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新型態的「游擊式抗議」,檢警的傳統對策是無效的

對付新型態的「游擊式抗議」,檢警的傳統對策是無效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消弭這種游擊式抗議也非常簡單,不要繼續推動違反時代潮流的《勞基法》就好。但執政者恐怕不可能因為警察和群眾面對的危險而改變自己,所以類似的游擊式抗議,和可預期的必定發生的各種「失控」,也就很快會出現在我們眼前了。

文:Hao Chuang

隨時隨地癱瘓交通的游擊式抗議,造成的社會影響比定時定點固定路線的傳統集會遊行更大。傳統集會遊行長期以來被儀式化,不管是參與者或者旁觀者都將之視為一種「儀式」。就像廟會或者競選,因為「儀式性」而成立,但也因此而失去影響力。被影響的市民和媒體上的旁觀觀眾,都將之視為一種「就算我很討厭但我也不能講什麼」的儀式,包括了被討厭的禁忌和由此而來的話語(評論)的缺席,以及延伸而產生的「去意義化」。

也就是說,對於這種舉著標語、喊著口號、跟隨著宣傳車和布條的陳抗活動,不管是贊成者或者反對者,都逐漸感到習慣,感到疲乏,感到儀式化、去意義化,最後就是「無感、無視」。

新型態的游擊式抗議,對於那些無預期地被阻擋在馬路上的市民來說,是一種新的事物,因為新,所以不能預測,不知道自己會被影響多久,所以可以造成衝擊,所以可以跳出「無感」的陳抗困境。

要對付這種游擊式抗議,檢警的傳統對策是無效的,因為沒有計畫,所以不可能疏導,因為沒有首謀,所以沒有逮捕目標。被影響的圍觀群眾看不到路口維持秩序的警察,會感覺焦慮,感到失序,從而對警方和政府感到不滿。警察面對這種不知道將發生在何處的「騷亂」同樣感到焦慮。

傳統型陳抗的處理有固定模式:佈置警力、蒐證、舉牌警告、逮捕首謀者和滋事份子。但新型態的游擊式抗議不可能事先沙盤推演,要逮捕也不知道要逮捕誰,人數超過數百人後也造成逮捕的困難甚至不可行。除非全部逮捕,否則沒有被逮捕的參與者的繼續意願並不會受到影響。

即使要逮捕,警方也面臨了目標和手段的困境,如果行動都要先「規劃」,那就會發生昨天那樣的「追著群眾跑」「驅散了一群正在解散的群眾」的鬧劇。沒有計畫的逮捕,執行起來等於是把手下的警員「放出去」自由值勤,這樣的鬆綁會造成怎樣的失控是無法預期的,無法預期的就是危險的。不僅只是對於被逮捕的人造成人身危險,也對於值勤的警員造成同樣危險,這兩種危險更對於必須負責的警方高層造成「政治危險」。

反過來說,要消弭這種游擊式抗議也非常簡單,不要繼續推動違反時代潮流的《勞基法》就好。但執政者恐怕不可能因為警察和群眾面對的危險而改變自己,所以類似的游擊式抗議,和可預期的必定發生的各種「失控」,也就很快會出現(或者說重現)在我們眼前了。

本文經Hao Chuang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