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創作過程處處是梗:專訪林生祥如何大玩電影配樂

《大佛普拉斯》創作過程處處是梗:專訪林生祥如何大玩電影配樂
Photo Credit: Applause Entertainmen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佛普拉斯》在第19屆台北電影節榮獲最佳美術、最佳剪輯、最佳配樂、劇情長片以及百萬首獎共5個獎項,在金馬獎也成績亮眼。我們特別前往美濃,專訪配樂家林生祥,讓大家看完電影後,再來回顧配樂,了解電影不為人知的故事。

《大佛普拉斯》是由導演黃信堯2014年入圍金馬最佳短片作品《大佛》改編,請到了導演鍾孟宏、葉如芬擔任監製,在第19屆台北電影節榮獲最佳美術、最佳剪輯、最佳配樂、劇情長片以及百萬首獎共5個獎項,在今年的金馬獎也獲得多項入圍,成績亮眼。10月13日上映後,更是獲得廣大迴響,其中配樂的切合與特色,更是讓人津津樂道。本次,我們特別前往美濃,專訪配樂家林生祥,讓大家看完電影後,再來回顧配樂,了解電影不為人知的故事。

第一次創作配樂向林強取經,獲得「看電影」三字箴言

先前,鍾孟宏在自己所導的電影《一路順風》,曾與林生祥合作了三首歌曲,因為有了之前合作的順利,鍾導和黃信堯導演這次在討論後,就決定找林生祥來合作這部片整張配樂,這也是他第一次負責整張電影配樂的創作。

「大約在2016年,鍾導有先跟我這邊提到會有一部電影會在12月完成初剪,先詢問我有沒有空可以接下這部片的配樂。在還沒接之前,其實我有點緊張,對我來說,會緊張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過去鍾導所拍攝的幾部電影都是很有意思的片子,都是我很喜歡的電影。包含《停車》、《第四張畫》、《一路順風》、《失魂》等,這些電影整個故事結構是很嚴謹的。所以當時我在想,即使鍾導擔任監製,以鍾導的工作標準作為電影製作標準來說,這部片絕對不會差到哪去。當時我就知道我會接下這部電影的配樂工作。」林生祥說。

在還沒接下本片配樂前,林生祥就一直很希望有機會接下這部電影的配樂工作。在一次的因緣際會下,和林強一起吃飯,林生祥當時問他︰「林強,我請教你,你做過這麼多的配樂,在你的配樂生涯中,有沒有什麼想法或心得呢?」當時林強聽了他的話後,吃了一口飯,說了一句︰「謀啊!啊丟看電影啊!」

當時抱著嚴肅的心情問下這問題,沒想到答案這麼簡單。但從一位這麼資深的作曲家身上聽到「看電影」這三個字,林生祥當時心想,這一定是做電影配樂最重要的一件事,言簡卻意味深長,從他口中講出來的意義勢必是不一樣的。「看電影」這三個字深深影響了林生祥,在之後確定接下大佛的配樂工作後,他就決定要和電影深度對話。

出道邁入第20年,常常在看電影的時候聽到了厲害配樂,心裡就會有一個聲音跑出來︰「有沒有一個非常厲害的導演喜歡我的音樂,提供足夠的製作成本,找我做一整支的電影配樂呢?」過去曾經有紀錄片、電視劇和電影找過我做配樂,但通常篇幅不大或者是資源不足,以至於我一直覺得還沒有真正經歷過為電影音樂奮力一博的感受。《大佛普拉斯》是第一次讓我感受到我的音樂與電影深刻結合的電影!

e69687e7aba0e794a8e59c96e981b8e9a085-img
Photo Credit: 加點音樂

拆解配樂創作思考脈絡,《大佛普拉斯》創作過程處處是梗

去年12月底看完大佛初剪後,林生祥深深愛上這部電影,他決定無論如何一定要好好做這部配樂。看完初剪後,林生祥和導演討論配樂的創作時程,當時導演決定要帶著《大佛普拉斯》前往坎城參展,所以必須在二月之前將電影完成,包括配樂,這也就是說,林生祥只有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可以創作配樂!

12月底,看完粗剪後,林生祥帶著電影copy檔,回美濃全力創作配樂。一回到家,靈感也跟著到家了,很快的就憑第一次看《大佛普拉斯》的印象,很直覺的就寫了「有困難呢」這支曲子。「接下來我開始猛看粗剪,裡頭有需要配樂處的參考音樂,我沒有照著順序來寫曲子,想寫哪裡就寫哪裡。我先寫了「偷看董仔漂丿」,第一個版本沒有過關。隔天我寫了「肚財的朋友」,監製鍾導非常喜歡,我覺得我已經進入狀況,我告訴鍾導,接下來每一天我希望能夠交一首曲子。」

於是,林生祥回頭重寫之前被退件的「偷看董仔漂丿」,這首曲子是電影的開端,因肚財、菜埔偷看董事長的行車記錄器,才形成這個電影故事。「不知道怎樣,我突然想起了007的電影,感覺好像是辦案,但是他們又偷偷摸摸,所以使用電吉他扮演了肚財、電月琴則扮演了菜埔,偷偷摸摸的旋一前一後進行,有時候看到忘我的時候破音就出現了。」這幾首曲子寫出來後,共四首曲子,確定了《大佛普拉斯》的配樂風格。

e69687e7aba0e794a8e59c96e981b8e9a085-img
Photo Credit: 加點音樂

電影角色風格鮮明,林生祥決定幫他們做主題曲

《大佛普拉斯》的角色不多,但各個個性鮮明,雖然是活在文本內的角色,但卻也影射了許多社會底層生存的小人物,林生祥認為這些角色也值得擁有自己的主題曲。

  • 角色︰菜埔(莊益增飾)

主題曲︰菜埔的苦衷

菜埔是一位中年單身漢,白天打零工,正職是佛像工廠的夜間警衛,最大的牽掛是家中的老母親,晚上工作唯一的樂趣就是和朋友肚財閒聊,消磨時光。該首歌以口琴作為主要樂器,聽起來淡淡的悲傷,傳達蔡埔對生活的無奈。

s_6406b2ff06cf805d017f57748981e94d81ac50
《大佛普拉斯》甲上娛樂發行
  • 角色︰肚財(陳竹昇飾)

主題曲︰肚財的朋友、面會菜

肚財以做資源回收為生,對他來說,下一餐在哪裡是他每天最關心的事,只有晚上去佛像工廠找菜埔聊天的時刻,才能感受到自己身為一個人的尊嚴,因此「肚財的朋友」就這麼成形了。

而「會面菜」一詞指的是親友無法到探監時,請人代送到監獄的食物。這一段情節是關於死亡,電影的開頭是送葬隊伍吹奏「驪歌」,於是林生祥使用驪歌的元素寫下了這首「面會菜」,成為肚財最代表的一首歌曲。

s_6406b2ff06cf805d017f57748981e94d81ac50
《大佛普拉斯》甲上娛樂發行
  • 角色︰釋迦(張少懷飾)

主題曲︰釋迦的預感

流浪漢,一個人住在海邊的廢棄屋,沒有海浪聲就睡不著。他唯一的朋友是肚財,白天會跟著肚財做資源回收,在片中,他是個謎一般的人物,沒人知道他來自哪裡,全片以站在旁觀者的視角,看著悲劇發生在朋友身上,全片只有一句台詞。

「釋迦的預感」和「肚財的朋友」是同一系列的,「肚財的朋友」是用六弦月琴當主奏,而「釋迦的預感」是用口風琴,仔細聽,旋律是一樣的。

s_6406b2ff06cf805d017f57748981e94d81ac50
《大佛普拉斯》甲上娛樂發行
  • 角色︰黃啟文(戴立忍飾)

主題曲︰跟著董事長去衝浪

佛像工廠老闆,做的是宗教藝術生意,工作之餘卻是個沈迷女色、夜夜笙歌、「明天的氣力,今天就先花完」的男人,同時也是本片行車記錄器內的男主角。

s_6406b2ff06cf805d017f57748981e94d81ac50
《大佛普拉斯》甲上娛樂發行

因為台灣早期像豬哥亮歌廳秀等綜藝節目裡,有許多「情色」和「大尺度」的玩笑橋段,甚至會將台語歌改編成較為十八禁的內容。為結合電影裡黃啟文重粉味的設定,林生祥想到電影《荒野大鏢客》曾在台灣民間被挪用成荒野大嫖客,所以決定引用這個諧音梗,將《荒野大鏢客》配樂中的口哨元素結合「台東人」這首歌,以及布袋戲的敲鑼開場元素,結合電月琴、Bass、電吉他和鼓,寫成「跟著董事長去衝浪」這首歌。多種元素結合,徹底表現了老闆荒唐的私生活。

「我想到了The Ventures的衝浪音樂,電影裡頭的董事長帶著拉丁混血女孩在隧道的聯通道衝浪,燈光一閃一閃,融合成衝浪音樂風格的曲子。」歌名的部分,因為這首是為了「老闆/董事長」做的主題曲,所以用了「跟著董事長遊台灣」一樣格式的名稱,改編成「跟著董事長去衝浪」,只是這裡的董事長衝的不是浪,是女人。電影裡有一段老闆和性感女子在隧道通道做愛的片段就很能體現這種衝浪感。

片尾曲引經據典,以「佛」貫串劇中人生

片尾曲的曲子是「有困難呢」,歌詞的部分,林生祥找了中文系畢業、也有深厚台語文底蘊的大學學姐王昭華幫片尾曲填詞。在《大佛普拉斯》裡,「大佛」作為全片最指標的視覺意象,所以歌詞就引用佛經來敘述劇中人生。

為片尾曲填詞的王昭華,本身也有涉獵佛經,像歌詞裡面「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 」那段就有引用到佛經的典故。而歌詞也和劇情息息相關,像「無代誌」這句也是從大師談話裡出來的,王昭華在看完電影兩天後就寫完歌詞了,內容幾乎沒有改,功力相當深厚。談到唱這首歌的過程,林生祥表示,因為自己是客家人,所以「在唱的過程中,現場由黃信堯導演和錄音師徐玉光幫我矯正發音,錄音才得順利完成。」但最後呈現的客家腔的台語演唱,也讓這首歌多了與眾不同的味道,這也是看完電影後,觀眾最深刻的印象之一。

體驗到錄音生涯新高點,林生祥︰「這是我二十年來做過最好的錄音!」

「到了這裡,配樂的整體面貌大致上已經成型,看了看曲子的數量,我忽然想到發行配樂專輯的可能,在我的音樂生涯裡還沒有發行過配樂,我對這件事有所期待。」於是林生祥將所有寫好的曲子,同步傳給「生祥樂隊」的樂手們,貝斯手早川徹、吉他手大竹研,而平日合作的鼓手福島紀明由於檔期的關係,未能參與本次的配樂演奏,所以找了樹葉來擔任這張專輯的鼓手。「這張專輯的樂手必須要擁有強大的即興能力」林生祥說,而曾到比利時學習爵士樂的資深樂手樹葉正符合這樣的條件。

在彩排之前,為了讓日本樂手早川徹、大竹研能夠了解這部片的劇情,在英文字幕出來前,由拍攝團隊在電影播放時,一邊翻譯對白給他們聽。「了解劇情是樂手的基本功,唯有這樣才能清楚在演奏時的情緒要怎麼走。」接連三天,林生祥與樂手們對著電腦螢幕開始一首一首編曲,在結束彩排後進了麗風錄音室開始為期三天的錄音。

在開始錄音之前,生祥跟鍾孟宏談好決定要發行這張電影配樂,所以在錄音的時候共錄了兩種版本,一個是配合影像的電影版本,另一個則是原聲帶專輯版本,兩者只有結構上的差異,但精神架構是相同的。

在麗風錄音室裡面,有一台英國的經典器材console Neve VR48,48軌,那台機器非常昂貴,在90年代就要60萬英鎊(約3000萬台幣)。由於這台機器太過昂貴,台灣只有2台,一台在麗風,另一台是史擷詠老師所擁有,在史老師過世後,這台機器就變成麗風那台的零件,所以嚴格來說,台灣只剩1台了。

由於都更,錄音室即將搬家,這台機器也即將走入歷史,除了Neve,其他錄音室也有SSL 48軌的機器「但其實一般錄音用不到這麼多軌,像這樣一台機器等同於買房子的錢,成本還是很高的。」生祥說。

「在錄《大佛普拉斯》原聲帶時,由於使用的是一般的監聽喇叭,所以當時沒聽出錄音和過往錄音有什麼差別,直到錄完寄給長期合作的德國錄音師Wolfgang後,他聽了馬上打電話來,還驚訝地問『生祥你是在哪裡錄的?』他說之後也要去錄音室參觀一下。」當錄音成品從好一點的音響播放後,那種高品質錄音的細緻感,聆聽起來是很享受的,「這張原聲帶因為錄音品質太好,所以後期幾乎沒有什麼修正。我得說,器材還是很重要的,這些器材絕非浪得虛名」在和生祥的訪談中,強烈感受到這次錄音帶給他的驚艷與衝擊,也讓人更加期待原聲帶的發行。

做配樂是很開心的一件事,即使過程艱辛

林生祥說,這次是第一次和電影有這麼深的結合、對話與交戰,「導演沒給我很多限制,有很大的發揮空間,這部配樂我做得很開心」。當時配樂寫到快結束時,由於曲子數量超出製作團隊預期,製片阿忠說︰「生祥,這不是商業片,曲子量不用這麼大啊!」「我很喜歡教父的配樂,教父的音樂一出來,會馬上讓人想到電影和黑幫,連結性很高。」對林生祥來說,他在做這張電影配樂時,也是抱持相同的想法,他希望大家聽到旋律就能想到這部電影,這企圖心是有的。

「這張配樂豐富了我的創作生涯」,從生祥的眼中,感受到身為一個音樂創作者最原始的初衷,做音樂,果然是很開心的一件事啊!

原聲帶已於5月20日正式發行,可至下面平台購買

《大佛普拉斯》原聲帶封面如同片名,以一尊手繪大佛為主視覺,沒想到原聲帶上架時,就被擺在宗教音樂區了,各位樂迷想找該張原聲帶別走錯區了喔(誤)。

s_6406b2ff06cf805d017f57748981e94d81ac50
Photo Credit: 林生祥Facebook

本文由加點音樂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