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一套適合失智症長輩的「漸進式運動計劃」

規劃一套適合失智症長輩的「漸進式運動計劃」
Photo Credit: Unsplash@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可以想像一位八十四歲的失智症老人,原本行走需要拿拐杖,經過三個月觀察與訓練,現在不但不需要拐杖,每天健步如飛走五公里嗎?

作者:伊佳奇

運動療法

你可以想像一位八十四歲的失智症老人,原本行走需要拿拐杖,經過三個月觀察與訓練,現在不但不需要拐杖,每天健步如飛走五公里嗎?

雖然當時父親已經是輕度失智症患者,為了避免症狀惡化,進行非藥物療法活動及運動療法都是很重要的工作,尤其他在過去幾十年,放縱自己喝酒,大量的啤酒讓他的身材肥胖走樣。所謂「身材走樣」就是擁有一個相當於六個月大身孕的肚子及肥胖鬆垮的臉,為了讓他恢復過去英挺的身材,唯有控制飲食配合運動,別無他法。

根據衛福部統計,事故傷害是台灣地區六十五歲以上老人死因的第七位,其中又以跌倒為第二大原因,跌倒是造成身體功能喪失、頸部外傷及與外傷性致死的主要原因,一旦長者曾跌倒,隔年再跌倒的機率是其他人的兩至三倍,當然不是因為跌倒就會馬上死亡,而是因為跌倒引發的各種合併症造成死亡。所以透過適當的運動,能加強長者下半身的肌力及平衡感,對降低跌倒機率最有效。另外補充鈣質與維他命D,對長者維持骨質密度與強度是基本保養。當然,對失智症長者而言,運動更是減緩症狀退化的良方。

既然明確地暸解運動對父親是百益而無一害,我立即著手規劃一套適合他的漸進式運動計劃。首先,暸解他自認平常進行的運動,其次配合他目前認知平日所做的運動路徑、環境及未來的運動環境做調查。這當中首重「安全」,老人反應較慢,失智症長者又可能有焦慮不安、被迫害妄想、欠缺定向感等病症,所以尋求一處住家附近,既熟悉又安全的運動環境,是不可忽視的。安全上的考量包括身體及環境。身體上的要注意長者每天的血壓、體能、情緒、服裝、球鞋、溫度等;環境上的安全考量,包括有無過多的車輛(一般車輛、摩托車、腳踏車、直排輪、路上溜冰鞋等)橫行其中、有無過多的人在那裡遛狗、路上的排泄物、路面是否有許多坑洞、地面起伏不平、天氣溫度等。甚至運動的環境有沒有廁所、飲水休息處,也是規劃運動路徑時考慮的要項。

父親當時認知的運動,是晨間由天母爬上陽明山及繞住處附近小學外圍走路。但經我數日跟蹤觀察,他僅是到家附近十字路口旁的小公園,坐下來望著來往的人潮及車流。回家後,問他今天做什麼運動?他總是理直氣壯回應爬陽明山或附近走路,我心知肚明現在他的運動只是拿著拐杖出門透透氣,根本沒有實際的「運動」。

為了維護他的其尊嚴與自信,我先不動生色每天陪他出門運動,早上先走住家附近小學外圍三圈,大約有一點五公里距離,一邊扶著他走,讓他有安全感與信心,一邊陪他聊天,分散他對所走距離的注意力,希望他不知不覺中能多走一些。

在距離這方面,有輕度失智症的父親腦筋卻很清楚,當走完一圈時,他就說好了,今天運動完了,我們回家,我則開始每天編出許多不同理由,試圖說服他走完第一階段的三圈目標。我的理由包括:我要到車上拿物品,請他陪我走到停車的位置;我要買東西,請他陪我去;醫生說我需要多走路,請他陪我走。這些理由絕不能要求他運動,因為他會一口回絕,說他不需要運動,或運動夠了。

7-8_運動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運動8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失智症即時記憶逐漸喪失的症狀,剛好運用在溝通的技巧上。但有時無法掌握他什麼事會記得、什麼事不記得,所以有時藉口會被識破,在我半騙半哄、半推半就下走完三圈,有時則迷迷糊糊地被我「騙」著繼續走,每天的「劇本」可能不同,總是重複上演著同一碼戲,必須有耐心地陪他「走下去」。

第二階段是利用小學未上課時間,進入校園走操場,距離增加到兩至三公里。校園內比較沒有安全的顧慮,也沒有人遛狗。跑道是PU跑道,走在上面比較柔軟不會傷膝蓋。此外,校園空氣較街道好,早上一邊走且一邊請他做深呼吸,及雙手做上下前後的擺動,可活絡腦神經及肢體。

父親往往又有新的花樣,不是喊頭痛、頭暈、腳酸、就是膝蓋抽筋(誰聽說膝蓋會抽筋?)。我每天幫他量血壓、體溫、體重,血壓維持正常及穩定,又沒頭痛、頭暈的宿疾,所以我假設這是他不想運動的推託之詞,但為了以防萬一,請菲傭陪伴在旁邊一起走,我在前方,領著他向前行,有時還裝作聽不到他的報怨或藉口。

父親一直有我可能拋棄他的恐懼,及欠缺定向感,深怕迷路回不了家,運動時我腳步走得快,他竟然也跟得上,體力完全可以負荷。我發現到這個現象後,就開始不斷測試他的體能及耐力,增加走路的距離,由第一階段的一點五公里增加到兩至三公里。

第三階段是規劃、執行較長的距離,並增加路途中的可看性與趣味性。天母忠誠路上有著許多餐廳、名店、家飾店等,也有許多人扶老攜幼、牽狗逛街,父親東逛西逛,不知不覺下就走到一點五公里外的百貨公司。通常帶他逛百貨公司地下美食廣場,讓他先在廣場中庭休息片刻,隨後到部分樓層逛逛,再帶他走回家,全程約三公里,路途景觀多樣化,可分散他走路的注意力。

第四階段逐漸進入運動範疇。除了逛有趣的忠誠路及百貨公司外。開始增加天母運動公園。前面三階段均為暖身,也藉機瞭解與掌握他的體能、體力的極限、習性與偏好,增加到天母運動公園五二零公尺的跑道走三到五圈,如此每次的運動量可達四公里。

可想而知他一定又有不同的藉口找機會不運動或休息,那是正常的現象,我也早有準備。

每次做運動前,都有一次例行性對話。我問他現在走到跑道上要做什麼?他回答做運動;我問為什麼要運動?他回答健康,我再問健康對誰好?他回應對自己好,我就說既然對自己好,那就認真運動,不要喊「頭痛、頭暈」好不好?他有些無可奈何地回答,好吧!我此刻就會再說:「那你就可繼續欺負我四十年,活到一百二十歲!如果你喊頭痛、頭暈,我們就要多走一圈。」他這時頭腦比誰都清楚,也不喊頭痛、頭暈了。

第五階段完全進入運動範疇。每天早上走兩公里,晚上走五公里。早晨依舊走小學外圍及住家附近,晚上則到天母運動公園走十圈跑道,每天至少走上一萬步,颱風或下雨天在家中做簡易運動及健身操。

失智症的病症會使他記不得每天晚上都出門運動,晚飯後請他穿鞋準備出門,他總是說:「天黑了,不要出門!」我總是按劇本回答:「不要擔心,有我保護你,很安全,我們一起出門散步。」如此週而復始每天上演同一劇碼。半年下來,已有少許成績,他的體重下降五公斤,六個月大身孕的肚子已小到像鮪魚肚,變得更有精神、身體更硬朗、氣色明顯變好,每個月要見的三位醫生及他的同學都感受到變化,甚至稱讚他越來越年輕。

這一個過程充滿鬥智與挑戰,雖有挫折與淚水,但後來看到父親一天比一天更健康,所付出的代價是值得的,更成為他對抗老化的資產。

相關書摘 ►「我兒子謀財害命,要殺我!」失智的父親這麼說,我的眼淚在心中流

書籍介紹

《趁你還記得:醫生無法教的失智症非藥物療法及有效照護方案,侍親12年心得筆記,兼顧生活品質與孝道!》,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伊佳奇

直到父母需要子女照顧的那一刻,我們做子女的人生課題,才真正來臨。所有的失智症內容寫的是學理,伊佳奇的分享是親身血淚換來的。為了失智症父親,伊佳奇在人生事業高峰點毅然放下一切,只求專心一意照護逐漸失智的父親。

為了取得更好的照護,為了更深入了解病情和療法,他不畏艱難投入醫學和照護的深層領域,一路跌跌撞撞嘗試各種非藥物療法,進修醫學相關知識,取得專業證照,了解相關知識和各種資源,從失智症的門外漢,一躍成為台灣失智症照護專家。

如今,伊佳奇將全程經驗整合成書,一步一步教你,怎麼準備會診資訊,如何爭取應得權利?

哪些資源是有效又免費的?居家照顧與日照中心如何運用,各種病程常見問題和照護與處理方法等等,幫助大眾免去那些不必要的冤枉路!

立體書封-趁你還記得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