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到如今,打靶等「國防教育」還應該存在嗎?

事到如今,打靶等「國防教育」還應該存在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戰爭一觸即發,實彈射擊乃最基礎訓練,我們身處通往太平洋的大門,手握戰爭與和平的天秤,肩負兩千三百五十萬人的命運,我們準備好了嗎? 

文:王鈺順

根據《全民國防教育法》第一條:「為推動全民國防教育,以增進全民之國防知識及全民防衛國家意識,健全國防發展,確保國家安全,特制定本法。」因此安排「全民國防教育」做為高一必修科目。其中第四單元「防衛動員」裡的第三章「基本防衛技能」,當中包含了「徒手基本教練」、「步槍操作基本技能」、「射擊預習與實作」。而「射擊預習與實作」也就是俗稱的「打靶」。

在現今一片轉型正義的聲浪中,教育體系中的國防教育往往是爭論焦點,常被認為是威權時期黨國教育留下的軍國思維。而「打靶」更被認為是暴力、戰爭的前兆。該課程也被指出違反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1] 中對於「避免兒童捲入武裝衝突」等相關規範。

但實際上根據《兒童權利公約》第38條第2項「締約國應採取一切可行措施確保未滿15歲的人不直接參加敵對行動。」以及第38條第3項「締約國應避免招募任何未滿15歲的人加入武裝部隊。在招募已滿15歲但未滿18歲的人時,締約國應致力首先考慮年齡最大者。」之規範,所謂捲入武裝衝突指的是加入軍隊與投入作戰行動。因此就該公約來說,打靶此類的軍事「體驗」並無侵犯兒童權利之虞。

在前往靶場之前,學校教官通常會利用國防課指導學生操作模型步槍、反覆練習動作口號,以降低實際在靶場上可能會發生不可預期的意外,此舉卻被視為對學生實施軍事化管理的象徵。如此的反覆操練確實屬於軍事訓練的一部分沒錯,但此類的訓練也僅止於該課堂上、僅止於針對打靶訓練所必須之要求。其餘課堂,甚至國防課的其他單元也不見有此情形。若因此將論述概括為「對學生實施軍事化訓練」,此部分筆者認為不免有些以偏概全。

縱觀當今國際情勢,東亞地區關係日益緊張,無論北韓還是中國,近日來的諸多舉動都正逐漸將整個西太平洋地區推向戰爭邊緣,戰略位置更是首當其衝,詳細的戰略價值相信學校教官與歷史老師也都曾經在課堂當中提及過。尤其解放軍從來沒有放棄過武力犯台 [2] 這個選項,近期頻繁的繞島巡航也在在提醒我們危機的來臨。姑且不論種種挑釁的行為,只要在人類能夠完全放棄國家的概念之前,國防安全就必須是人民安居樂業的前提,包含國家認同在內。若自由民主的領土已不復存在,何來的價值觀差異?

在這樣的局勢下,維持現狀勢必是最好的方法,戰爭從來就不會是第一選擇。但是一旦國際情勢改變,當和平、外交手段不再有效,變成不得不開戰的時候,面對如此龐大的威脅,若此時還在高談政治正確而不及時做好準備,被納入共產體系只是遲早的問題,畢竟正不正確從來不是對岸政權關心的議題。因此國防課程中之所以鮮少提到有關國家認同的議題,除了為避免那些無法改變當今局勢的爭議,重點在於國防課的目的並不在探討我們是什麼國家,而是沒有國防就沒有國家。

所謂的和平,長久以來都是以鮮血作為代價。回顧兩宋時期,年年送出鉅額的歲幣卻始終遭受外族侵擾;反觀漢唐,即使西漢亡國、東漢末年三國鼎立、唐末藩鎮割據、卻絲毫不見外族膽敢覬覦中原。何況現今既無三朝的經濟實力,還有無止境的黨爭內鬥。放眼瑞士,做為中立國。其奉行的「刺蝟策略」意味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即使無法戰勝也要確保對方付出最慘痛的代價,藉此沒有讓兩次世界大戰的戰火侵入自己領土 [3]。而同樣和以色列共同具有的全民皆兵的政策也已經無需贅述。

又如瑞典自1997年,許多車主陸續收到來自瑞典軍方的通知,若發生戰爭或需提高戰備,則軍方有權徵召該車輛。直至2015年12月瑞典政府推出全面的國防規劃,當中的徵召決議重新提及徵召車輛等多項動員需求。瑞典政府也將在2018年再度啟用暫停七年的徵兵制,理由與上述的徵召決議相同,由於國際安全局勢的「惡化」,必須尋求更適合的應對方案。鑑於歷史因素,瑞典政府很顯然的對於俄羅斯仍是相當防範。

就現今立場而言,我們依舊必須針對各種可能情況做好萬全準備,全民國防教育提及之自我防衛意識,須以實彈射擊訓練做為實踐,且實彈射擊乃最基礎之戰鬥技巧。雖說青年學子並非首要動員單位,然而若戰況告急、前線急需補充人力,屆時可沒有閒情逸致研究槍枝構造與擊發方式。國防安全事關重大,相較之下所謂的轉型正義呢?和平絕非隨口說說就能達成,必須仰賴自身實力才能有資格和別人談條件。如今戰爭一觸即發,實彈射擊乃最基礎訓練,我們身處通往太平洋的大門,手握戰爭與和平的天秤,肩負兩千三百五十萬人的命運,我們準備好了嗎?

趣味體驗包裝軍事訓練?實彈射擊不是國民基本教育,而是戰爭隱喻

註解

[1]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一條:「為本公約之目的,兒童係指18歲以下的任何人,除非對其適用之法律規定成年年齡低於18歲。」

[2]《中国的军事战略》第二頁,第五段:「台湾问题事关国家统一和长远发展,国家统一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历史必然。近年来两岸关系保持和平发展良好势头,但影响台海局势稳定的根源并未消除,“台独”分裂势力及其分裂活动仍然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最大威胁。」

[3] 二戰時期瑞士在72小時內動員近45萬的軍隊與20萬名後勤人員,藉由複雜的地形佈下大量防禦要塞,令德國進攻每個據點皆要付出代價。且無論軸心國與盟軍飛機,一旦入侵領空的飛機均予以擊落。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