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萬靈丹還是毒藥?特朗普稅改騙局

是萬靈丹還是毒藥?特朗普稅改騙局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偽裝成稅改的減稅法案,是描述美國華府最新政策計謀的最好說法。當局的動機主要是政治性的:共和黨控制的國會迫切希望為特朗普創造一次立法勝利。但是,後果最終將是經濟性的,而且毫不意外,很可能會比政界願意承認的嚴重得多。

文:史蒂芬.羅奇|財訊雙週刊 第544期

偽裝成稅改的減稅法案,是描述美國華府最新政策計謀的最好說法。當局的動機主要是政治性的:共和黨控制的國會迫切希望為特朗普創造一次立法勝利。但是,後果最終將是經濟性的,而且毫不意外,很可能會比政界願意承認的嚴重得多。

減稅是萬靈丹還是毒藥?

在特朗普總統領導下,當局的減稅理由是:這是「令美國重新強大起來」的必要措施。根據這種說法,美國稅負過重,在不良的貿易協定下吃了大虧,需要減稅來重振競爭力。

當局在政治上極力討好窘迫的中產家庭,但美國企業才是減稅方案的重點服務對象:減稅法案希望將企業稅率從35%降至20%,儘管美國企業目前承受的有效公司稅率僅為22%,以二戰之後的情況衡量,低得出人意表。

當局顯然也漠視世界經濟論壇最新的國際競爭力排名:美國在137個國家中高居第2。當然,美國公司的股票市值普遍非常高,當局也不會因此感到安慰。共和黨人堅稱,這些都不重要,關鍵是減稅,因為減稅是美國的萬靈丹。

經濟論證政治化有時相當危險,目前正是這樣,美國根本承受不起國會通過當前的減稅方案。無黨派的國會預算辦公室(CBO)指出,該減稅方案將導致美國未來10年出現約1.4兆美元的累計財政赤字。問題在於美國儲蓄長期不足的情況已達到危險的程度,相對於以前的減稅政策,如今要替多年的赤字融資都比過往困難得多。

1964年甘迺迪和1981年的列根減稅政策是重要的例子。那2年美國全國淨儲蓄率平均為10.1%。換句話說,當年美國有能力大幅減稅。

現在的情況大不相同:美國全國淨儲蓄率僅為1.8%。即使在八六年列根的第2波減稅和2001年小布希的減稅政策中,全國淨儲蓄率平均仍有4.2%,為當前水準的2倍以上。

經驗和總體經濟理論均告訴我們該有何預期。儲蓄不足的經濟體若不借入國外的過剩儲蓄,根本承擔不起大量的赤字支出。也就是因為這一點,有關財政政策的辯論,直接涉及國際收支和貿易赤字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1964和1981年大幅減稅時,美國經常帳略有盈餘,與現在經常帳赤字達GDP(國內生產毛額)的2.6%截然不同。因為財政赤字很可能讓原本就相當低的國內儲蓄率進一步下跌(大有可能跌至負數水準,一如2008至2011年的情況),美國經常帳赤字大幅擴大的風險相當高,意味著本已相當大的貿易赤字也將進一步增加,這違背特朗普經濟學的一個主要原則:要令美國重新強大,必須先消滅貿易赤字。

事實與供給面論者想的不同

事情正是從這裡開始荒腔走板。特朗普和國會中佔多數的共和黨人堅稱,他們的減稅方案可以自我融資(self-financing),因為減稅措施可以刺激經濟成長,進而增加稅收。這就是所謂的供給面理論,最初提出來是用來支持列根年代的減稅,此後在美國財政政策辯論中一直是眾矢之的。

事實與供給面論者設想的相當不同。沒錯,美國經濟在經歷了1981至1982年的嚴重衰退後強勁復甦。那是因為聯準會在馴服高達雙位數的美國通膨之後,非常積極地寬鬆貨幣政策。

供給面論者承諾的財政天堂卻從未實現。美國聯邦財政赤字不但沒有消失,在80年代還膨脹至3.8%,使公共債務對GDP的比率從1980年的二五%勁升至1990年的四一%。

美國也是從那時起開始告別國際收支平衡的狀態。1960至1982年間,美國經常帳大致平衡,盈餘平均為GDP的0.2%。列根經濟學導致的財政赤字和與此相關的全國儲蓄大跌,使經常帳轉為顯著的赤字,1983至1989年間赤字平均為GDP的2.4%。經常帳此後一直維持赤字狀態(1991年頭兩季因為外國贊助波斯灣戰爭,曾短暫出現盈餘)。

特朗普的財政計謀不但無法使美國強大,還將造成嚴重麻煩。因為儲蓄不足,美國巨大的財政赤字將導致國際收支和貿易狀況大幅惡化;富創意的供給面會計也改變不了這種結果。無黨派稅賦政策中心的「動態計分」顯示,經濟成長驚喜可能使未來十年的累計赤字從1.4兆美元降至1.3兆美元,這根本不足以減輕美國棘手的赤字融資問題。

1980年4月,老布殊競逐共和黨總統提名時說得非常好。他正確地批評了對手列根的「巫毒經濟政策」。如今儲蓄不足的美國經濟正面臨更嚴重的問題,歷史重演遠不足以形容未來可能出現的麻煩。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