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數千顆蒲公英種子,在妳心裡植入母女關係的錯誤信念

就像數千顆蒲公英種子,在妳心裡植入母女關係的錯誤信念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謂信念,就是我們本質上信以為真的事實:地球是圓的,天空是藍的,我身為女兒的工作就是放下個人喜好,全心讓母親快樂——但真該如此嗎?

文:蘇珊・佛沃(Susan Forward)、唐娜・費瑟(Donna Frazier Glynn)

了解真相的第一步
「我開始明白那不是我的錯。」
  • 明明想拒絕,卻總是答應母親的要求。
  • 妳誓言捍衛自己的權利,卻還是節節敗退。
  • 妳找不到往前走的方法,無法掌握自己的人生,也不知如何走出母親的陰影。

以上說詞全都不合邏輯。理智上,妳也明白還有其他的選擇。「我是成年人了,應該有辦法拒絕和母親午餐,而且不用被罪惡感淹沒。」妳告訴自己,「我把朋友的午餐之約改期就不覺得有問題呀!明明是這麼簡單的事,為什麼我就是做不到?」

其實是因為妳的反應已經被設定好了。女兒從母親那裡接收到的訊息,就像數千顆蒲公英種子,在妳心裡植入了面對自我及母女關係的錯誤信念。如果是一段健全的母女關係,妳所接受的訊息應該包括:關愛,以及幫助妳建立自信、好好成長並成為獨立個體的元素。

不過,實際情況往往相反。比起妳的需求,母親更在意自己的需求,而且光是應付自己的煩惱就分身乏術。我們常見到無愛母親將自己的傷人行為合理化,甚至將責任推到妳身上。我們也常見到女兒認為真是自己的錯,於是即便在成年後面對母親,仍會出現自我挫敗的行為模式。妳被一組缺陷訊息進行了錯誤設定,導致無法以自身最佳利益為前提行動,反而將母親的需求置於優先順位。

那些訊息不只以語言形式傳遞,還會透過母親對妳的作為及身體語言表達出來:嘆氣,不贊同地翻白眼,在妳順從時露出微笑,或在妳不順從時憤怒地保持沉默。這些來自她的指令及回饋無所不在,足以確保妳們之間的權力天平往她的方向傾斜,同時扭曲、限制了妳對自我認同、價值、優勢及生存定位的認知。就算成年後與母親保持距離,妳的人生樣貌仍奠基於早期由她做出的設定。因此,在轉換設定、改變母女關係,並重新了解自己及未來的可能性之前,妳必須先找出夾藏在那些訊息之內的謊言,才能一步步拆解原本自我挫敗的設定。

這正是本章一開始要做的事。

這項工程非常具有影響力,也非常累人,必須一步一步慢慢來。首先,我們會聚焦於母親針對孩子進行設定的運作過程,接著仔細檢視其中最容易處理的元素:妳的信念。

進行「設定」的基本原則:從「妳」變成「我」

當母親見到腳步蹣跚的孩子努力學習走路,於是臉上拉開微笑,一邊伸手幫忙,一邊說:「妳好棒!瞧瞧妳!妳在走路呢!妳已經是個小運動員了呀!」就在那一刻(以及之後數千個類似的時刻),許多訊息從母親傳遞向孩子,而孩子也全面接受:「媽媽有注意我在做什麼,也很關心。她愛我。我很棒。我正在走路。」

對於依賴父母才能存活的小孩而言,全能母親的微笑稱讚意義深重,於是,為了獲得類似的回饋,孩子會繼續做出足以使母親滿意的行為。相對而言,母親的嚴厲批判就嚇人多了,孩子會因此深信:「如果讓媽媽不開心,我大概就活不下去了。她可能會丟下我自力求生。」但無論母親傳遞的是正面或負面的訊息,孩子都會全盤接受,並據此建立對自己的核心認知。母親的「妳」,於是成為女兒的「我」。

所有孩子都是將訊息內化後,建立起最初也最深刻的自我信念。這些訊息多年來如同空氣般存在於我們身邊,我們本能地信以為真,從沒想到質疑其真偽。假如我們從小受到了各種稱讚及鼓勵,那當然很棒,因為能據此形成「我既強壯又有能力」、「我是一個好人」、「我很有毅力」及「我很可愛」等信念。所謂信念,就是人們看待自己時,堅信不疑的觀念、態度、期待和觀點,無論其中對錯。但無愛母親灌輸孩子的信念,卻充滿了謬誤又具有高度毀滅性。

許多讀者的母親常透過描述「妳」,來反映自己的不滿、批判和無助。「妳真自私。」「只有妳能把一切處理好。」「妳害我都不開心到病了。」一旦這些訊息被內化為信念,就不會只是安靜棲息於妳體內,反而會觸發許多痛苦感受。妳必須跟這些認定妳糟糕、粗心、自私又無能的信念對抗。妳會試圖與這些聲音爭論,但又擔心這些評論其實沒錯。假如沒錯又該怎麼辦呢?妳會努力證明自己不是這種人,但大多時候仍痛苦不堪。妳覺得傷心、憤怒、愧疚、尷尬、憂煩、羞愧、尖酸、叛逆、糟糕、認命……總之,全是傷人的情緒。

然後呢?這些痛苦感受開始讓人出現自我挫敗行為。若妳的自戀或控制狂母親讓妳覺得永遠不可能符合她(或任何人)的標準,這種錯誤信念會使妳失去安全感和自信心,甚至覺得低人一等又能力不足。此外,因為這些情緒,妳很可能在面對感情時設下過低標準,刻意不讓自己擁有成功的好關係,或者在遇到好的工作機會時退縮,然後說服自己,反正最想要的工作已經沒得到了,之後努不努力也沒差,何必逼迫自己去面對更多的羞恥與失望呢?妳的腦中有一個聲音告訴妳:「畢竟我永遠都不夠好。我毫無競爭力。」

那是誰的聲音?是妳母親的聲音。為了符合誰的利益?她的。自戀的母親不會明擺著告訴妳:「壓抑自己好讓我看起來比較體面。」控制狂母親也用不著說:「趕快透過妳的失敗來證明我是對的。」她所灌輸的設定早已在妳體內運作,就算人不在場也一樣。

當妳發現深陷類似自我挫敗的行為中,可以確定背後一定有個運作機制:錯誤信念,創造出痛苦的感受;而為了迴避或減緩痛苦,妳會下意識地選擇不健康的行為模式。

為了進一步解釋此機制如何運作,以下提供更詳細的例子。

  • 錯誤信念的運作機制

一、身為孩子,妳會吸收來自母親的訊息

打從妳還很小的時候,總是憂鬱的母親就告訴妳,「沒有妳真的不行。這個家是靠著妳才沒垮。妳真是為我奉獻的小天使。」只有當妳(才八歲)為全家煮飯時,她才會露出微笑;又或者她明明窩在房裡看電視,妳卻得幫她打電話給主管請病假,才能得到她的稱許。

二、妳會把早年接收到的訊息,轉譯為錯誤的信念

「只有我能讓母親快樂。我得透過『優良行為』讓她感覺好一點,也才能贏得她的愛,甚至包括為她說謊。如果她不快樂,那就是我的錯。我沒有權利做想做的事,也沒有抱怨的權利。我的工作就是照顧她。」

這些信念與妳及母親的權利、責任和認同相關,於是透過錯誤信念,妳開始追求不可能達成的目標。但真相是:妳不必為母親的幸福負責,也不可能治好她,只有她自己有辦法。妳永遠不可能成功。孩子不該透過「優良行為」來換取愛。妳本來就有權擁有童年和自己的人生,相信自己能放棄掉這兩者,一點也不合理,更別說是毫無怨言地放棄了。妳真正的工作是建立專屬於妳的人生,而母親的工作是從旁提供協助。但如果妳的信念完全呼應奠基於母親傳遞的訊息,而非基於理性真相,那妳此生的感受及行為都會染上錯誤信念的色彩。

三、錯誤信念,導致了痛苦的感受

妳想治好母親,但不可能成功,於是,無論兒時或成年後,妳都覺得自己無能、愧疚、缺損、糟糕又羞愧,畢竟根據設定,妳應該要能達成目標。妳可能也會覺得煩憂、怨恨,然後又因為心生怨恨而羞愧,並因為努力想撐起全家時錯過的童年生活,而感到難過。

四、為了緩解痛苦的感受,妳開始出現自我挫敗的行為

為了減輕痛苦的感受,妳可能會做出各種嘗試。若妳年紀還小,或許會覺得有義務花費大量時間,一次次地修補母親人生中不對勁的地方。透過這項行為,妳能證明自己是個好女兒,也證明自己值得被愛。妳開始擅長在不順利時假裝一切都好,而非求助,因為妳深信求助只會暴露自己的弱點、缺陷和無能。

就算長大之後,妳仍對母親的需求非常敏感,即便理性上知道沒有必要,或努力也沒什麼幫助,妳仍會百般不情願地嘗試符合她的期待。妳必須向自己、母親及整個世界證明,妳充滿競爭力、優秀,並且沒有重大缺陷,而其中最快、也最熟悉的方法,就是去回應她的所有需求。

人類行為非常複雜,我並不是說所有憂鬱母親的女兒都會經歷一模一樣的運作機制(錯誤信念導致痛苦的感受,再產生不符合自身利益的行為)。每個母親都有個體差異,女兒也一樣,但我可以肯定地說,只要追溯自我挫敗行為的根源,妳就會發現,在負面信念及其產生的感受之下,確實埋藏了一層層妳從未意識到的設定。

  • 信念與感受並非肉眼可見,但威力強大

一旦了解了信念、感受和行為的連結後,要打斷這個循環機制就簡單多了。確實,為了徹底改變女兒回應母親需求與期待的方式,挑戰內心的錯誤信念是關鍵的第一步,但實際做起來卻會受到幾個因素阻撓。首先,所謂信念,就是我們本質上信以為真的事實:地球是圓的,天空是藍的,我身為女兒的工作就是放下個人喜好,全心讓母親快樂。我們長期以來將許多錯誤信念視為「真相」,根本沒想過要去質疑,於是,信念成了現實,我們卻沒有意識到,那其實只是一面將視線染上顏色的濾鏡。

更常發生的情況是,我們甚至辨認不出最令人困擾的信念,更別說形塑我們行為的各種痛苦感受。畢竟一切都藏在無意識中,相伴儲存的還有各種衝動、情緒、思想、本能需求、恐懼、記憶和既存經驗,並且在我們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發揮影響力。總結來說,這些潛伏在無意識中的元素令人太不舒適,於是我們學會眼不見為淨,以避免受到最噬人的羞恥、不安全感及恐懼所影響。

一旦稍微拉開布幕,露出隱於背後的內心世界,我們就會發現無意識的力量有多強大。就算妳有意識地嘗試尋找自我,活在當下,無意識卻仍驅策妳瘋狂地療癒過往傷痛。一次又一次,妳下意識地想找出「讓媽媽愛我」的正確道路,不只反覆執行早已被設定好的行為模式,還會刻意尋找童年曾面對的類似處境,希望在重演過往時,得到更好的結局。

於是,我們通常是透過無意識設定在選擇伴侶,設定自己被允許成功的程度,甚至限制自己足以擁有的人際關係及情緒幸福感的品質。

相關書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母愛創傷:走出無愛的陰影,給受傷女兒的人生修復書》,寶瓶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蘇珊・佛沃(Susan Forward)、唐娜・費瑟(Donna Frazier Glynn)
譯者:葉佳怡

母愛創傷的孩子,終其一生都在問:
媽媽,妳愛我嗎?
美國版《情緒勒索》作者蘇珊.佛沃探討「母女關係」力作。

本書特色

◎認清「無愛母親」的五種典型:嚴重自戀的母親;過度糾纏的母親;控制狂母親;需要母愛的母親;忽視、背叛或打擊孩子的母親。

◎蘇珊.佛沃博士向來擅長說出人們難以面對的真相,以及大家在「完美伴侶」與「快樂家庭」表象背後對待彼此的真實樣貌。隨著愈來愈多女兒帶著母親留下的傷口前來求助,以及自己在母親過世後,對於這段母女關係所走過的療傷經歷,她決定陪伴因母親沒有愛人能力而受傷的女兒們,辨識母愛創傷,進而療癒母愛創傷,修復母女關係,細細撫平那深觸靈魂的傷。

◎妳深深受了傷,但妳可以幫自己療傷:這個量表有助於釐清長久以來,「母女關係」對妳造成的影響。

妳是否:

  • 不確定母親愛不愛妳,並且在想到她可能不愛妳時,感到一陣羞愧?
  • 感覺必須為所有人的幸福負責,卻獨漏自己?
  • 相信母親的需求、欲望和對妳的期待,比妳自己的想法重要?
  • 相信必須努力才能得到愛?
  • 相信無論妳怎麼做,母親都會覺得不夠?
  • 相信妳必須保護母親,即便清楚她的所作所為正在傷害妳?
  • 只要不配合他人就會有罪惡感,覺得自己是壞人,尤其面對母親時特別嚴重?
  • 不願跟母親分享生活細節與感受,因為知道她會拿來對付妳?
  • 感覺自己不停在追求他人的認可?
  • 無論有了多少成就,仍常感覺害怕、內疚、渺小?
  • 懷疑自己有什麼毛病,並怕因此永遠找不到愛妳的另一半?
  • 不敢生小孩(前提是想生小孩),因為怕他們「會變得跟我一樣一團糟」?

這些都是無愛母親留下的傷,根源通常可追溯至妳的童年。但即便發現每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都請不要認定自己「完了」或「注定毀了」。藉由本書協助,妳可以立刻做出許多實際改變,改善人生。

getImage
Photo Credit: 寶瓶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