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蒼井空的女人味,不只有性

屬於蒼井空的女人味,不只有性
Photo Credit: 蒼井空Twitter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認為,若關注蒼井空宣布結婚,更應理解她所分享的感情、人生與生活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蒼井空追求的,才不是電影《感官世界》的阿部定
In_the_Realm_of_the_Senses
Photo Credit: 電影《感官世界》海報 / Wikipedia

舉目所見,當蒼井空宣布結婚以後,簡單祝她幸福的人只佔一小部分,更多人圈繞著三大話題熱議,男女的角度大不同:

  • 這位男人(NON)好開放,最後能夠接受蒼井空當老婆。(女士)
  • 如果說既不帥也沒錢,何以命運偏偏就遇不上蒼井空。(男士)
  • 她的丈夫好爽!今後甚麼招式都可以試了。(男士)

雖然這些說法角度不同,還是有一個鮮明的共通點:他/她們完全沒有理會蒼井空分享的感受,都是站在NON的角度看待蒼井空。原來,在他們眼中,蒼井空宣布結婚等於今後化身性玩偶服侍丈夫「很爽」。

如果你看過伊恩.布魯瑪(Ian Buruma)所寫的《面具下的日本人》,便會聯想到他提及上世紀70年代的電影《感官世界》(愛のコリーダ),講述一位曾經是日本妓女的阿部定,及後脫離賣身在旅館當女僕,隨後跟館主石田吉蔵熱戀享受各種性虐刺激,最終女主角由賣性以養活自己,及後得到另類戀愛的快感,卻依然脫離不掉纏繞在性享樂的層面,得到解放。

當然,並不是說婚姻沒有性享樂的成分,根本正常得很,沒甚麼值得避忌和撇除的,夫妻之間大可好好享受,可是,這次蒼井空宣布結婚,若願意理解她的感受,絕不只有從戀愛中得到性解放,她不是阿部定。

以成熟的人生觀來說,蒼井空確有資格自稱「女漢子」
Screen_Shot_2018-01-03_at_4_52_24_PM
Photo Credit: Yes娛樂Youtube 截圖

蒼井空追求的生活感很清楚,而且說法多年沒變,是圓滿組織家庭的夢,一度認為嫁給中國男人是不錯的選擇;在這一點上,網路世界好像很多人關注蒼井空的種種,當中卻沒多少人真誠為蒼井空終「圓家庭夢」而欣喜。

只要稍為看一看蒼井空的發布那些簡單譯文,便知道她是個講求生活自主、活得真實,又希望享受家庭樂的「時代婦女」,而且婚訊透露了一些對日本庸俗文化的叛逆。

蒼井空說媽媽在23歲結婚,24歲時誕下她,這個家給她的影響,自小就「夢想」在相近的年紀結婚組織家庭,結果在2002年從事AV事業之後,尋尋覓覓,就輾轉到現在三十多歲。

蒼井空自從2011年退出AV界以後,繼續從事娛樂事業,期間她否認過跟赤西仁有過一段情,間接透露喜歡王寶強、梁朝偉那種性情的男人,強調的是生活上那種感覺,不是身份地位。最近,台灣媒體報導她的前度男友是新華社的記者周范才,可惜跟她結婚的人不是周范才,現在嫁給DJ NON。

Screen_Shot_2018-01-03_at_4_48_58_PM
Photo Credit: 蒼井空微博截圖

蒼井空這樣說:

「我想要孩子。我想要自己的家庭。他不是帥哥,然後沒有錢,但是,他接受了我以前的工作。對以前的工作我沒有後悔。但(是),我知道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如果結婚的話, 一定要接受這樣的問題,所以他很棒。」

而更重要的感受還未是上述這些,倒是這一句:「我結婚了,但是我什麼都沒改變,我還是我,愛你們的蒼井空。」

難怪蒼井空曾稱人們不了解她,她認為自己其實是一位「女漢子」,回望這樣的自白再看那句結婚宣言,確實有女漢子的味道,是屬於蒼井空的女人味。

蒼井空渴望成家,但不是要日本傳統典型的那種家庭
Screen_Shot_2018-01-03_at_4_54_44_PM
Photo Credit: 《鳳凰視頻》Youtube截圖

她即使結婚了,那個「我」沒有改變,意味她繼續有她的娛樂事業,繼續可以接觸熱情的「中國粉絲」,她可以做喜歡的事情,而不是典型日本家庭婦女所承受的壓抑,那種封閉且漸漸失去自我的生活;可想而知,她的丈夫接受了她的一切,接受了她前AV女優的背景,接受了她未來可有自己的事業,也帶給她新時代家庭的感覺。

沒人知道將來如何,沒人可以保證永遠幸福,但當下蒼井空忠於自己的感覺,也圓滿自小就希望擁有的生活,可以的話,有一位丈夫跟自己生兒育女,伴陪終老,同時不用犧牲事業。

三年前,一位在日本從事商業企劃工作的作者,曾在台灣媒體《女人迷》撰寫文章分享日本人的婚後生活觀,尤其指那些二十多歲至三十多歲的日本夫妻,可泛稱アラサー,把他們歸類為典型的日本傳統父母,她分享道:

「(アラサー)基本上是男主外、女主內的終極實踐者,父親一輩子奉獻給公司、母親則一輩子奉獻給家庭。

曾經讀到《日本人の背中》書裡,老外對日本作家說到:『太多的日本女性婚後好像就得放棄工作,在家相夫教子,感覺也太寂寞辛苦了。她們可曾想過為自己的權力發聲?』

作家袒護說道:『那是外人看到的表面。實際上由於日本的家庭主婦是一份高度被社會認可與接受的專職工作,所以她們是家中的最大支配者、管理者,是一份很有權力的工作。』」

她看清自己更想要的不是富、不是帥,而是男人給自己的尊重
Screen_Shot_2018-01-03_at_4_53_53_PM
Photo Credit: 蒼井空微博截圖

可見,蒼井空融合東西方的生活感,她圓夢比想像中浪漫,甚至比許多浮誇的法國電影更浪漫一點:

人生「見識」過這麼多男人,跟演藝人傳過緋聞,有想過結交沒日本男那麼封建的中國家庭男,果然她一度跟周范才有過一段情,怎料,世人總感覺「記者」這職業,相比娛樂圈、夜店DJ普遍學歷較高,「看似」有文化和開放不少,結果娶她的卻不是周范才,未知是否二人到了談婚論嫁時,周仍介意她的過去?

終於,蒼井空看清家庭幸福最重要的東西,不是帥哥也不是富有,而是尊重,尊重她的個性,尊重她的事業,聆聽她的傾訴,接受她的一切,她認為跟這樣的男人組織家庭,已足夠讓她感到幸福,nothing more。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