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狂必有愛:專訪《百合心》導演熊澤尚人

天生我狂必有愛:專訪《百合心》導演熊澤尚人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百合心》改編自沼田真帆香留的懸疑推理小說,描述連續殺人犯女主角的故事,融合殘酷殺人場面與家族之愛,在日掀起「嫌惡系推理小說」的風潮。導演熊澤尚人用「震撼驚嚇」來形容自己讀完這部嫌惡系原作的感覺,「但是對黑暗面十分有興趣。」

有岩井俊二接班人稱號的導演熊澤尚人,代表作《電影情人夢》充滿了純愛清新風格,合作過的演員蒼井優、上野樹里、比嘉愛未、多部未華子、谷村美月、桐谷美玲、夏菜、小松菜奈、山本美月、芳根京子⋯⋯皆為氣質清純淡雅的女星。然而,《百合心》卻讓容貌甜美的吉高由里子挑戰心理層面複雜的黑暗角色。

吉高由里子近年以《花子與安妮》(2014)、《東京白日夢女》(2017)走紅,但她早在2008年的出道作《蛇信與舌環》卻已大膽挑戰全裸戲,飾演被虐待的翹家叛逆女孩,八年後再度擔綱黑暗且心理病態的角色,扮演必須殺人才能感受存在的連續殺人犯,更與松山研一有曲折離奇的愛戀與關係,同時與松坂桃李產生幽微的鏈結,直抵愛與救贖的人性深淵。

《百合心》改編自沼田真帆香留的懸疑推理小說,描述連續殺人犯女主角的故事,融合殘酷殺人場面與家族之愛,在日掀起「嫌惡系推理小說」的風潮。導演用「震撼驚嚇」來形容自己讀完這部嫌惡系原作的感覺,「但是對黑暗面十分有興趣。」認為觀眾可以理解《百合心》裡對愛與生命深邃的另類轉譯,因此決定改變戲路讓書本影像化。

「殺人同時愛人的情緒很矛盾,很吸引人。對於一個女性要靠著殺人才能達到自我解脫,才找到生存意義,而她同時在這個過程中學習如何愛人,這兩種非常矛盾且衝突的心理狀態讓我非常在意。」他坦言,當初為電影尋找女主角時傷透腦筋。

《百合心》劇照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導演在選角前已經關注吉高由里子很久,雖然吉高由里子在電視上看起來很清純可愛,但他總認為吉高由里子在陽光的外表下,隱藏著一個「妖豔冷感的冰山美人」。他透露,在吉高18歲時倆人就見面談話過,「當時她還沒那麼出名,雖然給人開朗的感覺,但言談之間帶著些許陰暗的氣息。」因此看完劇本後就決定邀她演出,但也擔心怎麼說服女演員同意飾演冷血連續殺人魔。

殊不知,原來吉高也正好在尋找一個能夠讓她擺脫學生形象的角色,雙方於是一拍即合。「雖然吉高由里子表示想挑戰『動搖人心』的角色,收到電影邀約立刻就答應了,但她也難以認同書中連續殺人犯的想法。」兩人在開拍前花了六個小時吃飯討論細節。「現場拍攝時,吉高由里子進入角色非常順利!」

吉高由里子表示:「視人如垃圾般的眼神可是我的專長!」女演員自認也是會將秘密深深藏心底、保密到底的人,因此她在讀劇本時就被該角色吸引,在觀賞電影成品時,發現片中自己的眼睛完全沒有靈魂,就覺得演出成功!片中女主角天生欠缺心靈寄託,大腦結構與常人不同,無法產生同理心,全身散發出森冷陰寒氣質,令人不寒而慄。而關於女女曖昧方面,吉高則與佐津川愛美演出一段若有似無的親密關係.兩人互割雙臂,流淌在彼此鮮血間,鮮血相連以示友誼的堅實,「只有不斷自殘、才得以忘記現實」是佐津川愛美的殘愛宣言,激烈地表現出她們難以言喻的羈絆。

《百合心》劇照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這個角色非吉高由里子所屬,只有她有辦法表現出那種具有魔性魅力的冷靜表情女孩,而在最後痛苦情緒爆發的那一幕,那種悲慟的表情,也只有吉高由里子詮釋的出來。」熊澤尚人大讚吉高由里子演技,導演更以憾人手法,深入描繪出血腥畫面。電影前半段為塑造吉高由里子的冷血,將殺人手法及一些血液噴流的畫面刻畫得極具真實感。熊澤尚人與攝影組討論的電影構圖,最後呈現出讓人害怕卻不噁心的視覺感 ,反帶著一股詭譎的淒美情調,在日本上映時並引發熱議。

「對於《百合心》的心理狀態,我將殺人解釋為女主角的心靈寄託,其實每個人都必須擁有這種『寄託』才會感到安心。」因導演無法認同殺人行為,因此他將整部電影的重點,放在女主角逐漸學會愛人後的心理變化與糾結上。由於吉高的演出難度相當高,導演認為只有松山研一能夠扛得起男主角的任務與她對戲,而擺脫了《死亡筆記本》、《挪威的森林》與《重金搖滾雙面人》的角色形象,松山研一也確實表現得非常到位,演技出神入化。

本片另一位男主角則是被日本女性票選為「最想嫁男神」,號稱國民老公的「暖男」松坂桃李。他的精湛演技惹哭不少影迷,而真相大白之際,竟讓他內心感受到從影以來未曾有過的震撼。戲外,熊澤尚人還透露,松坂桃李在片場十分親切貼心,每天都會帶小吃慰勞劇組,還在現場親手做出40份色香味俱全的蛋包飯,分送給大家享用。

《百合心》劇照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熊澤尚人坦承,從岩井俊二導演那邊學習到很多,像是拍攝時堅持精緻,畫面講究細節,他也常思考如何從校園片改變戲路,找出自己的特色,例如嘗試以往沒有拍過的手法,以及跳脫岩井俊二導演風格。「這部作品在製前的討論期就花費許多時間和人力,與過往擅長製作的青春校園愛情劇都不相同,不論色彩、分鏡及運鏡的設定,都與劇組討論得非常仔細。」

整部片以時間作為分水嶺,可分為過去與現在,過去的篇幅約在2016年9月時開拍,耗時約一個月完成。製作中遭遇了四次颱風,導致吉高由里子被河水沖走的場景延至十月份,被迫在寒冷的河水中拍攝,真的是非常辛苦。他非常希望能夠藉此次嘗試,帶來全新的類型代表作。《百合心》透過與漫畫類似的構圖去呈現場景畫面,演員十分辛苦,畢竟漫畫具有較大的彈性與想像的空間。透過這部改編之作,導演細膩地解構連續殺人犯內心灰暗難解的噬血需求,更挖掘出潛藏於恨意之下,不為人知的愛與溫暖,探討冷靜的殺戮與無私的愛情是否能夠並存,而片尾的大逆轉更是深刻療癒。雖然跳脫了校園純愛片的型式,內心的溫柔還是隱藏在其中。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