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體認到比賽的真諦:好好扮演敵人的角色,你才是真好人

我體認到比賽的真諦:好好扮演敵人的角色,你才是真好人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正的比賽就是真正的合作。球員費盡全力打敗對方,但在比賽當中,我們打敗的並非對方,而單純只是克服他所設下的障礙。真實的比賽中,沒有人是輸家。雙方都因努力克服對方設下的障礙而受惠。

文:提摩西・高威(W. Timothy Gallwey)

勝利的真諦

直到後來我發現求勝的渴望其本質究竟是什麼,才解開了比賽意義之謎。某天我和父親討論勝利的意義,並在過程中找到了箇中真諦。就如之前所說,他引導我走進比賽的領域,而且他認為自己無論在球場或商場上,都熱衷於比賽。過去我們曾熱烈爭論過比賽這個議題,而我認為它不健康,只會將人醜陋的一面暴露出來。但這次對話更把爭論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我開始舉例說明,衝浪是一種休閒活動,不涉及任何競爭性。爸爸思考後問我:「衝浪者不是在和海浪比賽嗎?他們不是要避開強浪的力道,並且探索它的弱點嗎?」

我回答:「沒錯,但他們沒和任何人競爭,也沒有要打敗任何人。」

「不,他們嘗試一邊衝浪,一邊返回海灘,不是嗎?」

「是,但衝浪者的重點是,騎乘在浪中,也許與它合而為一。」但我突然想到一點。爸爸說的沒錯。衝浪者的確是想把浪帶回海灘,但他會在海中等待他認為自己能處理,而且更巨大的浪。如果他只想「和海浪玩玩」,他可以選擇一個中型的浪就好了。為什麼衝浪者要等待更巨大的浪呢?答案很簡單,而且也揭開了一直困擾我的問題:比賽的真實本質。衝浪者等候巨浪,因為他重視巨浪帶來的挑戰。他重視浪潮在他身邊激起的阻礙。他要突破一切障礙,凌駕著浪潮返回海灘。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這些阻礙、浪的規模和翻騰的力量,都需要衝浪者竭盡全力去克服。唯有面對巨浪,他才需要用盡所有技巧、勇氣,以及全神貫注;唯有在這樣境況下,他才能充分了解自己能力的極限。就在這一刻,他往往能發揮最顛峰的技巧。

換句話說,衝浪者面對越具挑戰性的障礙,就越有機會探索並拓展自己真正的潛能。這份潛能也許一直都存在於他的體內,但唯有透過行動展現,否則將永遠都是潛藏的祕密。而障礙是自我探索過程中的必要因素。請注意,這個例子裏的衝浪者沒有表明他要證明自我、炫耀技巧,或告訴全世界自己有多偉大,而只是在發掘自己的潛在能力。他直接且切身體驗自己的資源,因此增進了自我認識。

透過這個例子,我更清楚了解到勝利的真正意義。勝利就是克服困難而達成一個目標。但是勝利的意義充其量只等於其所達成目標的價值。比起達成目標本身,自己使出渾身解數、克服困難的經驗,可能更有價值。這個努力的過程,絕對比勝利本身令人收穫更多。

一旦人們肯定了難以克服的困難有多麼寶貴,那麼人們熱衷運動比賽的原因,以及可以從中獲得的效益,就不言而喻了。打網球時,是誰讓球員面對挑戰,並引領你發揮技能極限的呢?當然是你的對手!你的對手是朋友,還是敵人?他是朋友,因為他竭盡所能,為你鋪設困難的道路。唯有扮演好你敵人的角色,他才是你真正的朋友。和你比賽,其實是和你合作!沒有人會想要呆站在球場上,等候巨浪的到來。在這樣的比賽中,你的對手有責任盡可能為你打造最大的難題,就如同你也要這樣對他一樣。唯有這樣做,彼此才能給予對方機會,探索自己能到達怎樣的顛峰。

因此,我作出了發人深省的結論:真正的比賽就是真正的合作。球員費盡全力打敗對方,但在比賽當中,我們打敗的並非對方,而單純只是克服他所設下的障礙。真實的比賽中,沒有人是輸家。雙方都因努力克服對方設下的障礙而受惠。就如同兩頭公牛彼此用角頂著對方,雙方因此更能茁壯,並參與到對方的成長過程中。

這樣的態度會改變你面對網球比賽的方式。首先,與其希望對手雙發失誤,你實際上希望他第一發就成功,這樣可以幫助你達到更好的心理狀態,再打個好球回敬他。你想要更快速回應與移動,讓對手感到更有挑戰性。你對於你的對手和你自己都有信心,這會大大有助於你對於球以及球賽的判斷。比賽結束時和對方握手,不論勝負都要謝謝他為你創造的競爭局面。這不是違心之論,而是真心話。

我曾想過,如果我和一位反拍打得很差的對手打一場友誼賽,要利用他的弱點擊敗他,似乎有點不公平。在前述的場景下,真理總是會彰顯的!如果你一直攻擊他的反拍,他最終會把反拍打得越來越好。如果你人太好,拼命要打他正拍,他反拍最終也會維持在打不好的水準。好好扮演他的敵人的角色,你才是真好人。

我對真實比賽的本質之反思,讓我改變了原有的想法,並進一步提升我的球技。我十五歲的時候,在一場地方錦標賽中打敗了一位十八歲的球員。賽後爸爸從站台上跳下來,由衷地慶賀我的勝利,但媽媽的反應卻是:「天啊,這可憐的孩子。他被比他年輕那麼多的人打敗,一定覺得很挫折。」這明顯是兩種心理在對壘的例子。我同時感覺驕傲和罪惡感。在我明白比賽的目的之前,我從不因打敗他人而深感快樂。而且當我越接近勝利,心裏也面臨越來越沉重的煎熬。我發現很多球員都存在這樣的心態,尤其是快要爆冷門擊敗對手的時候,他們的心理壓力就越大。

為什麼會這樣呢?原因之一是對比賽的認知錯誤。如果我假設勝利讓自己更值得他人的尊重,那麼在我的意識或潛意識中,我一定也相信打敗對手會讓他變得比較得不到別人尊重。不拉一個人下來,我無法更上層樓。這樣的信念難免會讓我們生出不必要的罪惡感。要在球場得勝,你無須當殺手,只須了解殺戮並非比賽之道。今天我因為一分一分的贏下來而獲勝,既簡單又美好。我不擔心輸贏,重點是我有沒有在每一球都竭盡全力,因為我明白真正的價值何在。

竭盡全力並不表示要過度使用自我。它指的是集中精神、抱持決心,並信任自己的身體,「讓事情自然發生」。它指的是至高的體能和心智能力。此時此刻,競賽與合作再度合而為一。

在乎勝利與為了得勝而作出努力,兩者之間似乎只有些微的差異,但實際上,這個差異是很明顯的。當我只在乎勝利時,我是在求取一件我無法完全掌控的事。外在比賽的輸贏,是對手和我個人的技巧與努力的結果。當人情感上牽繫著自己無法控制的結果時,他就會變得焦慮,而且會過度努力。但人們可以控制自己因為渴望得勝而花費多少心力。每個人在任何特定時刻都能夠盡力而為。沒有人會因為一個可掌控的局面而感到焦慮,光是意識到自己已竭盡全力去贏下每一分,就能讓你消弭焦慮的問題。在此情形下,你可以將浪費在焦慮及擔心後果上的力氣,轉為用於努力得分。這將讓你發揮最大的潛能,以贏得外在比賽。

因此,對於內心比賽的球員來說,你必須時時努力摒除執念,全心關注於此時此刻決定真正勝負的行為。這場比賽將永無止境。最後再提醒你。大家都說努力方能成就偉大志業。我相信這種說法,但一切努力都能成就偉大志業的說法,卻不見得是對的。曾有一位智者告訴我:「談到克服困難,就會看到三種不同的人性。第一種人看到大部分障礙都無法克服,轉頭就走。第二種人看到障礙會說:我可以克服它。接著就開始挖洞、或攀爬、或把它炸碎。第三種人決定要不要克服困難前,都會去設法了解障礙的另一面到底是什麼,接著再衡量其收穫是否值得他去努力探尋。掌握全盤局面後,他才決定要不要去克服困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比賽,從心開始:如何建立自信、發揮潛力,學習任何技能的經典方法》,經濟新潮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提摩西・高威(W. Timothy Gallwey)
譯者:李靈芝

  • 傳說中的經典,繁體中文版首度引進台灣!
  • 暢銷40年的「教練聖經」,全球狂銷80萬冊!
  • NBA勇士隊總教練柯爾(Steve Kerr)大力推薦:「這是一本影響了我的球員生涯和教練生涯的書,每個賽季結束之後,我都要重讀一次。」

本書於1974年首次出版時,可說是開先河,是第一本談論「運動心理學」的書。本書運用了接近「禪學」的思想,為運動選手缺乏自信、緊張、無法專注等問題,提出了全新的學習方法。他提倡要用引導(而不是教導)的方式,拋棄評判之心、練習專注、學會如何觀察自己,進而達到「自然而然的進步」。

之後,他將「內心遊戲」的概念帶到企業界,開展出「教練式領導」(coaching leadership)這個全新領域。高威也因此被稱為「教練之父」。

人們愛看運動比賽,除了分數、比賽過程之外,最吸引人的就是:比賽中的緊張感、心理壓力,以及球員如何克服它的過程。這本書雖然以打網球為例,說明一個教練如何引導球員達成好成績,但重點主要放在球員內心的修練:如何建立自信,進而做到「放鬆狀態下的專注」(relaxed concentration)。

這套教練心法可以用在任何運動上、或是學習任何一種技能,都可以適用。甚至,我們在職場工作、每天的生活當中,也可說是在面對日復一日的比賽,縱使有壓力,但是透過內心的修練,或許,人生也可以是日復一日的有趣「遊戲」。

getImage
Photo Credit: 經濟新潮社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