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媒體的快速變動,讓我領悟原來KPI也可以很害人

中國新媒體的快速變動,讓我領悟原來KPI也可以很害人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說2018年,我們有什麼新的KPI計畫,我想「心的KPI」會是更重要的。透過KPI,我們能把團隊的心智狀態調整到什麼樣的方向,那可能才是更重要的事情。工作是,全社會亦然。

文:Emmy, Ingrid and friends

我有個朋友,簡直是KPI之神,每次有什麼工作分下來,他都會很快的把任務分解分解分解,除以團隊人數總量,全部分配下去,然後快速達成KPI。任何東西他都能分,就算是一個對客戶的解說PPT,都可以分成前中後三等分,讓三個同事迅速做完。分解速度之快,簡直像是貪食猛獸(饕餮類),見到任務就分解、吞食、掃平,每次看他工作時,都有一種在看Discovery非洲大草原節目的恐怖感。

因為優異的KPI表現,他晉升的速度比同齡人快得多。但是很奇怪的,這幾年要再往上爬,卻好像受到詛咒,總是聽說他拿到了不錯的職位,過幾個月又換了地方。我沒仔細想這件事情,只奇怪他怎麼運氣不好,連續幾個好位子都沒待下來。然而最近我身邊發生了一件跟KPI有關的事情,我突然領悟到,原來KPI也可以很害人的。

2017年我的工作和過去有些不同了,因為中國新媒體產業風起雲湧,很多好的平台工具出現,例如微信公眾帳號、今日頭條,以及各大網站的App閱讀平台,都接上了支付工具、支持不同功能的頁面,並且持續推出新的功能,真的非常好用。新媒體經營者可以簡易的發展出廣告、銷售體系,就地改裝成「內容電商」,直接對自己的用戶銷售產品。也因此,這兩年全中國的廣告、公關公司都一片蕭條,去中介化情況嚴重。

號稱中國公關第一股的「藍色光標」,股價最高時是25人民幣左右,現在剩下五塊人民幣。擁有用戶就擁有銷售的權力,這在中國市場上已經發生,我相信在台灣只是遲早的事情,雖然台灣的舊資本結構箝制力很強(而現在還有一個腦子裝了舊國民黨經濟思維的新行政院長)。最近我才跟一個在中國十分紅火的時尚新媒體供應商見面,一個擁有百萬粉絲的微信公號,電商上線四個月,月營收已經超過百萬人民幣。

新媒體發展銷售體系最困難的,還是搭建供應商系統,例如我自己在一個華東地區三線城市有一個利潤不錯的小投資,我們的店兩年來有五萬微信訂閱用戶、六七千個微信群粉絲(就像是Line群組一樣),隨便丟什麼產品訊息上去都很賣,然而問題是我們沒有空去把商品做好。從選品、發貨、品質監控、售後服務,一系列問題處理起來都很麻煩,幾乎要再投資一家公司了。那麼今年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協助新媒體搭建自己的供應鏈體系,組織電商架構。

Depositphotos_2305793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在其中一個大的project裡面,我面臨到很多挑戰,包括舊團隊的適應不良、媒體觀念傳統、有心改變卻沒有新的知識結構等。當我在跟集團的負責人報告進度時,由於我是新介入的業務方,在KPI的制訂上,當舊團隊提出以流量(點擊數、轉發數、收藏數等)作為團隊的KPI,而銷售指標分解給每一個sales的時候,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對,因為好的交易轉化還是要來自強大的流量。

然而這個集團負責人立刻say no,他說的話我印象很深刻:「大家的方向感都不在這上面,應該全部轉到sales上,所有人都要對銷售負責。」針對銷售負責而設計的KPI,和原先對流量負責的KPI,自然有很大不同,我在想新的KPI結構時,突然意識到,把流量數分解給團隊,團隊的心智狀態就會在完成那個流量數上,但是他們不會關心交易轉化的問題。在這樣的心智狀態下,他們就不會想辦法去製作有交易轉化觸發點的內容,這跟我們真正要做的事情離心離德了。

完成流量數的技巧有很多,追熱點、玩話題、做H5心理測驗等,然而內容電商真正困難的地方,在於把內容轉化成交易,不但要能轉化,轉化率還要越來越穩定、升高,這比做大流量困難得多,你得同時保證流量的含金量。這一刻我突然想起了那個KPI殺手,他是一個很能帶團隊執行任務的人,但是當職位越來越高,所要思考的問題,是怎麼把所有人的心智狀態,調整到團隊的目標上,這就需要很強的戰略智慧。尤其在產業變動快速的時候,更需要抬起頭來,尋找方向感。

然而一個低著頭猛殺KPI的人,可能不太具備這樣的能力。這種現象放大到整個社會上也是一樣的。例如我們小時候,成績是唯一的KPI,在亞洲社會,尤其是台灣、日本、中國這類儒教文化區,小女生會喜歡的男生通常讀書要好,像歐陽非凡那樣;即使好不容易有個徐太宇這種流氓角色,他也必須是因為朋友意外死亡而心靈受創、遭到資優班退學的隱形天才,他不能真的只是個流氓。

我們這個社會的KPI系統,很嚴重的影響了孩童的心智,包括有好感的對象(難怪會有那麼多平凡女嫁給富二代的麻雀變鳳凰超難看連續劇)。如果說2018年,我們有什麼新的KPI計畫,我想「心的KPI」會是更重要的。透過KPI,我們能把團隊的心智狀態調整到什麼樣的方向,那可能才是更重要的事情。工作是,全社會亦然。那就祝福大家2018新年快樂吧。

本文經Emmy, Ingrid and friends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