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決定赴美念大學?成功申請MIT心法分享

Photo Credit: 何達睿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像MIT這種美國頂尖大學,即便是SAT考到接近滿分的人,也只有約七分之一的錄取率;然而卻曾有申請者的自傳,讓入審會感動落淚,進而無視SAT分數直接錄取。可見成也自傳,敗也自傳。那麼這份自傳到底要怎麼寫,才能博得入審會的青睞呢?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何達睿

為什麼決定赴美念大學?

坦白說,一開始,我只是將高中各項奧匹競賽最終的聖盃——MIT,設為夢想的終點。然而,一直到在IOI(International Olympiad in Informatics,國際資訊奧林匹亞)摘金之後,我的心思才有多餘的空間得以認真地思考、評估我的下一步。而要得到比五百天前更好的答案的話,勢必要從這五百天之中尋找新的啟發。

那麼,我從這段日子學到了些什麼呢?

透過審視這趟追夢之旅的起點,在TOI(台灣國際資訊奧林匹亞競賽),我得出了第一個結論:只要把自己放在高手雲集的地方,就能很清楚地看見要怎麼變強。第二個結論,則是這趟追夢之旅最苦澀的那一段時間所留下的回甘。

我發現:我的個性不相容於這座島上的體制。

我有自己獨特的、名為夢想的目標,它並不相容於成績單上的優甲乙丙丁。

針對這個目標,我有自己的時間規畫,它也不相容於那張切得如豆腐般整齊的課表。對於自己的時間規畫,我能專心致志地一步一步執行,因為我知道我踏出的每一步所對應的效果,是邁向夢想的最佳路徑,而這也不相容於設計出「零學分的必修課」之現行體制的邏輯。

更重要的是,當我很早就下定決心追夢,並且一開始就說「這一年我盈虧自負,大不了我的人生晚一年」時,這「唯有讀書高」社會的反射動作,賞給我的卻是排山倒海而來的阻力。

留在這份決心上的一道道傷疤,讓我發現,我需要的不是「更好的」體制,而是「更少的」體制,也就是自由和包容多元的精神。有了這兩個結論之後,我更加確信自己最初以MIT為大學目標是正確的。

申請MIT的時間規畫

瑣碎的申請細節此處不多說,我只談一下在時間準備上的心得。

大部分的台灣高中生都在學測之後才開始準備申請大學的文件,但是申請美國的頂尖大學,準備時間都是以年為單位計算的。

我比完國際資訊奧匹後,回國的時間是八月底,若我要趕上錄取率比較高的第一波申請,必須在十月底前要搞定一切。兩個月的時間,準備台灣的大學申請可能差不多,但是申請MIT這樣的美國頂尖大學,時間可說非常吃緊。

光是趕上「必要的考試」就讓人疲累,除了沒什麼時間備考之外,有些考試在兩個月內只開放一、兩次考試機會,根本沒辦法多考幾次把分數考到漂亮一點。另外,「自傳」(essay)需要一個字、一個字雕琢,兩個月根本不夠把自傳優化到最好,我只能修到「尚可」的程度。還有,面試非常重英文聽說,沒有長期練習的話,面試當天等於直接吃土。

和我同屆進MIT、另一位奧匹出身的台灣錄取生,他整整花了一年兩個月的時間準備申請。為了準備申請MIT,他甚至放棄亞太地區物理奧林匹亞競賽的國手資格。

即使你沒有奧匹資格,一般高中生若打算申請美國大學,都把戰線拉得很長。我聽說母校新竹實驗高中雙語部的學生,都是從十年級、十一年級就開始準備,相當於台灣學制的高一、高二。

需要如此提早準備,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是為了美國學測。美國學測有SAT和ACT兩家廠商,每家一年考六次,每年總共有十二次考試機會。提早從高一、高二開始準備的話,最多可以考上十幾、甚至二十幾次,把分數考到最高。

成功申請美國名校的策略

台灣的大學申請,最高的門檻是考試分數;只要學測或指考分數夠高,剩下的東西都相對簡單不少。然而在美國,大學申請非常注重自傳以及面試。

MIT對於非英文母語人士的考試標準是採門檻制,也就是說,托福分數高於一個指定的分數即可。因此只要贏了自傳和面試這兩仗,就有高達八成勝率了。

我很喜歡做這樣的比喻:申請者和美國各大學入學審查委員會(簡稱入審會)是商品和消費者的關係。以MIT入審會為例,每年有約兩萬件商品上架,但是推車只夠放一千五百件。

身為一件商品的你,目標就是吸引消費者把你放進推車裡。

像MIT這種美國頂尖大學,即便是SAT(美國大學入學考試)考到接近滿分的人,也只有約七分之一的錄取率;然而卻曾有申請者的自傳,讓入審會感動落淚,進而無視SAT分數直接錄取。可見成也自傳,敗也自傳。那麼這份自傳到底要怎麼寫,才能博得入審會的青睞呢?

【下策:強調自己成績好】

「我在校成績名列前茅/我很會考試/我學測考很好/我在台灣的某某測驗考了XX分」這些都是申請者常用來為自己加分的工具。由於台灣高中生大部分時間都在準備學測考試,申請者學測分數都很優秀,然而MIT所要求的托福或美國學測分數其實並不突出。

這類申請者會很想把自己優秀的學測表現寫在自傳裡面,強調自己準備得多努力、考前計畫多縝密、分數在台灣的PR值多少……然而入審會對這類申請條件的感覺,就像在美國沃爾瑪超市裡看到一罐貼著台灣CAS優良食品認證的鮪魚罐頭。意思是,我知道這個罐頭大概可以吃,但最終還是會選擇美國本地製造的產品。畢竟,這兩萬個申請者基本上都很會念書,加上也有美國的認證,CAS在「消費者」眼裡勝算真的不大。

想要獲得青睞,就必須擁有跨國籍、跨地域性的優勢,才有機會勝過美國本地的商品。

X:在自傳中強調自己很會讀書和台灣各項測驗的分數。
〇:挖掘出自己跨地域的優勢,並在自傳中加以發揮。

【中策:強調自己很稀有】

「我參加過某國際比賽/我當過某國際志工/我參加過某科展/我曾經入選電競選手……」究竟什麼樣的優勢才夠優?

試想,你在超商看到一條日本進口的特濃牛奶糖,儘管沒有CAS認證,但上面寫著「全新口味」、「期間限定」、「使用北海道鮮乳」……這樣是不是比僅有CAS認證的牛奶糖吸引人?

這三個引號究竟有什麼魔法?答案是它們創造了稀少性。也就是說,判斷一個優勢到底夠不夠優很簡單:以稀少性來做比較,越稀少越具優勢。

我有位高中同學想申請香港的大學,在面試草稿上寫了類似「擅長批判性思考」、「從小對數學、物理有興趣」……我看了簡直快暈過去。論稀少性,「就讀實驗科學班」這句話都勝過前述兩句好幾個量級。

我跟他分享了這個稀少性原則,經過一番腦力激盪後,他想呈現的每一個特質都對應到一個稀有事件:

  • 批判性思考 → 曾與來自日本的交換學生以英文辯論公共議題
  • 數學 → 與清大教授合作進行有關傅立葉轉換的專題研究
  • 物理 → 取得國際物理奧林匹亞國家代表隊複選資格

結果呢?他被錄取了。

X:主打「擅長批判性思考」、「熱心助人」等不具稀少性的特質。
〇:找尋自己真正能夠拔群而出的稀有之處,並以其為主軸強調個人特色。

24799448_1771272032906994_80883915249049
Photo Credit: 何達睿
【上策:貴校需要我】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八日,MIT面試日前五天。我已經盯著電腦文件中的面試草稿整整一小時,但是刪了又加、加了又刪,到最後半個字都沒有變。到後來,我已經記不清楚這樣的夜晚到底是第幾個了?

我最具稀少性的特質是「國際資訊奧林匹亞金牌(世界第八)/正面能量非常強,並竭盡所能散播正面能量給同儕/執行力、決心與毅力不凡」,而草稿中,三者各自的敘述都已經非常清楚、有條理。但是我卻隱隱感覺到這三個段落就像合唱團中的低、中、高音部在練唱不同的曲目,各自都唱得很好,但合起來聽卻有種不協調感,令人渾身不舒服。換言之,如果不想辦法讓各聲部共鳴的話,就只能達成「1+1+1=3」的效果。

然而已經被定下來的這些特質,面向截然不同。我該怎麼讓他們「共鳴」呢?一個有若干面向的「商品」,該怎麼「行銷」才有效呢?

答案是:要看見「消費者的需求」。做過產品研發的人都知道,成功的產品除了要有新意之外,更重要的是能看見消費者的需求。同理類推到MIT入審會的話,便是發現入審會可能的「需求」。

我想通了這個策略之後,決定試試。我從上述三個特質出發,開始尋找它們能對應的「入審會需求」。最後,我找到了在大學階段最具聲望的資訊比賽:「ACM 國際大學生程式競賽」(ACM-ICPC)。

最近四年,台灣大學在ACM-ICPC決賽中的獲獎紀錄是兩金,MIT卻僅有一銀一銅。這個成績對於MIT這樣世界頂尖的理工學院肯定非常不理想。而上述我的第一與第三項特質,正好有機會為MIT拿下一面世界金牌,滿足這個需求。此外,我也調查了與我同年的國際資奧選手,並且排除了前七名選手申請MIT的可能。也就是說,就這個需求而言,我是MIT的首選。

於是我在文章中寫下:「我觀察到貴校參加ACM-ICPC的成績不甚理想,而我相信我的能力恰好能解決這個問題。」那一剎那,我彷彿聽見了合唱團低音部與高音部合音成功。最後,我在兩階段申請的第一階段就被錄取了。

錄取名單公布之後,我透過社群媒體認識了其他MIT新生,結果發現每位同學都有一項非常突出的專長,而該專長都能為MIT拓展某個領域。例如,有位身為國家網球選手的十七歲女孩,她能帶領別名「工程師」(MIT Engineers)的麻省理工學院體育校隊創下佳績。又如,幾位嫻熟開飛機的十七歲男孩,他們就是MIT這一屆要進入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人。

我發現,原來造就MIT如此卓越的根基,就是這些頂尖技能的聯集。而這個策略,在推進MIT資訊領域某一部分的成就上,可以說是成功了。

X:自傳和面試中陳述的自身優勢面向不一,打游擊戰。
〇:以自身特色為起點,發想一個審委會可能想達成的事物或目的,並戰略性地集中火力攻擊該要點。

其實,MIT大學部每年錄取一千五百人,就代表有一千五百種成功的自傳。除了我的「商品化」策略之外,我也看過有人把自己「角色化」,塑造成一個科學怪人;也看過有人把自己「小說化」,用卓越的文采把人生中大大小小的故事寫得有血有淚;更看過有人「數據化」,分析大學網站和歷屆錄取者,統計出錄取機率最高的數個特質後各個擊破。

不過說穿了,這些都是各個申請者為自己的稀少性量身定做的策略。因此我也鼓勵讀者,自身的稀少性如果無法適用上述策略,可以試著發想全新包裝自己的方法。或許,入審會因為欣賞這個從未看過的策略而錄取你呢!

完成進度0/1:找到下一個夢想

在夢想的欄位中,當國手,拿金牌,上MIT,我一項一項打了勾。於是乎,現在我的夢想欄位——是空的。

但是沒有夢想的生命,就沒有方向,而沒有方向的生命,就沒有效率,最後因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會無意間增加自己耍廢的時間,變得平庸。我不願意在這樣的狀態下活著,於是在MIT公布錄取名單的隔一天,我就開始尋找自己的下一個夢想。

但是,要從零開始尋找全新的夢想,談何容易?我的上一個夢想,最初的起火點在國一,最大的轉捩點在高一,最後達標在高三,前後總共花了六年時間。因此,我也不會強求自己一定要在某個期限內確認或完成下一個夢想。話雖如此,現階段的我還是可以想辦法給出一個最有希望的答案,作為填答「夢想」欄位的草稿。而這個草稿,就是我在MIT申請書中的最後一句話:

「I will make the best of my life to create more great stories.」

(我會窮盡一生來創造更多好故事。)

這並不是用來騙審查委員淚水的假話。拿到金牌後,驀然回首,這五百天的好故事深深打動了我,也讓我發現不管是動畫還是人生,我是打從心底喜歡好故事。因此,即使已經申請上了MIT,我對這句話的立場還是沒有變。我想要創造更多好故事。

但是,好故事的來源有很多種!我只要找到下一個願意犧牲一年、五年、甚至十年的偉大目標,並且努力追求,這樣的旅途自然就會是一個好故事。

或是,我也可以做一位內容創作者,不管是做遊戲、畫動漫、還是寫小說……就算沒有親身活過,也是符合「創造更多好故事」的宗旨。

當然,我也相信在現有認知範圍外,還有我不了解的方法或技術,可以幫助我創造好故事。因此,我也會在大學期間努力尋找並確認這一條路的可行性。


於是,我人生中一個新任務出現了:「完成進度0/1:找到下一個夢想。」

至於到底找不找得到?我的態度跟當初我和班導淑真老師講的並無二致:我可以接受找不到,但是我要這個答案。既然我人生的「任務欄」只有這一項,我只要竭盡全力去尋找,不管最後答案是什麼,我都可以在死前說服自己已努力活過,這樣就足夠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的未來,自己寫:17歲資奧金牌少年,衝撞體制500天》,網路與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何達睿

少年何達睿,就讀竹科實驗中學高中二年級時,代表台灣參加二〇一六年國際資訊奧林匹亞競賽,獲得金牌,並獲得全球排名第八的佳績,是台灣有史以來參加該競賽次佳成績。之後進一步申請上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二〇一七年赴美成為大一新生。

但是這看似輝煌順利的成績,其實是何達睿高一從資奧選訓營落選後,下定決心全力一搏,勇敢衝撞傳統教育體制所得到的結果。為此,他自己認真思考、計畫、準備,半夜三點起床打線上程式競賽,並一一和爸媽、導師、各科任老師溝通請求協調,過程中忍受各種不被理解看好的孤獨⋯⋯

「我很困惑,為什麼一定要有成果才能開始支持我?所有人都很願意在我把一變成二的路上伸出援手,但是我從零變成一的過程才是最需要支持的啊!」

何達睿一如我們身邊的國、高中孩子,喜歡打電動、看動漫。敢於放手一搏、走上與拚學測不同的道路,只為不讓生平第一次想全力追逐的夢想變成遺憾。走過孤獨但純粹的五百天,實現夢想清單。何達睿親筆寫下這段歷程的起伏轉折,獻給每一個曾為夢想執著、流淚、懷疑,但真心付出過的你。

書中同時詳述何達睿準備資訊奧林匹亞競賽以及申請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策略,建立起的思路SOP,以及在大賽/大考前如何鍛鍊身心,他甚至連血糖和壓力都仔細規畫思考過,非常值得家長和學子借鏡。

我的未來,自己寫_書封
Photo Credit: 網路與書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