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兒子謀財害命,要殺我!」失智的父親這麼說,我的眼淚在心中流

「我兒子謀財害命,要殺我!」失智的父親這麼說,我的眼淚在心中流
Photo Credit: Ricardo Moraes/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老先生,你兒子是在照顧你,不會害你的,你放心,我們會保護你的,你兒子不敢對你不利。」經過警察耐心的與父親溝通後,父親的情緒才逐漸平靜,警察再三向他保證會保護他的安危後離去。我的眼淚往肚裡吞,已在心中流。

作者:伊佳奇

我強壯的父親,生病了

兩位警察荷槍實彈衝進家中大聲的問:「匪徒在哪?」父親急促的回應:「我兒子謀財害命,要殺我!要搶我的財產!警察!救命啊!」一齣猶如在電影上常看到警察衝進民宅試圖制服匪徒的畫面,此刻就在我家真實的上演。

我無奈地請其中一位警察先陪父親在客廳坐下來休息,讓他瞭解報案人的說詞;再請另一位警察到家後面的飯廳,拿出醫院所開立父親患有輕度失智症的診斷證明書,並拿出說明「失智症」患者精神行為症狀的書籍及文章,讓警察瞭解「被害妄想」、「焦慮」、「不安全感」、「猜疑」、「部分近期記憶消失」等,是這種病患的精神行為症狀。

警察聽完我的說明,也檢視完我所提供的資料後,再向父親詢問發生什麼事,父親重複的說:「我兒子要殺我!要搶我的財產!」他指著一堆整理出來要丟掉的瓶瓶罐罐,又一再表示「我兒子有打我」,警察則說,「你兒子比你年輕又壯碩,如果他打你,你身上一定會有傷痕!」

這時我看到警察將原本放在腰際槍上的手,輕鬆放下,用平緩的語氣向父親說:「老先生,你兒子是在照顧你,不會害你的,你放心,我們會保護你的,你兒子不敢對你不利。」經過警察耐心的與父親溝通後,父親的情緒才逐漸平靜,警察再三向他保證會保護他的安危後離去。我的眼淚往肚裡吞,已在心中流,父親自民國九十三年,經醫生確診為輕度失智症後,這種戲碼一再上演,為人子的我能說什麼?

自從母親在民國九十三年過世後,我就不得不辭去工作與犧牲自己生活的時間,搬回父母的家,負起照護父親生活與健康的責任。每週陪八十三歲的他,開始到醫院看不同科的醫生,從頭到腳分別有:失智症的神經內科、白內障的眼科、高尿酸的新陳代謝科、膽結石的外科、腎水腫的腎臟科、便祕的大腸直腸科、及香港腳的皮膚科,幾乎天天到醫院報到;重視他的飲食對健康的影響,還不忘記為他找營養師,詢問如何安排三餐的飲食內容,配合他目前的健康情形,提供完整的營養。失智症與其他慢性病一樣,潛伏期與患病期都很長,疾病形成時,常是由許多複雜因素交互影響而逐漸形成的。

回到民國八十八年。

那時我們經常利用週末返家,一方面是看到父母過於節儉,在飲食方面營養不夠,我們刻意去好市多購買大包裝的牛肉回家,告訴母親,我想吃她燉的紅燒牛肉,事實上,我們只在家中吃一餐,剩下的足夠他們吃一週;另一方面,陪他們打麻將。父親脾氣不好,母親常躲出去找朋友打麻將,讓父親一個人在家,我們希望藉由陪他們打麻將,母親可以留在家中。

有一次在打麻將時,父親竟然說,前面有小偷進來了。我的聽覺敏銳,不認為會有小偷,以為是父親在開玩笑,且父母一向節儉,家中沒有值錢的物品,我就開玩笑的說:「別怕,我們家最值錢的是你,有我們保護你,前面就讓他偷,反正沒有值錢的東西。」當然父親是有點不高興,但也在我們提醒他注意要吃牌或碰牌的情境下,他並未一直提起小偷進家的事。

那次之後,接下來的每個週末,幾乎我們陪他打麻將時,都會說一、兩回,我們當時並不很在意,更不瞭解什麼是失智症,直到,我開車去接一位當時在榮總神經外科醫師的球友一同去打籃球,車上我將父親這個情形敘述給他聽,沒想到,他立即表示,「你要趕快帶令尊去看榮總神經內科劉秀枝主任,這種現象可能是失智症所產生的症狀。」

我與內人在車上聽到這話,兩人都十分驚訝,平常聽到失智症都覺得距離我們十分遙遠,竟然突然間就在我們身邊了,我當天回到家就立即上網為父親掛號。

陪父親看診,經醫師的問診及心理測驗、核磁共振等檢驗後,劉主任告訴我們,父親是「輕度認知障礙」等檢驗後,並開立藥物。我們將父親送回家後,回到自己的家中上網搜尋瞭解什麼是「輕度認知障礙」、與失智症有何關係,才知道這個階段已經是在失智症前期,如果生活照護得好,也就是多做腦部、肢體、社交等活動,可以延緩進入到失智症的階段。臨床研究,每年有百分之十至十五的「輕度認知障礙」的患者會轉變成失智症患者。

我利用週末回父母家時,向他們解釋如何改善生活方式可延緩疾病退化,但他們似乎毫不在意,一方面,他們不瞭解失智症是什麼樣的疾病,在他們認知中,要有發燒、痛或外傷,那才是病。失智症是不會有他們認知中的「症狀」,自然就不在意。另一方面,父親脾氣暴躁,會罵人及打人,母親為了躲他,每天總是找理由出門,乾脆就去朋友家打麻將,消磨時間,父親一個人在家,更懷疑母親拋棄他。

這種狀況毫無改善,我們每次回家能勸的都勸了,他們仍毫不願意去改變。我們還發現,劉秀枝主任開的藥,父親完全沒吃,問他為什麼不吃醫生開的藥,他竟然生氣的表示,「沒生病,吃什麼藥,你在咒我啊!」

每次都弄得很不愉快,我也很明白,就因為我是兒子,我不能叫父母應該如何,只有我們要聽他們的分,他們永遠是對的,無論事實真相為何。

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去找我在榮總當醫師的高中同學,請他調出父母親的病歷,整體評估他們的健康狀況。他表示,我母親健康的風險比父親高,因為她長期高血壓造成左心室肥大,要留意心肌梗塞,父親除了輕度認知障礙,身體其他功能狀況尚稱穩定。

我瞭解情況後,回父母家去問母親,有去看心臟科嗎?她說,有,是去看高血壓。當我再去看她的藥袋,竟然與父親一樣沒有服用。我問母親,怎麼醫師開的藥都沒吃,她的回答又是,沒不舒服,吃什麼藥,藥吃多了不好。我回到自己家中,難過得掉下眼淚,父母對疾病毫無病識感,他們兩位同為軍人背景的權威人格,身為他們的兒子,勸說亳無效果。我是一邊流著淚水,一邊告訴太太,我無法以自己的力量去改變父母目前的情況,每次只會造成言語衝突,如果仍無法改善,只有等其中一位出狀況,我們才能介入,去幫他們改善生活方式。

到了民國九十三年,母親因心肌梗塞驟然離世,我與太太搬回父母家中,同時,我辭去所有工作,開始專心照護父親生活。但這是可避免,卻因父母沒有病識感所造成的悲劇,人生就常在無知的權威中,製造更多的悲劇。

相關書摘 ►規劃一套適合失智症長輩的「漸進式運動計劃」

書籍介紹

《趁你還記得:醫生無法教的失智症非藥物療法及有效照護方案,侍親12年心得筆記,兼顧生活品質與孝道!》,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伊佳奇

直到父母需要子女照顧的那一刻,我們做子女的人生課題,才真正來臨。所有的失智症內容寫的是學理,伊佳奇的分享是親身血淚換來的。為了失智症父親,伊佳奇在人生事業高峰點毅然放下一切,只求專心一意照護逐漸失智的父親。

為了取得更好的照護,為了更深入了解病情和療法,他不畏艱難投入醫學和照護的深層領域,一路跌跌撞撞嘗試各種非藥物療法,進修醫學相關知識,取得專業證照,了解相關知識和各種資源,從失智症的門外漢,一躍成為台灣失智症照護專家。

如今,伊佳奇將全程經驗整合成書,一步一步教你,怎麼準備會診資訊,如何爭取應得權利?

哪些資源是有效又免費的?居家照顧與日照中心如何運用,各種病程常見問題和照護與處理方法等等,幫助大眾免去那些不必要的冤枉路!

立體書封-趁你還記得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