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絕地武士》配樂:在熟悉的旋律中,我看見那個熟悉的路克

《最後的絕地武士》配樂:在熟悉的旋律中,我看見那個熟悉的路克
《最後絕地武士》華特迪士尼影業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的新元素略差一著,但對於這部電影,John Williams仍然運用舊有的星戰主題,給出符合需求,幾近完美的音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洛伊爾懷斯電影音樂頻道

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是所有星戰電影配樂,包含外傳,在新創主題動機的數量和格局上最單薄的,但另一方面,它也是主題動機含量最高,陣容最龐大的一集。雖然新創主題動機,只有合併在演奏曲目〈The Rebellion Is Reborn〉中的〈Rose Theme〉與〈The Last Jedi Theme〉,但在配樂裏幾乎是前四集主要主題動機的大會師。來自四、五、六、七集的其他十四個主題動機齊集一堂,盛況空前。

這是源於《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的重點,不是新人物的登場,而是經典人物的新際遇與情境的顛覆。樂迷可能無法滿足對新主題的期待,但John Williams式電影配樂的精湛構思與佈局,依舊展露無遺。

原聲帶一開場的,就是我最不滿意的曲目〈Main Title and Escape〉,這首曲子根本不該只有七分鐘。在經典序曲揭幕後,John Williams隨即以急促的銅管切入抵抗勢力的撤退,Kylo Ren的主題緊跟在後,伴隨著無畏號雄偉的軍武樂句登場,展現第一軍團大軍壓境。然而Poe出場叫陣的音樂被刪去,我們聽到Poe的X翼在反抗軍號角揚起後直搗黃龍,卻少了Poe的主題那一記帥氣的回馬槍。音樂直接跳接抵抗勢力的進行曲,展開連串熱烈的動作音樂,描寫TIE戰機與A翼機隊交火,最後以浩大而沈重的語調,原力主題的嘆息,陳述轟炸機隊的犧牲,無畏號的毁滅。

John Williams將Kylo Ren主題,反抗軍號角,Poe的主題,變奏自前集的動作銅管,抵抗勢力進行曲,與原力主題一一陳列,穿插無畏號與轟炸機隊的音樂元素,層次豐富穩健,每個戲劇時刻都被精彩提點彰顯,進了原聲帶卻被裁剪的殘缺不全,十分可惜。只是回想我小時候聽《帝國大反擊》(The Empire Strike Back)錄音帶的時代,整個霍斯撤軍也只收錄了幾分鐘的片段,算是比下有餘,只好靜待哪天完整版音樂推出了。

我介意〈Main Title and Escape〉的不完整,另一個原因是它裁切了Poe的主題最初登場時的英雄姿態,在曲目〈Main Title and Escape〉,〈The Supremacy〉,與〈The Battle of Crait〉中,雖然可見變奏自前集,Poe的空戰主題動機,但Poe的主題相關段落多未收錄於原聲帶,比如出現在電影後段,Poe帶領大家找尋出路時的音樂。

原聲帶只有在〈Peace and Purpose〉中,可以聽到一小段Poe的主題,相對沈穩典雅的變奏。原本John Williams呼應故事,從閃亮的英雄銅管,寫到最後Poe向Rey自我介紹時,轉為溫文的絃樂,Poe的音樂形象從一個耀眼的英雄,變成一個可靠的領袖,結果這番心思成為原聲帶的遺珠。

星戰電影中,從來不曾有哪一個人物,哪一場決戰,像《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裡的路克這般壯烈魔幻,唯美深情,John Williams的新主題,其中之一是為路克寫的。路克的音樂在本集相當複雜,累積了原來的路克主題,原力主題,出自《絕地大反攻—Return of the Jedi》的〈Luke And Leia〉,出自前集《Star Wars:原力覺醒—Star Wars:The Force Awaken》的〈The Jedi Steps〉,以及新的〈The Last Jedi Theme〉,然而音樂的氣質越來越迷惘。

曲目〈Ahch-To Island〉,以〈The Jedi Steps〉延續前集神祕悲傷的氛圍,走向路克避世之謎,結果樂風一轉,變得困惑而古怪,路克成為一個不可捉摸的厭世老人。昏暗的原力主題中,Rey的旋律依然飛揚明亮,路克的新主題卻是一種優雅卻茫然的放逐步調,他過著看似規律,原始,卻無所事事,沒有目標的生活。我覺得這是個很不容易用音樂掌握的情境,不知怎麼John Williams卻捕捉到一種不至於黯淡無光卻明亮不起來,但也不流於空洞無趣的位置。而John Williams將這個主題和新人物Rose的主題,結合成演奏曲目〈The Rebellion Is Reborn〉,形成不錯的化學效果,但我還是先回說路克。

路克的自我流放起因於Kylo Ren的沈淪,雖然Snoke或Kylo Ren自己才是主因,但路克當年的脆弱,無疑也堅定了Kylo Ren的恐懼與殘酷,將他往深淵再推一把。路克自責甚深,在絕地聖地苦思無解,只看見了絕地武士長年累月的驕傲與錯誤,於是失志度日,甚至自外於原力。不過我們在最終時刻,見識了路克的強大,他窮盡洪荒之力,以横越星際的幻術迎戰Kylo Ren。交手過程為了掩藏玄機,他避免與Kylo Ren接觸,Kylo Ren竟也一時難以近身,足見路克實力雄厚,戰技精純。

這樣的路克何以不能剷除Kylo Ren?我想終究還是人性親情,就像多年前那個夜晚,路克看到了Kylo Ren的陰暗,也許路克一直是對的,但Kylo Ren畢竟不像當年已鑄成大錯的安那金 ,路克無法像歐比旺那樣大義滅親,反而為自已冒然引動殺機懊悔不已,而今Rey對Kylo Ren的感受有別於路克的了解,路克也許仍感遲疑,但Rey的出現與尤逹的指引,給路克帶來新的領悟與救贖。

〈Old Friends〉的前段,原力主題,路克主題,與莉亞主題充滿溫柔舊情,重現了星戰最初的因緣際會,路克主題在新一代的星戰電影音樂中,由於其明亮昂揚的本質,常被用來當成機器人角色的主題動機,這個段落即描寫R2D2以莉亞當年求助歐比旺的訊息,勸進路克幫助Rey。後段則以深幽懸疑的氣氛,交織了Rey,Kylo Ren與The Last Jedi Theme等主題,描寫Rey與Ren的神祕連結與路克的猶疑不定。

而〈The Sacred Jedi Texts〉的尤達主題則相當動人,它的編曲類似當年的演奏版,不過尤達主題當時並沒有以此面貌出現在配樂裏,類似的狀況還有〈The Supremacy〉中的莉亞主題,以及〈The Spark〉中的路克與莉亞。John Williams的星戰主題演奏版,和配樂中實際出現的表現手法,通常有若干差異。我不知道是John Williams早在多年前,就看見了這些人物的某種氣質,呈現在演奏版中,還是本集編導特意為這些原來在電影外的音樂保留空間。總之,這是這些主題首次以這種編寫出現在電影中,而且氣氛異常感人。

有時人在心灰意冷,茫然無措之際,聽到一個師長或老友像尤達那般對你說:小天行者,我真想念你,你怎麼還是老樣子啊!真是頗為受用。尤達在平靜豁達的音符中,指引路克面對失敗,這個主題在系列電影中,從來不曾如此親密感人,至於尤達的絕地英靈召喚落雷,將絕地古籍付諸一炬是否有違電影的原始規律,我早已不以為意,畢竟尤達何許人也,其英靈做得到的事,何以其他人就可以?何況不過是引雷劈一棵樹而已,也不至於就可以憑英靈這招扭轉世局,把星戰電影變成神怪片吧。

路克的抉擇一如最後的歐比旺,但情感更深刻,就在於他在最後決戰中向Kylo Ren說:我不會讓你殺我,因為如果那樣,我就會像韓一樣糾纏你一輩子。路克寄望Kylo Ren的黑暗之路仍有掙扎,不願再加深他的痛苦,使其更加沈淪,這是路克對Kylo Ren,最後的期許與關愛。然後路克向Kylo Ren道別:See you around!在銀河彼端的雙星夕陽下,他形體消散,長衫飄落,我們知道他就像歐比旺向Darth Vader說的:將我擊倒,我會變得更強大!他日路克若以英靈形態出現,引領Rey甚至是Ren,我並不覺得意外。

路克歷程的高潮落在曲目〈The Spark〉,是最精彩動人的曲目之一,抵抗勢力大勢已去,孤軍無援,沈落無望的音樂中,路克與原力主題悠然現身,路克與莉亞的主題緩緩流動,訴說兩人的重聚。戲劇與真實人生的情感虛實交錯,有時讓人分不清是路克或馬克,在和莉亞或嘉莉說:你的樣子看起來很好。

這句話,就像替鍾愛星戰電影的影迷,向永遠的莉亞公主說的。我想最好的致意,不是如何在電影中隆重送別,而是在她依舊在世時,讓她像這樣再當一次穩重親切,大器美麗的公主。音樂在路克將韓索羅掛在千年鷹號上的金色骰子(附錄)放在莉亞手中時,由路克與莉亞的旋律,轉換成韓與莉亞的〈Love Theme〉,一切盡在不言中。然後音樂能量開始顫動累積,路克一夫當關,走向第一軍團的火力與Kylo Ren的仇恨。這個段落的旋律結構近似帝國進行曲,但我覺得應該只是雷同,不是暗指路克的力量源自黑暗。

接下來的〈The Last Jedi〉,原力主題的管絃與人聲編寫充滿深刻情感,在路克向Kylo Ren訣別時達到高峰而淡淡散去,Kylo Ren的主題雷霆萬鈞,既驚且怒,發現自己只是攻擊一個幻影,管絃語法猶如當年目露凶光,殺氣騰騰的安那金。

〈Peace and Purpose〉的原力主題,重現當年雙星夕陽餘暉為路克送別,彷彿帶著路克與影迷回到塔圖因的沙漠,那個對原力充滿希望遙想的時刻,接著Kylo Ren的主題以黑暗的進行曲式進場,宣告屬於他的時代,他拾起韓索羅的金骰子,看著它消失無踪。Kylo Ren弒師殺父,斬斷過去的一切登上巔峰,他的作為多少對應了新一代星戰電影,對過往星戰元素的顛覆甚至破壞。

這些安排引發影迷觀眾火熱論戰,然而,在我看來許多事情並無不可且言之過早。我們看到接下來的Poe,向Rey介紹自己,他的音樂氣質已經變得端莊沈穩。Rey的主題與原力主題交織,感嘆路克的離去,她問莉亞:我們要如何在這片廢墟中重建一切?莉亞微笑以對:我們需要的,都已經有了。反抗軍的號角在感傷中再次揚起,我想那些為新一代星戰電影的改變而激烈爭論的影迷,可以等兩年再下結論,因為我們不只有要讓過去的一切死去的Kylo Ren,我們還有Rey。

曾經在Rey這個人物登場時,大家覺得她就像女版的路克,但我一直不大同意。我想John Williams是最理解Rey和路克有何不同的人,他為倆人寫的主題質感差異很大,Rey的主題優美勤奮而堅強,但同時孤單而寂寞。如今我們終於了解Rey的孤寂因何而來,與Kylo Ren居然如此相似,僅管Rey是無名小卒,Kylo Ren是天之驕子,他們都被親人背叛;或者,以為自己被親人背叛,但他們面對這種失落的心態完全不同。

photos_15164_1507862527_256d7aeb28632ae7
《最後的絕地武士》華特迪士尼影業發行

Rey的身世在Kylo Ren口中,只是拾荒者為了酒錢賣掉的女兒,他們早已葬身不毛之地。Kylo Ren的了解來自Rey,可能是她的年幼記憶,可能是別人告訴她的說法,也可能,是她給Kylo Ren看的東西,但別忘了Kylo Ren攻不進Rey的心防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其實並不太在乎Rey的出身是否如Kylo Ren所說的一般不堪,是或不是,並無損於建構Rey和Kylo Ren的相似與對比,但我對這個說法確實頗有疑惑。

原因是在前集中,Rey接觸到路克那把來自安那金,曾經為Kylo Ren持有的光劍時,所出現的兒時記憶或幻象。那時年幼的Rey淚眼望著一駕飛行器遠去,氣氛似乎不太符合Kylo Ren的說法,否則也許Rey應該在賈庫找尋親人,而不是鎮日仰望天際等待親人的身影。

Rey的主題在本集配樂比重很高,不乏有別以往的編曲筆法,如〈Ahch-To Island〉,〈Lesson One〉,而更多部份,Rey的主題與Kylo Ren,黑暗神祕,甚而失落悲傷的情境有所連結。如〈Lesson One〉、〈Who Are You?〉、〈The Cave〉、〈A New Alliance〉等曲目。Rey與黑暗接觸,反而自覺感受到黑暗中猶有光明,路克認為那是危險的誤解與圏套,Rey與路克爭執後選擇離開。這一點,Rey確實犯了錯,她與Kylo Ren的連結來自Snoke的陰謀 ,她與Kylo Ren在某些方面互相理解,但終究選擇不同的道路,短暫的相知與聯手,只是一場誤會。

photos_15164_1507862453_f22e74ab15ea271a
《最後的絕地武士》華特迪士尼影業發行

Kylo Ren的主題和前集一般深沈凶暴,而在角色上,Kylo Ren似乎比前集更符合John Williams為他創作的音樂。Kylo Ren的心機與謀略開始展現,他洩憤式的舉止,也不似前集一般淺薄,他像前集一般破壞設備,實際上是毁掉他的頭盔,一個被期待,或自我期待追隨Darth Vader的形象。他利用Rey發動政變,城府猶在大意的Snoke之上。Kylo Ren自詡六親不認,斬斷過往,但他一直停留在對過往的仇恨中,也無法對莉亞痛下殺手。

〈The Supremacy〉這首曲目中的Kylo Ren很有意思,他追擊莉亞的艦隊,狂風暴雨般的飛行技巧,在John Williams的連密絃樂下,居然有幾分韓索羅在《帝國大反擊》裏駕駛千年鷹號的神韻。這首曲目的另一個重點是莉亞的主題,John Williams以演奏版最高潮唯美的段落,描寫莉亞起死回生的情境,這個編寫的鋼琴段落,John Williams也特別編進終曲,對應片尾對嘉莉費雪的追思。斯人已去,但電影的夢幻可以在另一個時空將她挽回片刻。

Snoke是我覺得本集最欠缺交待的角色,從他連結Rey與Ren的手法,以及他使用原力的技巧,他顯然是個強大的西斯。John Williams也一直使用西斯風格的低音男聲來代表他,在〈Revisiting Snoke〉中,Darth Vader的主題幽幽浮現,描寫Snoke對Kylo Ren難成大器的失望。在Snoke逼供Rey時,John Williams直接使用了西斯大帝的主題,是否意有所指,我希望將來會有答案。這段音樂,以及Rey登上Snoke船艦時的炫技銅管,皆未收錄於原聲帶。至於Rey和Ren聯手對戰紅甲衛兵的〈A New Alliance〉,我覺得動作音樂的表現不如影像來的精采有型。

John Williams本集新角色的主題旋律,主要落在Rose,她有一種單純的理想性,不貪生怕死,也不輕言犧牲。這個主題的開頭有些神似安那金主題,氣質純真,但它是一個不同的旋律,更加明亮甚至有些夢幻。演奏曲〈The Rebellion Is Reborn〉中,將Rose的主題編寫得非常優美,而且和漫遊的〈The Last Jedi Theme〉,音樂性相當契合,但John Williams合併這兩個主題的精神含意並不明確。

〈Fun With Finn and Rose〉是這個主題的登場,帶有喜趣氣質,〈The Fathiers〉則是以此主題為主軸的動作音樂,除了Rose的主題,John Williams也寫了一個比較活潑的動作主題。在音樂氣質上,不難發現這場動作音樂比較開朗浪漫。對Rose而言,釋放受虐的太空馬,踐踏建立在壓迫奴役弱勢上的華美城巿,應當不僅僅是一個冒險,而是一件滿足而喜悅的事。賭場中的音樂〈Canto Bight〉,則是首部星戰電影,外星人爵士音樂的復刻,風格喜感熱鬧,红花解碼大師出場的復古爵士樂句,曼妙華貴,則未收錄於原聲帶,是否取自既存音樂尚待查證。

不少人對Rose與Finn的故事支線頗有微詞,尤其認為他們的感情發展突兀而不合理,但我倒是覺得,究竟愛情有什麼道理?究竟要符合多少條件?什麼條件?一個女孩對一個男孩心動,才算是合理?合誰的理?坦白說我覺得要求愛情要合理,本來就不真的合理,我們身邊難道沒有跌破旁人眼鏡,悄悄發生的感情嗎?我也不知道哪些標準可以判定莉亞與韓,或者帕米與安那金的愛情,比Rose和Finn更合理?我想也許等到下一集Rose醒過來,她再來告訴大家她的吻是不是愛情?如果是,她又是什麼時候,愛上Finn這個讓她的英雄崇拜差點幻滅的偶像。

但無論如何Finn的成長來自Rose,與Rose初識之時被誤解為逃兵,因為他的行為看起來像,他也有此前科,只是在不同的陣營,同一件事得到了叛徒與英雄的兩極評價。他與Rose的任務功敗垂成,抵抗勢力因而傷亡慘重,指揮官荷朵不得不執行自殺任務以保抵抗勢力。荷朵是個穿著晚禮服的女性艦長,她的驚天一擊,則與《銀河英雄傳說》中,楊威利瞬時瓦解同盟終極武器女神首飾有異曲同工之妙。

John Williams的配樂手法還原首部星戰電影的死星之役,以緊急的管絃音樂逼近目標,在攻擊當下放空音樂,再以相對輕巧的編制帶回攻擊後的戰場,只是以往的星戰電影迎接勝利,本集故事則收拾殘局。荷朵的攻擊音樂只有少部份出現在曲目〈Chrome Dome〉,在終曲中才呈現比較完整的篇幅。〈Chrome Dome〉主要的內容則是描寫Finn單挑法斯瑪隊長,戰士樂風類似Rey與Kylo Ren對戰紅甲衛兵,以強悍打擊推動冷峻銅管。Rose在此刻應可釐清她對Finn的誤解,但也看到了Finn的憤怒。

Crait行星一役,Rose同樣冒生命危險推開打算捨身就義的Finn,告訴他打贏戰爭(或是犧牲生命)不該只憑仇恨敵人,而是為了保全所愛。這個觀點對在風暴兵部隊中成長的Finn,大概前所未有,他心中感受的震撼,也許不亞於火炮攻破叛軍基地的力道。〈The Battle of Crait〉結集原力主題,抵抗勢力,Rose主題,穿插具有速度感與靈活性的動作樂句,加上反抗軍號角,首部星戰配樂千年鷹空戰的動作樂章,以及Rey的救援,是動作音樂的高潮曲目,Finn的決絕與Rose的干預,則以人聲絃樂營造出動人的情感。

《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是一部每個人物都節節敗退,卻又重新成長的電影,許多情境似曾相識,結果卻不如過往邪不勝正,盡如人意。這些安排是否刻意謿諷,推翻過往的星戰精神?我覺得依此興奮星戰精神破舊立新,或氣憤星戰精神崩解毁損,都不大必要。我們在星戰電影中曾經有過傳奇,天時地利人和的完成萬分之一成功機率的任務,那些戰役並非暢行無阻,輕而易舉。

傳奇的成就當然激勵人心,但即便把故事著眼於失敗的那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這樣的故事同樣值得一提,這些述說也不等於那萬分之一的傳奇不切實際,應該拋諸腦後,因為沒有對傳奇的嚮往與堅持,縱有星火也難以燎原。

終曲開場的路克主題,以床邊故事般的輕巧語調訴說路克以一敵百,氣氛令人聯想起許久以前,在伊娃克村莊訴說英雄事蹟的C3PO,故事與神話只是一線之隔。有些影評稱《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有如星戰系列的《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精神相通之處便在於此。高譚巿要學會不能只是依賴蝙蝠俠,但蝙蝠符號是激勵希望與力量的火種,就像遙遠銀河的絕地武士,光劍,與反抗軍的標記,仍然在黑夜中照亮受苦的心靈,哪怕只是星星之火。

本集的終曲內容包括Rose主題,致意嘉莉費雪的公主琴聲,〈The Last Jedi Theme〉,〈The Battle of Crait〉的片段,其間包含Rey與千年鷹的救援,並且穿插尤達主題與荷朵的攻擊,最後以Rey的主題淡出。以音樂表現的觀點來看是不錯的作品,但如果以戲劇內容的觀點來看,會覺得情節零散,似乎沒有明確的故事軸心,整體來說是抵抗勢力的冒險掙扎大結集。

《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令影迷看法兩極,互相爭議它是不是部好電影?像不像星戰電影?對我而言,這兩者無法切割,因為我認為任何一部星戰電影,在欠缺星戰的精神與元素之下,它的好根本無法成立。當然,有些元素也是它們共業,比如太空中的音效,或是在無重力環境投彈轟炸一類。

至於什麼是星戰精神與元素,在不同的人心中可能有若干差異,爭議因此而起。對我而言,那其實是表示星戰的內容,一向很多元。究竟什麼樣的星戰電影才是標準的?在我看來,八集星戰電影都有某些共同點,也各自有其特色,我不知道哪一集才叫黃金標準,可以依其評斷,不像它的星戰電影就不算星戰電影,或不算好的星戰電影。比如每一集的光劍戰鬥風格都不同,那麼是哪一種光劍戰才像星際大戰?我當然喜歡那些更花俏炫技的武打,但我一直最喜歡的光劍戰是《絕地大反攻》的父子之戰,它兼具感情張力與視覺美感,就像路克與Kylo Ren。

至於John Williams的原聲帶,我喜歡它的每一個時刻,更希望能擁有更多更完整的內容,但也不能免俗的,有些可惜John Williams無法給我們更多新的音樂。尤其是在不久前,才聽到他在《親愛的籃球》(Dear Basketball)中的完美演出。這是他在完成《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後,利用同一個樂團與錄音機會,順便創作錄製的動畫短片配樂。

我認為《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的新元素略差一著,但對於這部電影,John Williams仍然運用舊有的星戰主題,給出符合需求,幾近完美的音樂。沒錯,在這個故事裏,路克變了,但是當尤逹與路克並肩而坐,路克與莉亞絕境重逢,或是雙星夕陽再現,在熟悉的旋律中,對我來說,我還是看得見那個熟悉的路克。只是聽到這樣將星戰主題傾巢而出,又見到前一輩的星戰人物陸續退場,我不免要深深企盼這不要是John Williams準備世代交替的告別作,至少,為我們再停留一集吧!

附錄

在1977年《Star Wars:A New Hope》中,千年鷹號的駕駛座上方掛了一對金骰子,當時的設計師Roger Christian在他的自傳中,提到靈感是來自哈里遜福特和喬治魯卡斯。因為在他們兩人合作的第一部電影,也就是喬治魯卡斯的導演處女作《美國風情畫》(American Graffiti)裡,哈里遜福特的車上掛了一個頭骨吊飾來反映角色的性格。設計師本來打算直接使用這個吊飾,但覺得頭骨太搖滾風格不適合星戰電影,所以改成骰子,比較符合韓索羅的賭徒性格。之後也才有韓索羅用這對骰子在賭局中,贏走了本屬於藍多的千年鷹號的說法。

這對韓索羅的骰子本來只出現在星戰四,是場景設計師、哈里遜福特、喬治魯卡斯之間小小紀念。後來2014年拍攝星戰七時,JJ Abrams決定還原這個設計,在E bay上向一個星戰迷買了一對24K金的骰子掛在千年鷹號上,這個金骰子在星戰八成為韓索羅的象徵。我認為它也很可能出現在新的韓索羅電影。韓索羅獨立電影的導演朗霍華為童星出身,他是當年《美國風情畫》的另一名主角。

莉亞最後並沒有真的帶走韓索羅的金骰子,它遺留在叛軍基地,被Kylo Ren拾起而消失,我想這多少暗示其實莉亞知道路克和骰子都不是真的。我認為看穿路克的還有C3PO,所以路克向他眨眼示意,他們都沒有拆穿路克,而路克的最後一戰,真正看似接觸的人也只有莉亞。

完整曲目

本文由洛伊爾懷斯電影音樂頻道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