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外人》中的家庭關係:專訪導演三島有紀子

《親愛的外人》中的家庭關係:專訪導演三島有紀子
Photo credit:Fann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三島有紀子希望藉由《親愛的外人》,展現每個人物內心的掙扎與束縛,同時也喚起大家重新思考「家庭」的意義。

改編自日本直木獎作家重松清同名小說,日本導演三島有紀子的新電影《親愛的外人》以失敗的婚姻為起點,細膩刻畫現代人在婚姻面臨的現況,嘗試探討「家人」究竟是依據血緣親情,還是透過日常生活的情感累積而成。片中描述兩段失敗的婚姻,重新組成一個新的家庭,呈現了重組家庭不同角色的痛苦掙扎,也藉此探討「家人」的意義為何,是部讓人揪心動容的家庭倫理親情電影。

本片在國際影展大放光彩,榮獲蒙特婁影展(Montreal World Film Festival)評審團特別大獎與報知電影獎,導演三島有紀子成為報知電影獎史上第二位得到「最佳導演」殊榮的女性,更獲得了作家重松清本人的肯定。三島導演的名字取自於作家三島由紀夫,三島有紀子卻坦言:「小時候不喜歡三島由紀夫,覺得他的書很艱澀,當然,其中包括對父母的反抗。很疑惑為什麼會取這麼像的名字?當時有種父母在惡搞自己名字的感覺。」

背負著與名人撞名,三島有紀子笑說,本來是取為完全相同的三島有

紀子,因為媽媽反對才改掉。「直到大學時重讀三島由紀夫之後,才發現他的作品很美、很純淨,所有東西都純化了,我就開始喜歡這個名字。」她說很喜歡《金閣寺》這本書,但目前的內心想法與想探討的東西,與三島由紀夫描繪的關聯性並不大,暫時沒有改編三島作品的想法,她說道:「也許等到將來人生計劃有變化時,希望有機會改編。」

【親愛的外人】(1)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親愛的外人》改編自重松清的小說,故事中的大人小孩實為家庭中的一份子,但每人彷彿都活在以自我為中心的世界裡,不斷拉扯、撕裂彼此的情感。

三島有紀子曾經歷過神戶大地震,遇見很多痛苦悲傷的人,他們一時之間失去所有的親人。「如果世界上充滿這麼多悲傷與痛苦,相反的,是不是會有一些美麗的事物存在呢?」於是她拍攝電影《幸福的麵包》、《葡萄的眼淚》。22年過去了,三島有紀子觀察的情況也慢慢變得更寫實、更豐富,心境也隨著轉換。「現在比較喜歡複雜的人、複雜的社會,與寫實的情況,因此拍了《親愛的外人》這樣貼近真實的作品。」

《親愛的外人》描述歷經過一次失敗婚姻的淺野忠信,女兒沙織與前妻同住,淺野忠信則與田中麗奈再婚,並與田中麗奈及前夫宮藤官九郎所生的兩個女兒另組家庭。淺野忠信很珍惜這次的家庭,也非常照顧田中麗奈的兩個女兒,直到田中麗奈懷孕了,長女也產生想要見到親生爸爸的念頭。但其實田中麗奈是因為被宮藤官九郎家暴才離婚,因此很非常反對女兒與生父見面,於是衝突不斷,讓淺野忠信開始對家庭關係感到疲憊。

同樣是家庭劇,本片帶有導演小津安二郎是枝裕和的味道。三島有紀子坦誠很喜歡小津安二郎:「小津安二郎是個很講究統一型式作風,水平攝影的導演,雖然都是在拍攝家庭故事,我希望是以紀錄片的型式拍攝家庭,在探討的內容或許是相同的,但是在風格與本質方面,兩者是截然不同的。」她認為故事可以說是以小津安二郎為本而發展,但而後更是以自己為血肉,用自己的方式去拍攝、詮釋出小津安二郎的故事。

【親愛的外人】(3)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改編自重松清的同名小說,三島有紀子透過繼父母與子女間的情感著墨,深刻探討現代家庭的本質。

三島有紀子表示,現在日本的離婚率節節升高,結婚、離婚極為稀鬆平常,「跨國婚姻」、「重組家庭」在日本已是司空見慣。她透露,接觸小說時因爸爸過世,讓她想起對家人依戀,思考「血緣關係到底是什麼?家人的定義又是什麼?」《親愛的外人》故事結構看似複雜其實很簡單,簡單的是每個人面對家庭時付出的專注與心意,複雜的是人是有感情的動物,而血濃於水的親情,則是無法取代的。

為了拍出了更貼近現代的感覺,三島有紀子邀請影帝淺野忠信與著名劇作家宮藤官九郎演出片中重要的角色。她表示,選角時希望找出一個演員還沒有被發掘的那個面貌。淺野忠信近期才在《漫長的告白》、《羅曼蒂克消亡史》、《沈默》、《A Life》及《刑事弓神》展現千變萬化的出神演技。而宮藤官九郎在創作之餘,也演出《靈異界限BORDER》、《四重奏》,並剛完成秋季日劇《監獄公主》的工作。

三島有紀子指出,會找淺野忠信是有三個面向,第一是她想要讓觀眾看到,讓演員展現至今仍未有過的另外一面。第二個面向是以往淺野忠信常扮演稀奇古怪的特殊角色,這次飾演一個普通上班族,「這是大家完完全全都沒有看過的」,她想從這部份帶給觀眾新的感受。同時這個故事非常纖細,要能夠表現出主角內心細微的變化,「必需找到能夠演出這種纖細感覺的演員,而淺野忠信做得到。」

photos_23780_1504687640_6846df51bcd76288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淺野忠信與藝術電影極具緣分,1996年演出岩井俊二的《戀旅人》之後,陸續被獨立電影人看中,繼而演出了一批獨立電影;寬廣的戲路,使淺野忠信豎立了許多膾炙人口銀幕形象。

第三面向則是大部份人對於淺野忠信的想像,他往往會帶來事件,在他身邊總會發生什麼問題。「觀眾對他飾演的角色會覺得有點恐怖,所以會有緊張感、懸疑感,會期待他周遭將會發生的事。」三島有紀子認為,40歲是遇到更多狀況與問題的年齡,看不到自己想要什麼,對工作、家庭與未來感到茫然,「淺野忠信能表現出這種感覺」。

演技精湛的寺島忍與知名編劇宮藤官九郎分別飾演淺野忠信與田中麗奈的前任伴侶。三島有紀子坦言是自己私心期望與寺島忍合作,這次也是懇求多次才終於達成心願。在片中角色極為差勁的宮藤官九郎,與愛家的淺野忠信產生強烈對比,不僅對妻子拳打腳踢,還把年幼的女兒的牙齒都打斷了。「雖然宮藤官九郎與淺野忠信身高差不多,但是一個壯碩,一個瘦弱,尤其官九郎外型有些猥瑣輕佻,看起來不腳踏實地的形象是演家暴男的第一人選。」

至於活得很沒態度的女主角是最難選的角色,三島有紀子表示:「田中麗奈本人非常認真又堅強,讓她飾演意志薄弱又柔順的人,也許會激盪出新鮮的火花。」田中麗奈則說,她已先讀過小說,電影的女主角比小說的可愛多了,她認為這角色是個極端渴求幸福、又依賴性強的女人。田中麗奈笑著說:「我跟這個角色像的地方,就是都很喜歡碎碎念。」

photo_8b7072b2dcb21067590b09906bd0d21a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宮藤官九郎與淺野忠信的樣貌大不同,兩人在片中也各飾演了家庭中不同樣貌的父親。

雖然不是第一次將小說改編成電影,三島有紀子坦言,小說改編拍電影很困難,「角色部份與故事劇情走向,該取決於哪一個?」如果是角色還可以不動,若是故事,就面臨角色必需重新改編的狀況。「我現在拍片就是把當下的感受,現實的反應拍出來,因為我們都是活在當下。」

三島有紀子接著想拍北海道開拓村的故事。她表示,在戰爭時期有一群很堅韌的女性,為了村莊生活而打拼,這些東西讓她非常著迷。「他們在戰爭的情況下,用什麼樣心情過日子呢?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繼續活下去呢?而接下來的生活又是什麼樣的情況呢?」而當時的一些歌曲也是支撐她的重要力量,因此她想拍出這些歌曲衍生的故事。三島有紀子總是在想像,如果是自己非得活在以前那個時代,她的生活方式會是如何呢?她常常會想像,去揣磨這些人的思維,這些角度的情況,而這些東西帶給她無限的想像,也成為她拍片的養份與來源。

對於《親愛的外人》獲得的各項殊榮,如同評審團的解說:「就如片名《親愛的外人》,所有演技派的演員們,精彩展現角色各式各樣的側寫,讓一開始的30分鐘乍看之下猶如平靜的水面,同時卻讓人感受到水面下其實隱藏著錯綜複雜的緊張情緒。電影後半段劇情緊張,讓觀眾震盪不已,讓人猜不透究竟每個角色將會如何發展。影片中最小的孩子扮演著拖油瓶的角色,卻是貫穿全劇的無辜者,不論大人的世界如何發展她也毫無動搖,為本片再增加一層深刻的對比。」

親愛的外人,或許才是真正最親密的人。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