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塔下的星空:伊斯蘭的天文學家群像

尖塔下的星空:伊斯蘭的天文學家群像
Photo from pixabay.com,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在過去的一千四百年中大部分的時間裏,伊斯蘭文明都是地球上最進步也是最強勢的文明,只有東亞的文明差可比擬。相形之下,西歐文明只有在最近這兩、三百年才一躍成為世界霸主,算是後起之秀。

文:高崇文教授(中原大學物理系)

在臺灣提起伊斯蘭,一般人第一個浮上腦海的,不是包著頭巾的恐怖分子,就是圍著面紗的女人,再不然就是天方夜譚裡的小胖、阿里巴巴、阿金老伯跟那隻吵死人的九官鳥。(看官,如果你知道我在講什麼,那麼你也有點年紀囉~)其實在過去的一千四百年中大部分的時間裏,伊斯蘭文明都是地球上最進步也是最強勢的文明,只有東亞的文明差可比擬。相形之下,西歐文明只有在最近這兩、三百年才一躍成為世界霸主,算是後起之秀呢。然而與東亞諸國一樣,在十九世紀時,伊斯蘭文明在強勢的西歐勢力咄咄逼人的連環攻勢下,窘態百出,連帶地連對自己的文明的信心都喪失了。所謂恐怖主義不過就是劣勢文明企圖對抗優勢文明的飛蛾撲火之舉罷了。當年的所謂的Crusades不也是如出一轍?

1
圖片來源:《天方夜譚》卡通

不過與東亞諸國不同的是,伊斯蘭文明與西歐文明其實算是血脈相連的兩個文明。雖然在過去,穆斯林與西歐基督徒因為領土相鄰,一直打打殺殺個沒完沒了,但是近代西歐文明其中一個源頭是基督宗教,與穆罕默德在七世紀建立的新宗教都是源自亞伯拉罕的一神教傳統,其實兩者有許多氣息相通之處。

而近代西歐文明另一個源頭希臘古典文明,不誇張地說,西歐人是從穆斯林身上學來的。原本在五世紀後逐漸在西歐絕跡的亞里斯多德思想系統,是在十一、十二世紀從阿拉伯文譯本翻成拉丁文,再一次出現在西歐,提供當時新興的大學源源不絕的知識柴火,造就了輝煌的經院哲學,更要緊的是,沒有亞斯多德思想的復興,就不可能有後來的科學革命,因為科學革命要打倒的對象,正是亞斯多德思想的世界系統。伊斯蘭文明在科學發展的過程中,不意外地曾經扮演過相當吃重的角色。只是臺灣的歷史教育中,這些精彩的故事都不見蹤影,阿文野人獻曝,想在這裏跟大家分享一下伊斯蘭天文學家的事蹟,還望各位看官賞臉。

各位看官可能納悶,伊斯蘭起源於阿拉伯半島的貝都因部族,怎麼會保存希臘古典文明呢?其實伊斯蘭之所以能在短短數十年間席捲整個從尼羅河到阿姆河的區域,正是因為當時拜占庭帝國與薩珊帝國Sassanid Empire(第二波斯帝國,第一個波斯帝國是被亞歷山大大帝消滅的亞凱曼尼帝國Achaemenid empire)打得如火如荼,落得兩敗俱傷,所以穆斯林在前幾位哈里發的領導下,有如摧枯拉朽,很快就征服了廣大的領土,這些領土包含了拜占庭在亞洲大部分以及整個薩珊帝國,這些地區原本就是古老文明的沃壤,特別是六世紀薩珊帝國的霍斯勞一世(Chosroes I)在Gondishapur建立的學院,吸引世界各地的教師和學生前來。

2
照片來自於Sodabottle
坐在王位上的霍斯勞一世(此圖在Diaspora Museum展出,照片來自於Sodabottle)

遭到拜占庭迫害的聶斯托留教派的基督教將關於醫學和哲學的古希臘著作的敘利亞語譯本帶到這裡,印度、波斯、敘利亞及希臘的知識在這裡交融,霍斯勞一世還下令將許多希臘文與敘利亞文的書籍翻譯成波斯語(Pahlavi)。當憎恨希臘文學和哲學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關閉了雅典的學院之後,一些教授逃到波斯向霍斯勞一世尋求庇護。他們在波斯日漸思鄉,所以霍斯勞一世在533年與查士丁尼一世簽訂和約,明訂拜占庭方面須允許這些希臘學者回國,並使他們免受迫害呢。

隨著阿拉伯部落勢如破竹的擴張,許多古老文明的中心如敘利亞,埃及都相繼落入伊斯蘭教徒的手中。但是身為征服者的穆斯林並沒有摧毀這些文明遺產,甚至沒有企圖強迫被征服的馬茲達教徒與基督徒改宗,只是課以人頭稅。所謂「一手圓月彎刀,一手古蘭經」完全是子虛烏有呀。甚至在埃及,信奉與君士坦丁堡教會有教義爭論的一性論基督徒還把穆斯林視為解放者而歡迎呢。薩珊帝國豐富的文化遺產並沒有遭到新興的伊斯蘭征服者的破壞,這是人類文明史的一大幸事。

當第四任哈里發,穆罕默德的堂弟兼女婿阿里在位時,伊斯蘭世界爆發第一次內戰,造成了遜尼與什葉兩派的對立,最後由遜尼派,來自麥加的伍麥亞家族(Umayyads)取得政權。他們把首都設在大馬士革,而哈里發一職也不再由眾人推舉,而是由伍麥亞家族世襲。伍麥亞王朝一方面繼續開疆擴土,另一方面也逐漸發展出穩定的政府組織來管理廣大的領土與眾多不同的宗教社團與民族。而阿拉伯語成為政府使用的官方語言,取代之前的波斯語,希臘語與敘利亞語的地位。

8世紀中葉的伍麥葉王朝後期,帝國的版圖西臨大西洋,東至印度河,成為地跨亞、非、歐三大洲的龐大帝國,面積達到約1,340萬平方公里,統治的人口達到約3,400萬。伍麥亞王朝由於無法妥善處理敘利亞的阿拉伯貴族與其他省分的人民的關係,也無法擺平自內戰以來遜尼與什葉兩派的宗教糾紛,最後被阿巴斯家族取而代之。公元747年,阿巴斯家族的阿布.阿巴斯利用波斯籍將領阿布.穆斯林在呼羅珊的力量,聯合什葉派穆斯林,於公元750年推翻了伍麥亞王朝,建立了阿巴斯王朝。

阿巴斯家族的人高舉象徵哀悼的黑旗而將伍麥亞的落難王孫屠殺殆盡,只有一名倖存者阿卜杜勒.拉赫曼(即日後的阿卜杜勒.拉赫曼一世)逃至西班牙,並在那裡建立了自己的政權。該政權長期以哥多華為中心統治伊比利亞半島廣大地區。(古代中國將阿巴斯王朝稱之為「黑衣大食」,而把拉赫曼建立的政權稱為「白衣大食」,大食是波斯語Tazi或Taziks的譯音)。阿巴斯王朝一改前朝獨重敘利亞阿拉伯人的做法,重用波斯人,並讓改信者與原先的阿拉伯征服者享受相同的待遇,使得大量人口改信伊斯蘭。所以疆域橫跨尼羅河到阿姆河的新興伊斯蘭文明成了一個獨特的大熔爐,不僅從薩珊帝國承接了傳統波斯的文明以及古希臘的古典文化,連東方的印度文明與貝都因部族自身的文化傳統,也都成了伊斯蘭文明的養分。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