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之間的友誼——達利和杜象

天才之間的友誼——達利和杜象
Photo by Robert Descharnes and Paul Averty. ©Descharnes & Descharnes sarl 2016. Duchamp and Dali playing chess during filming for A Soft Self-Portrait, 1966 (photograph, 21×31 cm). Archivo Fotografico Pere Vehi, Cadaqu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Dalí / Duchamp》展出二人約80件不同媒介的作品。

1959年,達利(Salvador Dalí)在雜誌《ArtNews》撰文,高度讚揚好友杜象(Marcel Duchamp),認為單單是杜象作品的一個標題,已經值過「偽裝飾現代繪畫」好幾倍。("a single title by Duchamp is worth miles of pseudo-decorative modern painting" )達利列出多個理由,說明自己的觀點。當然,這位大膽敢言、名氣譽人的藝術家無忘繞個圈去讚自己,暗示自己的作品在骨子內,更貼近杜象的藝術。

無論在性格又或政治取態,達利和杜象可謂各據一方。30年代初期,他們經過朋友介紹之下認識,但真正的熟絡是1933年。那年,杜象造訪達利的故鄉——西班牙Cadaqués漁村。往後的每個夏天,杜象都會在那兒租屋。達利和杜象的藝術表現形式看似大相逕庭,實質卻有不少相似點。兩位分別是達達主義和超現實主義的重要藝術家,同樣被當時主流藝術家排斥,因而開闢影響世人的創作路向。《Dalí / Duchamp》展出二人約80件不同媒介的作品。

杜象是個「標題黨」,他將一個工業製作的小便斗擺放在當代藝術展場,將之名為「噴泉」(Fountain),而非直截了當叫尿斗。編註 杜象為現成品(Ready-made)重新命名,運用雙關語,大量拼湊「現成品」的手法。從此顛倒大眾對當代藝術的想法及影響往後當代藝術的發展,像機械裝置《Bicycle Wheel》便是動力藝術(Kinetic Art)的先河。

key_248
Photography: © Schiavinotto Giuseppe / © Succession Marcel Duchamp/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7
Marcel Duchamp, Fountain, 1917 (replica 1964)
Porcelain, 36 x 48 x 61 cm
Rome,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而比他小17年的達利,儘使作品多以油畫示人,重視透視感的繪畫方式為畫作增加維度,模糊二維與三維的界限,尤其達利的作品時常以扭轉時間、空間見稱,脫離現實世界限制。畫作《The First Days of Spring》在一個疑似階級的廣場上,明確運用透視法,廣場似是無限延伸,沒有關連的人物和物品,譬如背向觀者的男士、死魚、不完整的男士輪廓等等,非人非物的東西一組組並列在龐大的廣場,那些各不相干的組合與現代品的拼湊同樣達致蒙太奇,引發聯想的效果。

key_8_
Photo Credit: © Salvador Dalí­, Fundació Gala-Salvador Dalí, DACS 2017
Salvador Dalí­, The First Days of Spring, 1929
Oil and collage (paper, photograph, postcard, linoleum, transfer decal) on
wood panel, 50.2 x 65.1 cm
Collection of the Dali Museum, St. Petersburg, Florida

杜象在標題上多用雙關語,達利選擇在畫面表達雙關性。後者的畫作經常出現視錯覺和雙重意象(Double Image),只需稍稍改變觀看的角度和偏重重點,便會看到截然不同的景像。《Exploding Raphaelesque Head》既是一名女子溫柔地垂下眼簾,也是神殿大樓的建築內部。1945年, 美國向廣島和長崎市投下原子彈,深深影響當時暫住美國的達利。那一段時間,達利經常畫下爆炸和物件扭曲的意像。《Exploding Raphaelesque Head》描畫的「女子」頭部開了洞,既能看成天使光環,同時也有開腦的意味,頭頂旁邊如同絲帶似的條狀物飄啊飄,既是雲彩,也能是爆炸遺留下來的煙塵,「女子」的輪廓恰似蘑菇雲。

展覽展出杜象的小字條,解釋自己為何叫「Rrose Sélavy 」(杜象的女性形象),因為讀音像「Eros, c’est la vie」(情慾,人生就是如此)。此句話十分適合借來形容達利,題材取自神話、傳奇的《William Tell and Gradiva》的畫面便十分露骨。達利從不諱忌對情慾的狂熱,情慾也許是兩人的共同創作題材。

杜象與Georges Cabanne的對談中表達對情慾的看法,他認為情色是全球普遍,每個人也會理解的東西。(”I believe in eroticism a lot because it’s truly a rather widespread thing throughout the world, a thing that everyone understands.”)。假如《Fountain》是令杜象名留青史的作品,《The Bride Stripped Bare by her Bachelors, Even (The Large Glass)》(下稱:The Large Glass)才真正明確演釋表達他的創作觀和才智。

key_93
Photo: © Tate, London, 2017 / © Succession Marcel Duchamp/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7
Marcel Duchamp (reconstruction By Richard Hamilton), The Bride Stripped Bare by Her Bachelors, Even (The Large Glass), 1915 (1965-6 and 1985)
Oil, lead, dust and varnish on glass in metal frame, 277.5 x 175.9 cm
Tate: Presented by William N. Copley through the American Federation of Arts 1975

學者Arturo Schwarz以鍊金術的角度了解杜象的創作。這種自中世紀便流傳的化學方法,簡單來說,就是將一些基本金屬變為黃金,抽取黃金的形式(靈氣),將之轉入常見金屬。當然,現今科技已證實煉金術是不可能。Schwarz是以寓意的方法解讀鍊金術。鍊金術的其中一個重點是抽取物質的精髓、純化,撇去外在形象。《The Large Glass》中,「新娘」和「新郎」只餘下動作,甚至是原始的慾望(Eros),不具任何人的特徵。他們均以機器的面目出現。左上方的「新娘」通過三個氣流活塞將慾望傳給大玻璃下方的男人。男人脹脹的「身體」象徵著氣器交流。沒有題目名字提示的話,我們大概以為,杜象畫的是機器。

玻璃既能呈現顏料的雙面效果,其物料本身的正反兩者也有細微的不同,造成瞬間幻覺,令觀者摸不著頭腦。《The Large Glass》不像抽象藝術,杜象並沒有保留藝術的基本要素,譬如形狀和顏色創造出抽象形式,當中還是有現實世界的形狀對照,而且未見得簡約。《The Large Glass》是意念上的抽象。再者,它是反藝術的,當中用上清漆,鉛箔,鉛絲等,塵等物料繪製。

《The Large Glass》充滿弦外之音,即使圖像有其象徵性,卻從未有一個切實的對照。心理學者榮格提出,通往內在、個體化的過程中,會有阿尼瑪(Anima)和阿尼瑪斯(animus)的意象,粗略去說即是陰性氣質和陽性氣質。借用榮格心理分析,《The Large Glass》呈現的新娘和新郎對結合的慾望,也能看作完成個體化的渴求。

展覽的最後的房間,展現杜象對西洋棋的喜愛(他亦曾以西洋棋為創作題材,名為《Portrait of Chess Players》)。這種二人對奕的戰略遊戲每一步也在棋盤之內,棋子的每一步也是「組合」。換句話,要在棋局勝出,必需靠著每一個棋子的「合作」,杜象在創作中,大都講求異質物件的「拼湊」組合的效果。達利的作品,往往在第一眼便吸引人目光,而杜象的作品,在隨機、平凡背後,引發多重思考,寫下藝術歷史多項「第一次」。《Dalí / Duchamp》呈現了兩位天才的作品,才華洋溢的達利吸引眾人的目光,但「遊戲」制定者的杜象在這盤名為「藝術史」的棋局中,早已運籌帷幄。

Duchamp_Dali_Chess_v
Photo by Robert Descharnes and Paul Averty. ©Descharnes & Descharnes sarl 2016.
Duchamp and Dali playing chess during filming for A Soft Self-Portrait, 1966 (photograph, 21×31 cm). Archivo Fotografico Pere Vehi, Cadaques

編註︰近年《噴泉》是否杜象所作有爭議,可參考《蘇格蘭書評》〈How Duchamp stole the Urinal〉一文。

展覽資料︰

Dalí / Duchamp, 7 October 2017 – 3 January 2018
Royal Academy of Arts, London

參考資料︰

  • Arturo Schwarz, "The Alchemist Stripped Bare in the Bachelor, Even," in Anne d'Harnoncourt and Kynaston McShine (eds.), Marcel Duchamp, MoMA, New York, 1973, pp. 81-89.
  • Georges Cabanne, Dialogues with Marcel Duchamp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周雪君


猜你喜歡


零售業瘋跨域,深耕各式消費者的全零售時代到來!

零售業瘋跨域,深耕各式消費者的全零售時代到來!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Chome 24h購物的Z世代及壯世代的用戶不斷增長,足見PChome 24h購物運用過去幾十年來的網路零售經驗穩紮穩打,以綜合型電商角色分眾溝通不同的消費者,豐富品牌風格調性,也把握客群黏著度。

根據資策會《2021-2022民生消費數據力大調查》報告,2022年零售業在相關服務或產品的投資成長最大,從各個品牌的布局來看,這兩年零售業不斷推出新店型或是跨域結合,不管是原先產業別、市場、線上線下的界線都不斷被消弭,往全通路邁進。

跨產業-從女性搶攻家庭客 寶雅也賣五金、3C!

原先以美妝生活用品在女性市場打出一片天的寶雅,在去年也開始拓展旗下商品及服務,推出主打複合式居家用品的電商平台,更橫跨3C家電,此外更成立Youtube頻道《寶家POYA HOME》教導民眾如何運用商品自行解決居家修繕。

image1
photo credit:Poyahome YouTube頻道
寶雅拓展觸角,從女性生活用品搶攻複合式居家用品市場,更開設Youtube頻道居家修繕教學。

跨市場-個人化需求激增 超商跨足生鮮快商務

看好個人化及小家庭需求,統一超商也開設open now便利快超市,以生鮮為主要販賣品項,擴大肉品、海鮮等生鮮商品,也與旗下foodomo串接外送服務,搶攻市區的生鮮需求,未來更可能複製類似店型更多進入社區。全家便利商店也跟進711開設社區生鮮便利新店型「Famisuper」,選址在台北市大安區及新竹竹北的住商混合都會區。新店型專攻小份量、易保存的生鮮商品,也配合都市生活習慣,包括冷凍法式料理及常溫酒櫃(紅酒、白酒、燒酒……)。另外近期也在板橋開設新店,更針對「快行動」、「懶商機」和「綠生活」等目標開發許多新服務,如首創APP訂便當功能,與在地商圈便當品牌合作,可以到全家取貨現做便當,除此之外也導入保溫餐食智能取貨櫃,讓保溫延長,不用擔心錯過用餐時段。此外也因疫情網購興盛,並開發了EC自助寄取功能,還有雙溫功能,讓民眾可以自助拿取包裹,減少等待時間。生鮮快商務市場越來越熱,零售商們也前仆後繼投入,紛紛針對都市型態消費推出新模式。

image3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為搶攻個人化及小家庭市場,統一超商與全家便利商店不斷開設新店型,也投入生鮮快商務市場。

跨線上線下-疫情渴望接觸 電商開店平台協助開拓全通路布局

電商開店平台shopline近期在台北誠品生活南西店開設實體概念店,集結30間人氣電商品牌,推出三個月快閃實體店,並根據不同波段推出不同主題,如第一波毛孩超市以寵物用品及品牌為主、第二波潮時尚伸展台以穿搭潮流品牌為主,第三波則以城市野餐為主題,販賣戶外露營野餐用品。此外各檔期也與公益團體合作,並搭配社群活動獲得IP贈品,企圖吸引更多消費者上門。一般消費者對於電商購買的疑慮就是沒有辦法接觸到實品,Shopline的做法幫助電商品牌有實際接觸到消費者的機會,開發更多的消費者,對於品牌和電商平台而言是雙贏。

大型電商平台穩紮零售經驗 深耕跨域消費者

根據經濟部統計處的統計,電商市場的銷售成長率又優於整體零售業,原先以3C商品打下電商版圖的PChome 24h購物,近年來也不斷深耕各類消費者市場,根據內部觀察,35-44歲的消費者躍升為今年消費最活躍的族群,年成長率近30%;18-24歲Z世代也有明顯成長,年成長率近20%,2022年整體消費者結構年輕化。掌握這些趨勢,PChome 24h購物也在接下來的檔期調整策略,深耕跨域消費者。以往用首創分會場的情境式購物吸引消費者,今年五月檔期又再進一步讓分會場界限消失,以不同角色類型的媽媽區分,給予消費者送禮建議,從3C到美妝通通都有,集結不同品類商品,在會場內也藉由產品跨域來滿足消費者不同需求!「520」5月20日檔期也將目標受眾擴及到所有想表達愛的對象,以柔性訴求來溝通跨域消費者,不同於過往市場單純向女性或媽媽背景的消費者喊話,有機會持續提升新客群。

image5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深耕各類消費族群,柔性訴求也是行銷溝通的重要策略之一。

除此之外,PChome 24h購物今年也特別與皓式宅食工作室跨域合作,推出「藍帶主廚到你家」饗宴料理餐盒,讓消費者在今年母親節不用冒著疫情的危險出門慶祝,在家也能享受星級料理,滿足高消費族群的精緻味蕾。另外,也推出「Lofi Mom」特別企劃,將媽媽的叨念聲如「出來吃飯!」、「又把家當飯店!」等熟悉的語句融入chill beats中,搭配日系動畫並結合母親愛用好物進一步呈現商品,嶄新的跨域行銷手法令人耳目一新!

image4
photo credit: 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推出「Lofi Mom」特別企劃,結合媽媽的碎念及Chill beats,引起異鄉遊子共鳴。

在這些操作下,PChome 24h購物的Z世代及壯世代的用戶不斷增長,足見PChome 24h購物運用過去幾十年來的網路零售經驗穩紮穩打,以綜合型電商角色分眾溝通不同的消費者,豐富品牌風格調性,也把握客群黏著度。

無論是實體或是電商起家的零售業不斷在嘗試跨域,提供更多通路和服務,未來的全零售時代將會提供消費者什麼樣的新局面,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