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虐待現象遍佈各國,為何大眾不願揭露與介入?

老人虐待現象遍佈各國,為何大眾不願揭露與介入?
Photo Credit: 27707@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各國隨著高齡化社會的到來,也衍生出許多社會問題,其中老人遭遺棄、不當對待、施暴的案件,也逐年增加。本文先簡單舉例老人受虐在美國與澳洲的情形,最後再聚焦台灣的現況,期望社會能共同思索未來的預防之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雯琳(Emory University行為科學與衛生教育碩士)

全球各國隨著高齡化社會的到來,也衍生出許多社會問題,其中老人遭遺棄、不當對待、施暴的案件,也逐年增加。本文先簡單舉例老人受虐在美國與澳洲的情形,最後再聚焦台灣的現況,期望社會能共同思索未來的預防之道。

最近一篇刊登在Lancet Global Health的研究,分析了52篇有關老人虐待事件盛行率的研究,其中包含了28個國家的調查結果,其中有12個中低收入國家。研究發現有將近16%的60歲以上的長者,遭受心理層面、財務方面、或是肢體上的施暴,以及遺棄忽視,以及性侵。其中最常見的是心理精神層面的施暴,包含辱罵、恐嚇、羞辱、故意毀損財產、或是禁止他們與朋友或親人相見。研究也指出,各種形式上的施暴與威脅都會對長者造成負面的健康問題,例如創傷、憂鬱、壓力、焦慮,並且增加了長者入住養護機構、使用急診服務、住院和死亡的風險。

在美國,面對經費不足,官員仍尋求體制外的合作,來提升大眾對老人遭虐待施暴問題的重視, 在The Kansas City Star的報導中提到,大部分的施暴是發生在社區,儘管很多人誤以為只有在機構才會發生。目前政府對於老人受虐問題投入的資源仍相當不足,美國當地官員開始尋求和社區的宗教機構合作,如Jewish Community Campus,希望地方上的信仰組織可以維持社區的老人的社會參與,因為如果和社會的連結越來越薄弱,會造成老人虐待事件的發生機率。未來高齡化的社會,我們仍需要仰賴家庭照顧者的支持,然而我們不能忽視有些家庭沒有足夠健全的功能支持長者,並且隱藏著可能發生的老人虐待風險。

澳洲近期也有報導指出,隨著房價高漲的趨勢,越來越多長輩遭到子女強迫將房地產轉移讓出,當地的法律扶助組織就呼籲政府須全面調查,這些狀況背後是否有老人受虐的案件發生。並且進一步立法保障長者將房屋所有權移轉給子女,須以照護責任作為交換條件,並將部分資產放入照護與信託的基金。文中也提到,許多成年子女會要求高齡父母為自己的貸款做擔保,或拿父母的房子抵押做為貸款的擔保。甚至有子女會藉此威脅自己的爸媽不能見孫子,或是不願搬出去獨立生活。隨著房地產價格飛漲,越來越多子女強佔父母的房屋,有些長者甚至無力脫離會對他們施暴或是惡言相向的兒子或女兒。

WHO以及許多意識到人口快速老化問題的國家,皆同意未來需要更多經費投入老人保護相關的政策研究與調查,找出有效率落實老人保護的措施,完善相關立法,例如遇到嚴重的老人受虐案件,要求照護機構或社區相關單位,申請承辦機關進行調查,如潛在的肢體暴力、性侵、財產侵占事件等,並且限制家屬對於入住照護機構的長輩可以行使的監護人同意權。

根據台灣內政部警政署受理家庭暴力案件統計,近十年(2006-2014)老人家暴被害情形,由4,483人增加至7,245人,佔全國家暴被害比例也提高至7.6%,其中女性被害者在人數與案件增加幅度上,均高於男性。根據衛福部家庭暴力事件通報案件統計,老人虐待通報事件也從2010年的3,193件,成長至2016年的7,046件(資料來源:衛福部統計處),女性比例高於男性。長輩就跟一般成年人一樣,重視生活的自由和獨立性,我們必須盡可能尊重老人家的自主性,不能因為他們在生理上的限制,或因為老化造成的不方便,而剝奪他們的自主權。當面對衰老的身體,心理層面上許多長者比起其他成年受害者更不願意揭露,或是無法揭露他們在情緒和生理上所受到的暴力對待,尤其在開發中國家,社會更容易忽視潛藏的老人受虐問題。

未命名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對比台灣近來低生育率的問題,2017年台灣每名婦女平均生育的子女數僅1.13,在224個國家中為倒數第三低(資料來源 : CIA報告),去年的新生兒出生率僅1.07,更是居於全球最低,背後隱藏的人口快速老化的事實浪潮,我們不得不正視。國發會推估台灣明年老年人口比例就會超過14%,成為「高齡社會」,2026年恐怕就會超過20%,成為「超高齡社會」,如何預防老人受虐事件的發生,完善相關通報與處置的資源與措施,是整個社會需要思考的問題。

以台灣目前的通報流程而言,2015年2月24日政府訂定老人保護通報及處理辦法,規定:

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村(里) 長與村(里)幹事、警察人員、司法人員及其他執行老人福利業務之相關人員」在執行職務時有發現疑似老人虐待之情形,需在24小時內完成通報表填報,辦法中也規定「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於知悉或接獲通報後,應立即為下列處理:

  1. 老人之安全狀態。
  2. 老人有就醫需求者,協助其就醫。
  3. 協尋老人之家屬。
  4. 依老人之申請或依職權予以適當保護安置。
  5. 提供其他必要之保護措施。

但實務上仍缺少社區通報機制,除了少數縣市政府設有24小時的老人保護相關專線,真正全國普及使用的仍是撥打113,二十四小時保護專線。

然而老人受虐類型眾多,包含身體虐待、情緒虐待、性虐待、財務剝削、疏忽、自我疏忽、遺棄等,且涉及眾多法令,包含社政、警政、衛政、民政、法政,實務上常面臨各縣市老人保護的主責單位不一致,再遇上戶籍跨縣市問題,造成橫向資源無法串聯或是流程難以銜接,老人保護通報機制在權責上的界定仍須加強。未來也需解決法令和資源上的整合,讓保護工作更容易依法辦理,並強化運用資源進行老人安置及協助弱勢長輩對家屬提告等費用。

不只制度和法規面上,台灣許多長輩沒有足夠的資訊管道或教育資源,難以開口保護自己,再受到傳統「家醜不外揚」觀念的影響,更讓許多長輩怯於對外開口保護自己的身心安全。如何改變這樣的傳統氛圍,仰賴社區和整個社會的支持與正向觀念的傳播。若是每個人對生活中遇到的鄰居長輩,店裡的常客或是同事能多一份關心與問候,主動協助尋找資源和相關資訊,都能一點一滴打破大家不願揭露或介入老人受虐問題的氛圍,也才能督使政府正視老人受虐事件預防和處置,在實務上仍待資源整合和解決法令流程破碎的問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