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木還木」的台灣奇蹟:納保官當務之急是優先撤除烏龍稅單

「以木還木」的台灣奇蹟:納保官當務之急是優先撤除烏龍稅單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稅單可以真抽稅,這是舉世絕無僅有的台灣奇蹟!

文:武漫雨

2017年12月28日「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正式上路,依此法全台灣有165位納稅者權利保護官(簡稱納保官)駐在各中央或地方稽徵機關為民服務。筆者認為:納保官當務之急,是先協助無辜又無助的稅災戶撤銷根本弄錯的烏龍稅單。玆舉三例。

一、1976年,中壢的林王越女士收到一張給林王越先生、地扯也不是林女士家、林女士更無擁有那片地的地價稅單,林女士立即要求稽徵機關更正,但從此年年收到給林王越女士的稅單,不管林女士如何申訴都沒用。到1995年,林女士過世,地價稅單還是寄來。1999年,林家收到判決書,桃園地方法院對己經過世4年的林女士限制出境並凍結財產。直到2011年稽徵機關才有官員登門要向林家道歉,但飽受烏龍稅單霸淩35年的林家早已傷透心,拒不開門,只求一份正式撤銷稅單的公文。

二、2008年黃文皇律師受台中律師公會邀請,以公益律師身份,接受台中地方法院指定為一件無人繼承遺產案件之遺產管理人。不料,黃律師2010年接到中區國稅局遺產稅繳款及罰款裁處通知函,要求黃必須限期繳交遺產稅5600餘萬元,並裁罰5500餘萬元罰款。黃原來是犧牲私利做公益,卻「公親變事主」,好心換來上億元稅單;他數次想自殺,因不忍幼兒失怙而忍痛苟活。

此案先由盧秀燕立法委員出面找當時的財政部次長張盛和協商,張竟狠狠的對黃說:「如果不罰你們,你們就會和繼承人勾串」!但是,此案根本找不到繼承人。稍後立法委員朱鳳芝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為黃申冤,張盛和回應說黃案為個案,已經「解決」了——國稅局於2011年發函承諾暫緩對黃的財產強制執行,然而黃要的是把案子撤銷,而不僅是暫不執行。暫緩執行猶如槍仍舊抵在稅災戶腦後,只是暫時不扣板機罷了,隨時都可以一槍歸西。

三、法學教授曾建元和擔任法官的妻子一家住在法院宿舍,民國102年由於除濕機自燃,造成房舍及家俬焚毀,獲除濕機廠商賠償一百萬,不料賠償金竟遭台北國稅局認定為「收入」,須補繳二十幾萬高額稅金。曾依法申請復查,闡明「賠償金非所得」的簡單法律常識,並引用財政部函釋:「損害賠償性質,可免納所得稅」,循法律爭取多年仍不被接受,被連課帶罰。曾表示,連專業法律人都不能保護自己的權益,一般老百姓又該如何?

撤銷烏龍稅單真的很難嗎?事實上,現行稅制是前有(利誘)稅官濫開稅單,後有(繳一半)阻擋人民申訴,要撤銷烏龍稅單幾乎不可能。

在2004年之前「財務罰鍰處理暫行條例」( 簡稱財罰條例),設有給局外人的「檢舉獎金」,和給在事人員的「查緝獎金」,但流弊甚多,致民怨沸騰。許多稅案是冤假錯案,還有許多檢舉人正好是負責該案人員的至親。2003年,朱星羽等163位立委聯名提案廢除在事人員的獎金,理由是:「執行稅賦查核等相關工作,本為其份內職責,而若再領取獎金,似有不當之處」。稍後在2004年,廖本煙等55位立委聯名提案在第一款增列「但執行稅賦查核人員之三等親以內之舉發人不得領取獎金」,以避免一案兩獎,其理由是:「…許多查緝人員為獲得獎金,更常有擾民及違法之情事發生」。此兩提案於2004年三讀通過,算是稍解民怨。

但是財政部仍然以無法源依據的「財政部核發核稅務獎勵金作業要點」來編列預算,辯稱「獎勵金」非「獎金」,以規避朱案。如此編列獎勵金預算,年年被立法院打臉:立法院審議102年度財政部主管預算案所做決議第3項:「103年度後不得再編列稅務獎勵金相關預算」,及103年度財政部主管預算案所做決議第6項亦指出:「執行查緝逃漏稅為法定業務,查緝編列獎金無法律依據」。然而,歷任財政部長皆力倡「獎金養廉」說,強力護航。在獎金或獎勵金利誘之下,烏龍稅單不斷產生。

收到烏龍稅單的納稅人,可依現行《稅捐稽徵法》第39條「納稅義務人對稅捐稽徵機關之復查決定如有不服,得申請訴願或行政救濟」,但必須先繳交應納稅額之半,這種荒唐又恐怖的條款,其實早在1988年4月22日釋字第224號大法官解釋文,就已判定其違憲。原條文(第35條)要求納稅人對稅單不服就得繳一半,財政部1990年修訂條文則是允許納稅人在復查後仍不服才要繳一半,算是勉強依大法官解釋文來修改。其實,復查是由原機關原稅官再一次審查,原稅單幾乎不會改變。如此修法,使訴願或行政救濟幾乎無用,讓假稅單可以真抽稅,這是舉世絕無僅有的台灣奇蹟!


有一個流傳在二戰歐洲前線的故事:納粹空軍為了矇騙盟軍,在真正的機場附近建了一個假機場,用帆布和木材搭建了許多假戰機假機棚。此詭計被盟軍識破,為了挫折納粹士氣,在一次空襲行動中特別造了一枚木質假炸彈,還在炸彈上寫明:「以木還木」,投到假機場。這當然是個虛構的冷笑話。事實上,轟炸機傷亡率極高,在空中有攔截機,在地面有高射炮,機場附近炮火更是凶猛,轟炸機場根本是自殺,不可能有指揮官讓子弟兵冒死投假彈炸假機場。

但是在台灣,發出錯誤稅單的機關,明知是冤假錯,卻還要硬拗,就是不肯撤銷烏龍稅單,只能說是不肯放棄已到手的獎金或獎勵金,這就如同指揮官下令轟炸機投木彈炸假機場一樣荒謬。依憲法第十九條:「人民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對烏龍稅單人民不應該繳一半,正如轟炸機不可能投一半真炸彈到假機場。試問,納稅人能否用玩具鈔票來繳烏龍稅單?烏龍稅單一日不撤銷,就如同逼稅災戶開轟炸機去假機場送死。

巧合的是,要撤銷烏龍稅單,納保官上任正是時候。2017年12月18、19兩天有「反財稅黑手運動」在凱道陳抗,正苦於烏龍稅單的曾建元教授上台向民眾陳述其遭遇,獲得熱情聲援。台北國稅局在第二天即引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條「違法行政處分於法定救濟期間經過後,原處分機關得依職權為全部或一部之撤銷」,撤銷曾的烏龍稅單。行政程序法第117條,正是陳長文律師在2007年向稅捐機關請求返還溢收房屋稅所引用的法條。陳案錯在稅捐機關,其理甚明,但稅捐機關悍拒返還稅款,引發眾怒,導致2009年立法院修正《稅捐稽徵法》第28條(俗稱「陳長文條款」)。陳長文案迄今十餘年,第117條總算是第一次被稅捐機關實施,算是還曾公道,也為其他的烏龍稅單開了一個良好範例。

烏龍稅單帶給人民極大痛苦,不僅使老嫗含恨而終,甚至律師、教授、法官都不能倖免。被人民寄以厚望的新任165位納保官,依法是由資深且績優的稽徵官員以任務編組出任,必定熟知烏龍稅單因何而起,協助稅災戶向稅捐機關申請撤銷烏龍稅單應非難事。寄語財稅長官,獎勵金或獎金落袋固然美觀,再裝一點良心更覺心安。孔子說得好:「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若依法課稅,凱道上只會有歡慶佳節的人潮,而不會是悲憤陳抗的群眾。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