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哨兵「拒絕通融」?從侯景之亂到阿富汗戰爭,看門禁森嚴的重要性

為什麼哨兵「拒絕通融」?從侯景之亂到阿富汗戰爭,看門禁森嚴的重要性
Photo Credit: 玄史生 @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一但對台灣發動攻勢,最有可能的方式便是「斬首戰」。這時確保官員性命的成敗關鍵,往往就是在於各處的哨衛、門衛警戒是否嚴格,能不能及早發現這些敵對的武裝力量,讓官員有應變時間調動優勢軍力反擊。

在2017年底,從2012年開始歷任兩個不同政黨執政的役政署長林國演宣布請辭,轉任內政部參事。而讓這位經歷政黨輪替的「長壽」役政署長下台的原因,則是12月22日前往成功嶺時,在大門岡哨被哨兵攔下,要求盤查身分證件。這件事原本看起來只是一件小事,最後卻成為引發役政署長下台的政治風暴。

在林國演下台之後,這件事看起來似乎也告一段落。但除了「耍官威」、「尊重軍人」這些觀點以外,這件事情其實還有一個更值得台灣社會認真思考的角度。那就是我們是否太習慣和平,而太輕忽對軍事危機的警戒。

在事件剛發生時,林國演似乎仍未發現問題的嚴重性,在描述事件過程時仍不忘為自己喊冤。

根據其他媒體報導林國演自述的細節:

林國演說,內政部在成功嶺營區有替代役訓練班,當天要趕著去參加結訓,車上有通行證,結果還被擋下來要清查,駕駛當時因趕時間,與哨兵對話態度不好,所以自己當場下車告知自己是役政署長,結果還是被哨兵刁難,一群阿兵哥還衝出來擋人,要求登記身分證。

林國演痛批,竟還要登記身分證,役政署每年在成功嶺訓練3萬多名替代役,結果國防部卻不給進,目前有100多名替代役在那值勤,役政署長要進去上班及公務視察,還要被國防部反覆不定的檢查標準不斷刁難。

林國演說,當天是大門衛哨將座車攔下,無視車上早有成功嶺通行證,之前哨兵都是直接看證放行,有時營區換旅長後,規矩會一變再變,連汽車後車箱都要打開來檢查。

「內政部不是國防部所管的!」林國演強調,下車告知自己是役政署長,「要進去就可以進去」,況且役政署的替代役訓練班在那已經10多年,也有替代役營舍在那,但軍方旅部無視有通行證,這刁難說不過去。

如果媒體的報導沒有斷章取義,那麼評論這件事情其實要思考的主要有幾個問題:

  • 替代役究竟算不算「國防單位」,在戰時有沒有任務需求?
  • 役政署在成功嶺的營區,是不是跟國防單位「完全分離」?

如果上面兩個問題的答案都不是「沒有」或「不是」,那在這件事情上林國演所喊得冤枉不只沒有道理,也暴露了他輕忽戰備的心態。當然,這並非林國演個人的錯,因為現在台灣社會承平已久,許多人確實都忽略了戰備的重要性。這次剛好也是一個機會,我們就以古今戰史中的例子,來看看林國演的回應究竟有什麼問題。

林國演先生覺得冤枉的其中一點,便是認為內政部在成功嶺營區內有替代役訓練班,「內政部不是國防部所管的」。內政部與國防部是互不隸屬的平行單位,內政部的官員到自身的單位參加活動,為什麼要給國防部的檢查標準「刁難」?

Chengkungling_Main_Gate_Front_Oct2011
Photo Credit: 玄史生@Wiki CC BY SA 3.0

職級高低不是規避門衛檢查的藉口

成功嶺的衛兵在這次事件中的檢查標準是不是刁難,我們待會會討論。我們就先來看看內政部在組織上跟國防部平行這件事情,在過去的歷史上是不是足以構成不接受檢查的理由。

講到查哨的歷史,大家最常舉的或許是漢文帝訪問周亞夫軍營的例子。當時因為匈奴強盛,為了安定首都長安的民心,漢文帝派了周亞夫等將軍到首都近郊駐紮。為了鼓舞士氣,漢文帝親自到各個軍營勞軍。但到了周亞夫的軍營時,皇帝的侍從報出了皇帝的名號(就像林國演先生的司機那樣),也拿出了詔書(一如車上的成功嶺通行證)。但守門軍士堅不放行,要求必須有周亞夫許可的軍令才行(需要基地主管的核可命令,標準比成功嶺哨衛更嚴格)。

後來漢文帝乖乖在門口等到程序跑完,才進去勞軍。但漢文帝非常高興,認為「嗟乎,此真將軍矣!」後來便重用周亞夫。而周亞夫在後來也成為平定「吳楚七國之亂」的名將。在這個例子中,漢文帝不只不歸周亞夫管,甚至是全國職權最大的人。但為了軍營的安全,仍然是開開心心地接受周亞夫的哨衛規定。

除了這個例子,在宋朝建立前,宋太祖趙匡胤也親身樹立過一個典範。當時趙匡胤跟自己的老爸都是後周的將軍,奉命討伐南唐。當時趙匡胤駐紮某城時,趙老爹半夜率領一支軍隊到達城門口,要求開門讓他入城休息。但趙匡胤以城門按規定要白天才能開啟,回自己老爸說:「父子固親,啟閉,王事也。」硬是讓老爸在城外等到天亮。

眾所周知,中國傳統上非常重視「孝道」,但趙匡胤為了維護門衛的規矩,硬是拒絕老爹的請求。而且趙老爹在這件事發生不久後就過世,因此後人也曾有人猜測當時趙老爹可能是身體不好才懇求兒子破例。但趙匡胤堅持以軍事安全為由不開城門,甚至可能害自己老爸提早過世的做法,並沒有在日後遭受任何「不孝」的批評。

Zhaohongyin
Photo Credit: 故宮圖像選萃 @ public domain
被兒子趙匡胤擋在門外一夜的趙老爹

輕忽門衛讓國家滅亡的例子

原因就出在「門衛」在歷代軍事上都是非常重要的關鍵,甚至會影響一個國家的存亡。覺得這麼說很誇張嗎?那我們來看個反例。讓南梁滅亡的「侯景之亂」,起點便是出在一次門衛失職

當侯景投降南梁後,遭到東魏將軍慕容紹宗擊敗。西元548年初,侯景原有的根據地還有兵馬糧草幾乎全都喪失,不知該如何是好。當時南梁一個不得意的小將領劉神茂,勸說侯景可以騙長江北岸重鎮「壽陽」的守將韋黯開門後綁架他。只要奪得壽陽作為政治資本,梁武帝就不敢拿侯景怎麼樣。

後來侯景就帶了百餘名殘兵到了壽陽城下,一開始韋黯也是說「既不奉敕,不敢聞命。」不肯開門。但劉神茂認為韋黯「懦而寡智」可以用職權嚇他,於是派人遊說韋黯侯景的頭銜是「河南王」,地位比他高,如果侯景有個三長兩短他就要完蛋云云⋯⋯。最後韋黯真的被嚇到開門,於是壽陽就被侯景奪取。日後侯景叛變,進攻健康時用的便是壽陽的物資跟軍隊。

所以這個例子很明顯告訴我們,為什麼門衛應該要有權利「拒絕通融」職權比他高的其他官員。因為在戰時隨時有人可能「利用職權」或「詐稱職權」的方式,進入軍事防區把守軍繳械或是綁架軍官。

開後車廂檢查是刁難嗎?

林國演先生覺得冤枉的另外一點,是「被國防部反覆不定的檢查標準不斷刁難」。而林國演先生口中國防部刁難他的做法,是「將座車攔下,無視車上早有成功嶺通行證」「連汽車後車箱都要打開來檢查」。林國演先生提到「之前哨兵都是直接看證放行」或許他認為這是比較好的做法。可是按照軍事安全的觀點,林國演先生所謂的「刁難」恐怕才是正確的做法。

在西元824年,唐朝曾經發生一場「幾乎成功」的荒唐政變。這場政變的主力,是皇宮的染布工匠跟街頭流氓一百多人。但這些人卻「攻陷」了有左右神策軍駐紮的皇宮禁苑,甚至差點生擒唐敬宗。原因就是出在當時皇宮進出沒有嚴格搜查,這批人把武器裝在運染料的車輛裡偷送入宮。後來雖然有禁軍發現車輛載重不對勁,把他們攔住盤問,但他們立刻拿出武器殺進大殿。幸好唐敬宗當時在打馬球,但也嚇的狼狽奔逃才保住一命,而這些染布工人因為沒有後續的周詳計畫,也在攻陷大殿後被湧入的禁軍格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