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漢牧師的人生智慧:現在我到了連自己得救都覺得很困難的年紀

硬漢牧師的人生智慧:現在我到了連自己得救都覺得很困難的年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牧師說:「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因為認定佛教,就要丟棄教會,跑到山上的寺廟去。應該要一邊相信耶穌,一邊努力理解佛教,然後認定對方,這樣才能對話,也能達成真正的和平。」

文:鄭範錫

對話

來到月明洞工作已過了很久的歲月。幾年前,在中秋連假快結束的某一天,我散步途中看到有幾棵樹還沒剪枝。本來想要就那樣經過,卻還是到倉庫取了工具、爬上樹剪枝。此時有個人看著我。我剪枝完了之後下來,以為他已經走了,但他還待在那裡。

「您好?假日您還工作啊!這裡有飲料,喝一下再做吧!」

「謝謝,人生哪有假日,工作比休息對人生更有幫助,不是嗎?」

「您在工作,卻好像哲學家喔!」

「我只是在這裡工作的人,您假日也沒待在家裡,獨自跑來這裡嗎?」

「我也是休息一天之後沒什麼事做,而且家人也不在身邊。來到這裡很安靜,走走松樹步道,頭腦會變清晰,內心也會舒坦。」

「原來您不是第一次來這裡啊?」

「這次是第三次。我都是獨自靜靜來了又走。我就快要退休了,現在開始苦惱剩下的人生該怎麼度過?」

「人生說短很短,說長也很長,我也是活到現在,真的覺得人生很短暫。我的老師教導說:『如果學習了真理卻不實踐,就會一無所用,把今天當作是給你的最後時間,努力生活吧!』而且他也這樣生活了。」

「說得真好。真理很難學,但實踐更難。只要按照所學的生活,難道會無法達成理想世界嗎?」

「冒昧問一下,您是做什麼的?」

「其實我是聖職者。」

「您好像不是和尚,那麼就是牧師或神父囉?」

「我是牧師。」

「通常牧師來這裡一次,之後就不太來了,您不一樣耶!」

「我沒什麼特別不一樣。每個人價值觀都不同,不是嗎?不能帶著先入為主的想法來看所有一切。在努力瞭解彼此的過程中就能彼此瞭解,不是嗎?」

「牧師您的想法似乎很寬闊。您說來了三次,您喜歡來這裡的原因是什麼呢?」

「我真的很喜歡這裡!這裡的一切都很自然。雖然開發過,但是完全沒有人為的味道,也不會很吵雜,真的很棒。大自然讓人感到舒坦,大自然擁抱所有一切。人類則是只喜歡自己喜歡的人,只想跟那些人聚在一起生活。在大自然中,闊葉樹和針葉樹、荊棘、甚至雜草,全都相處融洽,不會爭吵,和諧生活,不是嗎?人們要是跟自己想法不一樣的話,就只會說自己才是對的、彼此爭吵,這不是神期盼的生活方式。您在這樣的地方工作應該很辛苦,不過這裡空氣很好、對健康也好,多好啊!」

「是的。就算天氣這麼熱,只要躲到樹蔭下就涼快了。流汗之後在樹下喝杯水,就會通體舒暢,那比任何食物都還要美味,也會讓內心愉快。來到這裡盡情享受大自然的美麗就夠了,可是要是看到有些人不用單純的心來看,還往不好的方向思考,心情就會不舒服。」

「請不要在意。世上有多少人就會有多少種想法。就算一樣的現況,也會出現無數種不同的意見。我也是一開始對這地方有不好的偏見,可是來到這裡跟人們對話之後,才知道我到那時為止的想法是錯誤的。這裡的人跟我對話時說:『今天是神讓我們相遇的。』還說:『感謝神、感謝耶穌。』光是跟我對話的時候就講了許多次的感謝。一開始,我還以為他們是受到訓練才那樣講話的。

第二次來的時候我才得出結論,那不是被訓練出來的,而是因為正確學習了關於神的部分,所以才這樣的。因此我體會到:『啊!在這地方也教導、學習神和耶穌啊!』甚至年紀很小的學生也會很自然地說出:『感謝神、感謝耶穌。』雖然我在這裡沒有遇見很多人,可是我想我遇見的每個人都是服事耶穌來生活的。」

「感謝牧師您把我們看得那麼好。我們學到的是,總是要以神和耶穌為中心,要按照耶穌的教導來實踐愛才可以。您應該有看到吧?有顆石頭上刻著『唯有主神』,那是我們信仰的根本觀念。」

「我看到了。第一次只是看了沒想什麼,但在和這裡的人對話之後,才知道為什麼要寫那些字。我想那是這裡的指導者的教育目標。我也牧會超過四十年了,現在就要超過七十歲,快要退休了。其他人說我是成功的牧會者。我看過無數的人,但我總感覺我受到的鍛鍊不夠,所以講話不夠新潮,行動也不怎麼樣,但是我知道真實的內心可以傳達給對方。並不會因為受過訓練,真相就不被人看見,不論是誰到了我這把年紀,應該都有辨別真假的能力。」

「您牧會成功,而且就快退休了,而且還這樣回顧人生,我感覺您這位牧師真棒。」

「哪裡成功了?我思考過,我是否像別人說的那樣真的是個成功的牧會者。教會大、教友多不代表成功。聽了我傳達的話語之後,教友們為了像主那樣生活而努力,唯有這樣我才算是度過正確的生活、有正確地牧會。我認真地想過了,但我對自己的提問沒有自信。在我自己看來都這樣了,在主看來又會如何呢?」

「認真地回顧自己的生活,這麼做本身不就是成功嗎?」

「我不認為。我來到這裡的時候,看到這裡的人們努力禱告。大家都向神獻上感謝,也親切地、真心地對待來訪的人。我以為是第一次才這樣,可是第二次也這樣,今天是第三次,今天也是一樣。我深刻地思考過了。那些聆聽我傳達話語的人們是否像這裡的人那樣努力禱告、相信神、總是以喜悅的心來對待人們呢?我如此認真思考了。有人批評說這裡的人錯誤地相信神,但實際上你們卻是這麼努力地相信神,讓我看到受到衝擊。我牧會很久了,可是當我思考『那些聆聽我傳達話語的人們有這麼感謝神嗎?』我對自己沒有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