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學媽媽的語言好嗎?作醫療通譯的她,不再擔憂孩子越南口音被笑

來學媽媽的語言好嗎?作醫療通譯的她,不再擔憂孩子越南口音被笑
Photo Credit: Yuwei Liu / 劉毓惟 Flickr CC BY-NC-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來自越南的小香深怕女兒的中文帶有腔調而被笑,因此改變了教育方式,甚至避免跟女兒講話。直到至醫院擔任醫療通譯,才體會到語言不僅僅只在於溝通,更能帶來安慰、圓滿生命中各種的徬徨與不安。

文:梁組盈

來自越南的小香來到台灣已經20幾年了。因為是華人,再加上在越南的時候,本身就是華語老師的關係,所以講得一口流利的中文。

來台灣多年,生了一個寶貝女兒。外向親切的小香,相當地重視對於女兒的教育。一開始,小香的先生非常支持讓女兒學習越南語的。他認為,從小讓女兒在雙語環境長大,是不錯的事情。

但是,小香害怕。

她怕女兒跟自己學越南文以後,說中文會帶有腔調,甚至對她的未來產生影響。所以,囿於當時社會對移民家庭充滿歧視的氛圍,她早早就將女兒送到幼稚園去,學習正確的中文發音。也避免跟女兒講話,怕她染上充滿「異國感」的中文腔調。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未來因為中文有越南口音被笑。」小香並未把這樣的心情告訴家人,只是默默地堅持把小孩送到幼稚園。

語言的力量

時間過去,孩子慢慢長大了。小香在朋友的介紹下,聽說醫院很缺醫療通譯,便躍躍欲試想發揮自己的母語專長,自告奮勇報名當醫療通譯。儘管時薪不高,但小香能夠走出家門,拓展自己的眼界,接觸自己的同胞並協助他們解決問題,這是小香參與社會、累積自信相當重要的起點。

「我覺得醫療通譯的角色很重要,如果沒有我,他們只會指著身體說這裡痛,但他們其實不是頭痛,是暈眩。所以透過翻譯,我可以讓醫生清楚了解,他們是哪裡不舒服,這樣病才會好。」

「記得有一次我還發現有位移民姊妹不知道如何表達『發麻』的症狀,以前碰到醫師問診一律都說她很『痛』,導致原本應該看神經內科的姊妹一直跑骨科,費時又不見效。」

後來,醫院支付通譯的經費用罄,醫院問小香說:「能否改當志工,繼續協助醫師跟病人的溝通,只是變成不支薪,可以嗎?」

可以,小香堅定地點頭。

一晃眼,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和中興院區服務多年的小香,發現她在醫院的角色不僅只是幫助了移民姊妹,也經常可以協助語言不通又舉目無親的移工,在健康出了嚴重狀況時,成為移工們在異鄉就醫的心靈支柱。

小香記得,有位女性移工因為長期腹痛,雇主擔憂移工萬一是嚴重疾病需要開刀,還要負起照顧責任很麻煩,所以腹痛的症狀遲遲沒有處理。

直到那位移工透過友人找到小香,小香中於協助移工在醫院釐清病情,才發現原來是避孕器移位導致疼痛,只要簡單的手術移除避孕器即可。診斷與手術前後,透過小香的溫暖陪伴,移工姊妹也順利恢復健康。

類似的案例,讓精通中文、越文以及閩南語的小香,體會到語言的力量,不僅僅只在於溝通表達,它可以帶來安慰、圓滿生命中各種的徬徨與不安。

肯定孩子,肯定自己

漸漸開始認同雙語專長的重要性的小香,改變了原本「等女兒國小畢業,學好中文再學越南文」的想法。在移民署的「新住民火炬計畫」補助各界開辦東南亞語文課程的影響下,小香讓女兒開始學習越文。在全家人的鼓勵下,女兒的學習成效驚人,小小年紀還參加母語歌唱比賽得到冠軍!

但最令小香感到窩心的是,現在帶孩子回越南,孩子對自己可以和表姊妹聊天感到非常有成就感,而在外婆家溝通遇到的困難,竟然成為孩子回台灣更加用心學越語的動力。

從小香分享女兒學習越文過程的神情中,那笑容綻放出來的驕傲,是對女兒的讚賞,也是對身為移民的自己,擺脫對子女雙語教養的擔憂,走出社會對移民家庭種種偏見的自我肯定。

現在的小香總是這樣跟身邊的人提醒著,「多學一種語言,就是多一種本事,多一種優勢」,但除卻去了語言作為就學就業的競爭籌碼,語言本身可以溝通、促進對話、更可以打開你我的眼睛,看見另一種文化與我們交流、匯聚出蓬勃的新視野。

在台灣的每一個人,不是移民就是移民的後代,你我都以各自獨特的生命樣貌,在這塊土地上努力地刻劃著我們共同的未來。破除歧視和偏見其實沒有那麼難,只要多一點理解,尊重每一種移民文化及其語言,就是擁抱多元文化最好的實踐。

更多感動文章請鎖定:南洋台灣姐妹會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