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無愛母親的共通特徵:不承認母女界線的存在

所有無愛母親的共通特徵:不承認母女界線的存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妳無法改變母親的行為,只有她能改變自己。但是,透過改變妳的個人行為,妳確實有辦法改變母女關係。

文:蘇珊・佛沃(Susan Forward)、唐娜・費瑟(Donna Frazier Glynn)

設定界線——
「我本來不相信自己有說『不』的權利。」

非防禦性溝通能有效地平息衝突,或轉移紛爭的焦點。無論面對多麼激怒人的言論,妳都能冷靜自持地回應。不過,為了最有效地翻轉關係中的權力結構,妳不只得使用非防禦性溝通技巧,還必須定義自我的需要與要求,並與母親進行溝通。這代表妳得學會設定界線,也就是規範妳倆關係的各種限制與規則。

想像妳住在一棟沒有門的房子裡,窗戶沒有玻璃,後院也沒有圍籬。一旦少了這些保護自我空間、隱私與安全的界線,妳一定覺得既赤裸又脆弱;妳這輩子身處母女關係中的感受,大約也是如此。所有無愛母親的共通特徵之一就是:不承認母女界線的存在。她們假定自己的需求比女兒重要,其中有些需求甚至會在跨越個體界線後,侵害妳的身體,並將她們的判斷、需求、意見與偏好,強加於妳身上。她們全面接手妳的生活,並堅稱好女兒就該聽從母親的安排。

不過,只要設定界線,就能改變一切。妳不但藉此得以定義自我的身體與情緒空間,還能真正主導自己的生活。所謂「身體界線」,代表容許他人在妳面前或屋內所做的行為。「情緒空間」定義的則是容許他人對待妳的方式。透過寫信的練習,女兒能逐漸理解區分自我及母親情緒的方式,但實際嘗試時,要將妳與母親的各種作為及情緒反應區分開來,仍有困難。

情緒領地辨識

以下列了幾個問題,幫助妳確認自己受母親情緒掌控的程度:

  • 妳仍覺得必須為母親的感受及需求負責嗎?
  • 妳是否仍將她的感受與需求,看得比自己重要?
  • 妳仍會因為母親難受,而跟著難受嗎?

如果至少有一個答案是肯定的,代表妳的情緒界線不夠穩固。妳仍住在由母親統御的情緒領地內,而非自己的領地。

一旦女性從小就被教育要以母親的感受與需求為優先,情緒邊界脆弱也是意料內的事。如果在這種環境中長大,妳會覺得在母女之間劃定界線是錯誤的,甚至沒聽過這種事。不過,只要這麼做了,妳的情緒世界就有了必要的門窗及圍籬,才能藉此展開妳渴望的獨立人生。

妳不必為母親的生活、心情、感受或看待妳的扭曲觀點負責,以上這一切都屬於妳的母親。無論妳感到多內疚,都得記住,妳現在的任務,就是要在母女生活之間劃定界線。

這項任務極為重要,因為只要妳仍把焦點放在母親身上,就不可能了解自己是誰,或者內心真正的渴求。妳把時間都花在揣測她的需求、反應和可能使她心情不好的原因,於是擠壓掉探索自我欲求,及說出「我想要」、「我比較喜歡」和「我其實這麼想」的空間。對於女兒而言,一旦習慣針對母親的需求做出反應,往往會覺得選擇擔任被動角色容易許多,但也因而忘記了擁有獨立身分的感受,甚至從未發現有這個可能。

為了完成個體化的目標,成年女兒的關鍵任務就是成為掌握自我的女性。但如果妳從未允許自己去盡情探索內心的欲望、表現獨特才華,並真正愛其所愛,這項目標就永遠不可能實現,除非能好好地劃定自我界線,妳才能在其中統御一切。假如直至今日,妳都把這項目標當作不可能實現的幻想,那麼,請讓我向妳保證,只要將母親糾纏著妳的觸角拿開,一切都不再是幻想。

劃定界線

妳必須透過四個步驟來設定界線。實際執行不但需要勇氣,還得讓內在情緒與外在行為彼此配合。但我向妳保證,結果絕對值得。

  • 第一步:確定妳要什麼

如果妳是個界線不明確的人,請花點時間仔細想想:在母女關係中,對方的哪些行為對妳來說是可接受的?又有哪些行為會讓妳覺得被入侵、被看不起、被抹消價值或感到無力?面對母親的需求,妳願意回應哪些?不願回應哪些?其中的界線應該在哪裡?妳願意付出到什麼地步?

妳有權決定兩人相處時的行為界線。母親幫妳設計新髮型可以嗎?她來找妳之前要先打電話嗎?沒有急事的話,可以深夜打電話來嗎?當她到妳家時,可以隨手拿起桌上的信件來讀,或者翻看妳的抽屜或冰箱嗎?妳會介意她沒先問就借走妳的東西嗎?她可以改變妳的衣櫃收納邏輯嗎?可以看妳的手機簡訊嗎?妳可以在自己的領土內設定規矩,內容完全遵照妳的個人需求與意志。

請記住,妳永遠有權要求別人尊重妳,有權在面對不公對待與批評時,提出抗議,而且必須在個體邊界內主張這些權力。妳的母親不該威脅或透過言語羞辱妳,更別說大吼大叫。妳有權要求她停止批評妳及妳的親友,也有權要求她別自以為是地亂給建議。妳不需要為了她的問題或負面心情,承擔額外的罪惡感與責任。

如果在準備將需求告知母親的過程中,妳覺得內心不夠篤定,仍有所猶疑,回頭再讀一遍妳的權利宣言。妳是一個擁有各種選擇與選項的成年人,只要列出母親的無愛行為,並確保不再受其傷害,就能離真正的自由再近一步。一旦妳讓自己和那些行為保持距離,就是在設定界線。妳不需要一次將所有界線都設置到位,我也不建議這麼做,最好一步一步慢慢來。但無論如何,妳都得先搞清楚自己的需求。

  • 第二步:透過立場聲明,向母親表達意願

設下的界線不能只有妳自己知道。妳必須清楚地讓母親了解,妳們的關係現在必須設定一些新的基本規則,並在她犯規、使妳不舒服,或提出一些妳根本沒興趣的要求、命令或偏頗定見時,出言提醒,界線才有意義。妳必須透過「立場聲明」,設定界線。

【立場聲明練習】

「立場聲明」是一種用來直接表達需求的非防禦性語言,句子開頭通常如下:

  • 我不再願意……
  • 我願意……
  • 我無法再接受妳……
  • 妳不可以……
  • 我需要妳開始……

實際運用的例子如下:

  • 「媽,我不再願意聽妳抱怨爸了。我希望妳去找別人討論這些話題。」
  • 「妳不可以批評我丈夫。」
  • 「我無法再接受妳在我家喝酒,或在我孩子身邊喝酒。」
  • 「我不再願意每週日跟妳見面。我們可以一個月約一次,但其他時候,我希望妳自己安排週日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