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治療師在居家復健中缺席,患者吞嚥困難該找誰?

語言治療師在居家復健中缺席,患者吞嚥困難該找誰?
Photo Credit: maxlkt@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風患者在醫院有語言治療師,可以協助進行吞嚥訓練,但回到家後的居家復健,卻沒有吞嚥訓練可以選擇。您是否好奇,台灣明明有廣大的吞嚥訓練需求,但為什麼沒有法定的吞嚥訓練服務及語言治療師的出現呢?

文:梁英男(語言治療師)

家中進行鼻胃管治療的長者是否有口難言、食不下嚥?在人生的最後一哩路上,享受不到吃飯皇帝大的樂趣,也享受不到跟孫子嘻嘻笑笑的天倫之樂?

其實,透過語言治療師的陪伴,能讓長者拾回生命的樂趣以及生活尊嚴。不要再受到「一根管子」的影響,而限制了吃的自由;也不會因為聽跟說的障礙,限制了含飴弄孫的樂趣。

語言治療師在居家復健中缺席,患者吞嚥困難該找誰?

美國Freed、Freed、Shaw、Sechtem等學者在2001及2007年,分別預估吞嚥障礙人數,約佔總人口的5 %,那麼依此數據推測,台灣約有1百萬以上潛在的吞嚥障礙人口。

隨著高齡化社會的來臨,一百萬長者食不下嚥的困境越來越高。雖然台灣的醫院有語言治療師,甚至是中風復健團隊的介入,而且也有完善的出院準備服務以及長照系統的服務等等。只不過,還是有許多的家屬們要面對,著插著鼻胃管回到家而無法吃東西的家人。對此,心裡的不捨及矛盾難以言喻。

此時居家護理居家服務居家復健就是家屬很大的支柱。

透過居家護理師協助鼻胃管灌及護理的指導、居家服務員的臨床服務、居家復健的專業指導等等,可以讓家屬了解如何用鼻胃管灌食維持營養,並避免感染,以及如何從鼻胃管灌食,復健恢復至由口進食。

其中,居家護理以及居家服務的提供者,非常明確,也很容易銜接後續的服務。但居家復健,卻有尷尬的模糊地帶。因為這個服務的提供者包含了醫師、營養師、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還有語言治療師,可是語言治療師卻在這項服務中缺席了......

目前在台北市衛生局網站,能找到吞嚥訓練服務,但找不到語言治療師的名字;苗栗縣網站上找不到語言治療師,但業務手冊內卻有語言治療師的勾選項目;新北市、桃園縣、新竹縣、台中市、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台南市、高雄市、屏東縣、台東縣、花蓮縣、宜蘭縣、基隆市的居家復健,都只找得到物理及職能治療師。

找遍全國的長照中心臨床服務,只有台北市及苗栗縣,算是比較正式地將吞嚥訓練納入長照。然而真正有看到語言治療師名字的,只有在苗栗縣的隱藏資料中現身。

語言治療師缺席二大因素:人力不足、費用審核困難

您是否很好奇,台灣明明有廣大的吞嚥訓練需求,但為什麼沒有法定的吞嚥訓練服務及語言治療師的出現呢?

有幾個重要的因素,造就了目前的現況:

1. 語言治療師人力不足,在長照1.0中缺席

在過去的長照系統建置過程中,語言治療師的培訓制度尚未健全,因此人力短缺。光要維繫醫院內的服務,就很吃緊了,如果要招集語言治療師投入居家復健,人手會更加緊繃。

所以語言治療師在長照1.0的人力配置上暫時缺席,加上後續雲端服務系統,是依據此人力配置所設計;所以在服務人員的選項建置上,當然就沒有語言治療師。

這樣的結果,也造成即使長照2.0 實施後,已經把長照人員的管理放寬為「完成訓練認證之醫事人員」,但因為中央仍未把語言治療師新增進「長照人力」中,因此,語言治療師還是無法為中風患者提供居家復健的服務。

6104068209_d134b246f5_b
Photo Credit: Vic@Flickr CC BY 2.0

2. 中央補助款受限人員編制,唯有地方補助才能給付語言治療

居家復健的經費來自中央分配款,而款項的核銷會對應系統上能勾選的人員,然而就像前面提到的,此系統還沒有新增「語言治療師」的選項,導致服務費用無法核銷。

即便地方語言治療師公會提出法源,希望居家復健能納入語言治療吞嚥訓練,地方承辦人員也只能有兩種處理方式:

  • 向中央反應

結果得到的回應是:「系統內還沒有此人員的配置,款項無法核銷,所以服務暫時無法提供,要等中央修訂後實施。」

  • 各縣市自編財源

就像台北市及苗栗縣一樣。但此項處理方式必須遇到有擔當的承辦人員,或是該縣市對語言治療師的需求極大,促使地方政府願意自籌財源來提供服務,否則很難在地方第一線服務上發生。

上面的困境到底該如何突破?讓中風患者在家中就能獲得應有的居家復健吞嚥訓練服務呢?

如何讓語言治療師加入居家復健,讓中風患者擺脫「一條管子」?

1. 督促中央盡速將「語言治療師」納入長照人力選項

加強對中央主管單位的溝通,希望中央主管機關能依照法源,盡速將語言治療師納入人力提供選項中,這個方法需要從三個方向合力推動,才能成功:

  • 全聯會代表全體語言治療師,向中央爭取加入居家復健
  • 地方公會與衛生局積極溝通
  • 確實有大量吞嚥訓練的需求提出

2. 語言治療師的意願及衛教推廣

另一方面,各地的語言治療師也必須願意提供服務,同時加強對吞嚥障礙長者的衛教,才能改變大家;「只要把食物變濃稠,就可以解決吞嚥問題了。」、「語言治療師太少,沒有辦法到家裡服務。」等等,對吞嚥困難的刻板印象。

只要讓更多民眾知道:「原來吞嚥困難,可以透過語言治療師的吞嚥訓練改善!」、「鼻胃管治療不一定是首選。」以及語言治療師的吞嚥訓練,與其他專業服務的不同,就能盡早讓語言治療師回到服務現場,與醫師、護理師、營養師、居家服務員等,一起解決長者的吞嚥問題,恢復由口進食的樂趣,這才是全民之福!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