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廣告界高層洗心革面:食品廣告的洗腦毒害

前廣告界高層洗心革面:食品廣告的洗腦毒害
photo credit: AP Photo/Matt Dunha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廣告界前高層在確診患二型糖尿病後,決定不再從事推廣高糖及垃圾食物的工作,他在接受《衛報》訪問時,大談廣告商的「洗腦」招數。

丹·帕克(Dan Parker)是廣告公司前高層,20多年來,費盡心思為多家食品製造商和快餐連鎖店搞宣傳推廣,當中包括可口可樂公司和麥當勞。4年前他確診患上第二型糖尿病,他的父親就是死於這個病,冷酷的打擊令帕克決定扭轉人生方向,由推廣高糖和垃圾食物,變成健康飲食運動推手。他在接受英國《衛報》訪問時說,現在的食品工業一如多年前的煙草公司,它們財雄勢大,有錢有力去推廣高糖垃圾食物,如果他們繼續這條路,其下場就會跟煙草公司一樣。

還記得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的巧克力廣告嗎?以電腦合成技術讓柯德莉夏萍「復活」了,優雅美麗如昔的她在意大利南部阿馬爾菲海岸,坐在巴士上看到手袋中一整排朱古力有點躊躇。巴士旁邊的開蓬車車主一下子就成了她的愛慕者,並邀請她上車。高貴的柯德莉夏萍選擇坐在後坐,讓開蓬車的車主彷彿當了她的司機。車子開走,柯德莉夏萍再拿出她的整排朱古力,送了一塊入口。

「廣告是在推廣一個概念,100克裝的朱古力條是一個人的份量。雖然包裝紙上有很細小的一行字,寫著:不應吃超過30克,但那廣告明明是告訴大家,柯德莉夏萍能吃下整排朱古力。」帕克說。

情況一如英格蘭傳奇球星連尼加(Gary Lineker)的薯片廣告。他在醫院中,前面有一堆大包裝的薯片,但他還是不肯跟小朋友分享。帕克說,兩個廣告都是推廣大包裝,讓觀眾覺得這是很正常的、沒問題的。

RTR2IPQO
photo credit: REUTERS/Valentin Flauraud/達志影像

帕克表示,以市場力量或食品製造商自行「醒覺」、自我管束,是行不通的。最佳例子是他們推出小包裝,客戶很快就發現朱古力條變小了,但賣同樣價錢。「大家都覺得不可接受,為什麼小包跟以前是同價呢?然後大家的反應是:買那些看來更划算的大包裝。於是製造商就來推廣家庭裝,賣的廣告卻是一個人都吃得下家庭裝。」帕克認為,政府必須加強規管。

「要解決肥胖問題,頭號最重要的是管束一下自己放進口的東西,說到這點,沒有人比可口可樂、麥當勞、Asda(英國大型連鎖超市)等大公司更清楚。我曾經也有份跟他們開會,報酬還相當不俗,但我決定要做點改變。」

他認為食品工業至今仍然不願意面對現實,投入大量金錢去做研究,希望得出的結論是肥胖皆因缺乏運動或其他原因,總之就不要同吃什麼扯上關係。

「沒有人想提起的是,要解決肥胖危機,我們必須少吃一點,尤其是少吃那些不健康的東西,大家都知,那大多是一包包印有品牌,由跨國企業造出來的東西。」「如果食品製造商繼續如此,終有一日公眾會醒覺,然後會出台嚴格的規管。」

帕克認為,單就英國來說,整個國家的人,平均要吃少10-20%食物,同時要減少進食20-30%不健康食品。

帕克在結束廣告生涯後,創辦了慈善機構Living Loud,推動和教育健康飲食的重要。他表示,一方面學者、科研人員在營養、技術層面不斷爭拗,另一方面是一大群被醫療機構告知健康情況大為不妙的苦惱人。他相信,Living Loud可以收窄知識與恐懼之間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