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博煒的截後人生:對於這位媽媽出於母愛的歧視,我選擇「尊重」

黃博煒的截後人生:對於這位媽媽出於母愛的歧視,我選擇「尊重」
Photo Credit: 黃博煒 Leo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不爭論,我不但避免了自己與那位媽媽的衝突,也避免了旁人可能因價值觀不同所發生的爭鬥,而且老闆還算我便宜十元,我又可以開心吃香噴噴雞排,你說,這筆生意是不是很賺啊!

文:黃博煒

截後日常一:雞排事件

某一天下午四點多復健完,在回陽光之家的路途中,我在某間國中前的雞排店,停了下來,深深的吸一大口氣。

「哇!(吞口水)這也太香了吧!」

我當然毫不猶豫的:「老闆,雞排一塊,胡椒多一點哦!」

老闆:「好!胡椒多對吧?要不要辣?」

我:「不用辣,不好意思,因為我身體不方便,等等錢可能要麻煩您自己拿一下,可以嗎?」

老闆:「沒有問題!」

就在等待香噴噴的雞排時,突然旁邊一位準備接孩子下課的媽媽,用不是很友善的口吻對我說:「先生,你可以不要把輪椅停在這邊嗎?小朋友他們就快要下課了。」

我當下聽了有點霧煞煞,我左看右看,奇怪?我輪椅沒有擋到其他人出入啊!

我說:「不好意思,請問怎麼了嗎?」

那位媽媽回說:「你停在這邊,等等小朋友下課遇到怎麼辦?」

我愣住了,非常的錯愕。雖然她沒有說出她的擔憂到底是什麼,但是我卻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了,她擔心我嚇到她的孩子。

我說:「好的,我買完雞排就離開。」

當下我並沒有與這位媽媽做任何的爭辯,我控制電動輪椅轉過身,靜靜的等待我的雞排,心裡很不是滋味。賣雞排的老闆當然也聽到我們的對話了,他原本已經看不下去想開口指責那位媽媽的時候——

我對著老闆笑一笑邊搖頭的說:「沒有關係!」

老闆尊重我,就沒有多說什麼了,最後過來拿錢的時候卻故意少拿十塊。

我:「老闆不可以這樣啦!十塊也要拿。」

老闆笑著說:「免啦(台語)!」

老闆堅持少收十元,我笑著道謝就離開了。

看到這裡,或許你會疑惑的問我:「她這樣歧視你,你不生氣嗎?」、「為什麼不跟她爭論呢?你只是買東西又沒有錯!」、「受傷不該被這樣歧視!」是,我想不只你想問,當天在周圍有目睹這件事發生的人,心裡勢必都打了個問號,為什麼我不爭論呢?

當下我會這麼輕易妥協是有原因的:難道是因為我自卑,因為我覺得自己很恐怖會嚇到人,因為我這些疤痕是傳染病,是嗎?不,當然不是,我沒有這樣看自己。其實可以發現我是融入這個社會的,我擔心的不是自己的外貌,也沒有覺得自己哪裡不正常,當我聽到這段話:「先生,你可以不要停在這邊嗎?小朋友他們就快要下課了」的反應與你聽到時的反應,我想應該是一樣的,我們都誤以為自己是不是擋住了別人了,所以下意識轉頭趕快看看自己的周圍,是不是真的擋住人家出入了,結果並沒有,路寬得很,但她的下一句話就是很直接的歧視了。

不過當下我會妥協是因為,在經歷了一次又一次類似的事件告訴我,「爭辯只會帶來更多衝突」,我大可以就在路邊跟那位媽媽吵起來,「妳什麼意思,我在這邊又沒有擋到妳,路這麼大,我為什麼不能在這邊?路妳家開的嗎?妳是歧視我嗎?還是妳住海邊,管這麼寬哦!」相信我,吵架動嘴我從來沒怕過,但是這真的有必要嗎?

今天那位母親會驅趕我,我想我們的價值觀一定不同,即使我在當下真的吵贏了,獲得一時的快感,但是你覺得那真的有意義嗎?還記得這篇故事最一開始是在說什麼嗎?是買香噴噴的雞排來享用啊!為什麼我要為了一個跟我價值觀不一樣的人,而破壞我滿心期待吃那超香雞排的心情呢?雞排那麼香,我傻了才跟那媽媽吵架,你說是不是?

我今天選擇了妥協,不是因為我怕她,也不是因為我自卑,心裡當然不好受,可是這樣的情緒只有在當下一下子而已,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思考,為什麼這位媽媽會有這樣的想法?為什麼認為我嚇人呢?坦白說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了想:「我覺得基於她作為一個母親的角色,或許我們價值觀不同,但是她只是出於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不受傷害的母愛,似乎也沒有做錯什麼啊!她的表現與那些真的歧視我、笑我沒手沒腳的人是不一樣的,沒有很深的惡意,那不過只是一種保護孩子的母愛,不是嗎?」

突然間,我豁然開朗,剛剛發生那些事情的鬱悶通通不見了。

這是雙贏啊!今天不爭論,我不但避免了自己與那位媽媽的衝突,也避免了旁人可能因價值觀不同所發生的爭鬥,而且老闆還算我便宜十元,我又可以開心吃香噴噴雞排,你說,這筆生意是不是很賺啊!

衝突是可以避免的,每個人價值觀都不同,我們可以選擇的是包容。今天她是基於母愛所以做出這樣的舉動,我能體恤為人父母的愛,就像我的爸爸媽媽一定對我自己在外面有許多擔憂,也想好好的保護我一樣,所以今天她的這份母愛,我選擇「尊重」。

相關書摘 ▶黃博煒的截後人生:拔管後喝到的第一滴水,宛如人間極品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但我想活:不放過5%的存活機會,黃博煒的截後人生》,蔚藍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黃博煒

黃博煒,因一場意外——八仙塵燃,全身燒傷面積高達90%以上,失去了雙腳及右手,僅剩的左手,功能亦微乎其微。

塵燃發生後送達醫院時,病況極度不樂觀,博煒爸爸曾在加護病房含淚問博煒:「你想去另外一個世界當天使嗎?」,當時雖無法說話,他卻堅定地搖搖頭,示意「我要活下來!」,展現強烈的求生意志,即使醫生告訴博煒,想要活下來,存活機率幾乎為零,最好狀況會截去四肢,面對這樣人生最艱難的選擇題,他選擇截肢保命,拼過那幾近不可能的存活率,奇蹟地活了下來。

時至今日,出院後面對生活的困難與挑戰,博煒沒有放棄,總是用正面的心態去應對,「我不侷限於失去了什麼,而是剩下什麼,我還能做什麼?路是人走出來的,方法是人想出來的,無論如何都沒有放棄的理由。」即使四肢健全的人在生活上依舊會遇到許多困難與挑戰,但是不管人生帶給你多少困境,只要你願意,都能寫出美好的篇章。

「這本書全文總共約九萬字,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我自己用觸控筆,一個字一個字敲出來的。或許我的國文造詣不好,文筆也不太好,但是這本書所有的一切,都是來自我生命中最真誠的體悟,請您細細品嚐。看看沒有手腳的『黃博煒』,能夠活得多麼精彩。」——博煒

但我想活
Photo Credit: 蔚藍文化
不放過5%的存活機會,黃博煒的截後人生——《但我想活》新書發表會

講者:黃博煒 / 本書作者
時間:2018年1月7日(週日)14:00-16:00
地點: 新北市立圖書館 總館三樓演講廳 / 新北市板橋區貴興路139號
免費報名網址:https://www.beclass.com/rid=213c9db5a4326a258452

26166562_148221912496386_315766408497382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