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被害者、謾罵加害者前先想想:你那麼在乎別人,你在乎自己了嗎?

檢討被害者、謾罵加害者前先想想:你那麼在乎別人,你在乎自己了嗎?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到現在還是無法擺脫各種跟別人比較、想要跟他人一樣、甚至更強的慾望,而這慾望帶給我非常大的痛苦。直到我的伴侶跟我說了一句她從不知道哪本書和文章看來的一句話:「別人已經有別人當了,你當自己就夠了。」

每次看我文章下面炮聲隆隆的各種謾罵,我會以為自己來到了人間樂土,因為大家都超在乎被害者,尤其是被害者「已經死了」的狀況。大家都振振有詞喊著「誰來給被害者機會」,如果是搞不清楚狀況的外國人來看,搞不好會以為臺灣人超正義,各個都是以犯罪防治和關懷被害者為己任的熱血英雄。

嗯,很多人說得好像自己會給被害者機會似的。事實上呢?在絕大部分「人還沒死」的案件上,我們會發現,臺灣社會最喜歡的就是「檢討被害者」,在性侵案上尤其明顯。「誰叫她自己要……」系列句子,請自動帶入。穿太少?太暴露?晚回家?喝太多酒?沒防備之心?太相信朋友?這些用來「屠殺」被害者的指責話語,還可以一路繼續列下去。

當有人死亡的時候,對於兇嫌,人人皆曰可殺。但這個可殺,並不是加害者罪大惡極所以該殺。而是一種「為什麼他可以殺人,我們不能殺?既然他可以殺人,那我們也要殺」的概念。以性為例子,不管是撿屍、性侵等犯罪,還是根本沒犯罪、完全合法的群交、自拍流出等事件,你會看到下面留言滿滿的「求檔」。這顯現出來的是「啊嘶……幹,林北也好想把這些正妹操翻」的內心渴望。

嗯,我真的可以理解大家空虛寂寞覺得冷。

回到犯罪上,所以,這是一種「有人這麼做了,所以我也要做」的羨慕跟忌妒。只是絕大多數人並沒有膽量真的去做,所以冀望司法代他們去做。至於被害者和加害者,其實沒什麼人真正在關心。就好像你說臺灣人仇富嗎?不,一點也不仇富。那麼,是仇為富不仁嗎?也不是。臺灣人仇的是「為什麼那個人不是我」。這種羨慕跟忌妒瀰漫整個社會,然後在各種大小事件、案件中以各種殘忍嗜殺的言論呈現出來。

人還沒死的,就以「檢討被害者」的方式去殘殺還沒死的被害者。人已經死了的,因為已經死了,所以矛頭才轉向加害者。人們內心渴望著的,無非是自己也能夠「擁有力量」:為所欲為的力量。

至於為什麼?因為我們的社會從小就是用「比較」的方式在教育和責怪學童,從小到大。從成績比到操行,萬事皆可比,萬物皆可評分,然後拿來比較,責罵:「為什麼某某某可以怎樣怎樣,你就辦不到」?還有一種偽裝成相反方式在推波助瀾的,就是各種勵志書籍和言論:「某某某可以辦到怎樣怎樣,所以你也可以辦得到」。不管是減肥還是健身還是治病還是考高分……。

AP_88538773778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但,很多人很努力地去嘗試了,辦不到就是辦不到。因此,羨慕、嫉妒、尤其是「仇恨」就這樣被正反兩種方式給源源不絕地製造出來了。在商業考量下的販賣夢想,最終轉化,以仇恨的樣態被製造出來。人們無法接受自己就是辦不到。

所以,我要跟大家說:「原諒自己吧,接受自己吧。」每一個人都不一樣,每一個人都有各自擅長的事情與不擅長的事情。樣樣專精、從小到大每科都考一百分、永遠穩坐第一名的學霸固然存在,但學霸也有自己永遠辦不到的事情。你可以把學霸代換成型男、正妹、明星、富人……。

大家生而為人,大家都只是人。只要是人,就會有私心;只要是人,就會有人性。我可以深刻體會那種羨慕忌妒仇恨,因為我的成長背景與人生歷程……以輕描淡寫的說法是:說實在並不怎麼開心。

我常常被說:「你那麼在乎別人,你在乎自己了嗎?」或者類似的話。我到現在還是無法擺脫各種跟別人比較、想要跟他人一樣、甚至更強的慾望,而這慾望帶給我非常大的痛苦。我一直在想著:「如果我沒有生病就好了,我就可以辦到比現在更多的事情,成為比現在更好的人……」

我非常恐懼自己「江郎才盡」。

這種念頭陰魂不散,就像被阿飄附身一樣糾纏在我內心中,成長為非常巨大而且恐怖的怪獸,讓我利慾薰心,讓我盲目追求更多的名……還有其它很多很多事物。直到我的伴侶跟我說了一句她從不知道哪本書和文章看來的一句話:「別人已經有別人當了,你當自己就夠了。」

所以,同樣的話,我也在此發自內心跟所有看到這篇文章的讀者們說:「別人已經有別人當了,你當自己就夠了。」

社會是由人們所組成,我也是其中一個人,一個擁有優點和缺點,跟大家一樣的人。寫了那麼多文章,罵了那麼多髒話,是因為我想讓社會改變。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大慈大悲,但實際上其實也不過就是跟大家一樣,追求更多的名利罷了。

「老生常談,毫無新意;屁話一堆,直接Ending」好,我幫大家把批評回覆完了,有沒有夠貼心?呵呵。但道理這種事情,永遠是知易行難,不是嗎?

所以,今年,改變社會的第一步,就是從改變自己開始。

從我自己開始。

這可以算是一篇預告,預告著接下來一整年的文章風格走向。不管是喜歡我的還是討厭我的人們,僅以此文獻給所有讀者,祝各位他媽的新年快樂,願大家一切平安。

以上。平成三十年一月一日,於功德之島:我所深愛的臺灣。

本文經Objection-蕭奕辰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