有自己喜歡的類型。所以,把所有的跨種族關係全部歸為一談是沒必要的。就像是把娶正妹或是嫁帥哥的人歸為一談,然後說他們都只喜歡跟長得好看的人約會一樣。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每個人都有自己傾慕的外表類型。

德國超模 Julia Stegner與亞裔前男友Steven Pan

德國超模 Julia Stegner與亞裔前男友Steven Pan

在歐洲除了外國男生之外,也有外國女生熱衷於亞洲男生,臉書上甚至還有白人女生愛亞洲男生的社團:White girls who LOVES Asian Guys 。她們很多因為自己喜歡K-Pop、J-Pop,甚至周杰倫等亞洲流行音樂,所以亞洲男生的外表符合她們喜歡的類型。

但她們在歐洲,卻沒有人稱他們為「國恥」。我的女朋友是瑞士人,她的一位友人的男友是越南人,在瑞士沒有一個當地的男生批判他們是喪權辱國。(也許極少數極右派的法西斯份子會這樣,但我還沒遇過)

這是一個能夠包容、成熟又有自信的社會該有的素質,人若是有自己的價值和有自信,根本不用怕任何可能性的競爭。因為,世界是充滿競爭的,是否能有度量的看開,攸關一個人的自信心。

更極端的反例在中國,我和一位以色列朋友在中國旅行時,他每天都被中國人要求合照,不是因為他是一位優秀的古雙簧管演奏家,而是因為他是個西方人。在台灣,我和女朋友在太魯閣爬山時,碰到中國觀光客,其中一位男士直接要求我的女朋友與他合照,而把說中文的我就乾晾在一邊。

許多中國男人對外國人極為諂媚,但不許女人照做,這凸顯了一個國家社會封閉又極度沒自信的現象。而極度沒自信,又從中衍生出極度的自大,那就是針對自家女性的嚴厲標準。台灣目前沒有做到這麼絕,但相去不遠。兩性平權的標準,可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這是一張台北車站情侶擁吻的照片. 如果今天這張照片裡的情侶,是一位西方男性與台灣女性,那麼你對這張照片的觀感還是一樣的嗎?

這是一張台北車站情侶擁吻的照片.
如果今天這張照片裡的情侶,是一位西方男性與台灣女性,那麼你對這張照片的觀感還是一樣的嗎?

推薦文章:

跟崇洋媚外無關:兩段跨種族婚姻的故事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