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燒聲」好笑嗎?民進黨就想讓你認為時代力量在做秀

黃國昌「燒聲」好笑嗎?民進黨就想讓你認為時代力量在做秀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代力量凱道靜坐時,蔡英文畫下了史上最大的禁制區,這樣的「隔離」作法,其實為的就是避免時力被聽到、論述被理解,以免選民在思考的過程中動搖了對民進黨的核心價值,營造「作秀」氛圍的目的好處,只要想想理性中立的民眾路邊看到兩個人在吵架就知道了,他會有心情搞清楚誰對誰錯嗎?

從這一次黃國昌、徐永明等眾立委在總統府前抗議的狀況來看,我們可以發現,民進黨在面對時代力量的處理上,是以相當高的規格來做,可以說,時代力量跟國民黨兩者相比,民進黨在時代力量身上下了很大的戰略應對態度。

簡單說,因為國民黨笨,國民黨可預測,國民黨的訴求從來不走中道,所以可以把國民黨的各種操作,放在一邊不理會。國民黨能夠控制的藍民,他們背後有多年的黨國思想影響,因此國民黨這樣的一顆腫瘤,在民進黨眼中來看雖大,可只會越來越小,直到最終消失不見,因為他的方法、政見和呼籲,乃至於黨內人才,說實在話是一個比一個笨。

國民黨不足為懼,就算還有三百萬票,就算有藍民會回歸,始終都不是民進黨眼中的一個咖,因為他完全不可能成為台灣選民最終的選擇,更不可能取代民進黨。

時代力量相對於國民黨,可就不一樣了

多年來民進黨教育民眾、灌輸民眾的各項知識,都是說我們在民主時代應該如何如何,就拿裝設拒馬來講,蔡英文在選前也說了好多關於拒馬等等的民主想法,所以相對於泛藍,在泛綠的陣營當中,有相當多的人都具有所謂的民主概念。

因此當時代力量提出一個具合理性與高度性的訴求,而且本身的根源站在民主本身的正當性之上,這時候就會給了許多泛綠一個價值上的疑問:「為什麼民進黨不遵守他以前說的民主價值?」

這個疑惑,再對照民進黨這些年來收的政治獻金、政策方向與改革進度,讓許多泛綠支持者對民進黨產生價值上最根本性的動搖。

是的,我們可以發現確實有過去不少投給民進黨的支持者,已經說了以後絕對不會再投給民進黨,就算把政黨制衡的角度考慮進去,也不會動搖,而這種選民的數目正逐日增加。

笑看時力靜坐的人,多少人了解他們的訴求?

我們剛剛說到,時代力量提出的訴求上往往相當有根據,高度契合民主。許多酸時代力量的網民可能都不太清楚,時代力量這次反對的基礎,並不是要民進黨完全聽時代力量的話,而是搬出事實,民進黨明明答應可以充分討論,最終卻說話不算話,才討論了兩條,就把剩下六條直接停止討論,送出委員會。而從2016年以來,時代力量所提的版本都被否決掉,從來都沒有任何一個時代力量的版本能夠被通過,拿時代力量有沒有版本來說嘴,都是可笑的選舉語言。

在一例一休的事件上,每一次時代力量想要討論的時候,從「一分瑩」事件到火速出委,民進黨根本就不在關鍵事件上討論的空間,可以說時代力量在這一年多來,可以在體制內按照民主規矩來做的都做了,但不僅達不到效果,就連討論都變成一種奢望。

因此,基於這個狀況,要求將勞基法撤回委員會,哪怕最終表決會不過,至少充分討論的過程中能讓民眾了解正反兩面意見,也能凸顯我們台灣是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不准人討論就通過的姿態,是跟共產國家只能我說了算的模式差不多的,只是在共產國家配合得更好,表面上更完美,因為不配合,性命會不保。

我們必須想想,難道台灣是一個內涵毫無民主價值的國家嗎?

難道台灣的體制說穿了,是只要執政黨願意,就可以變相讓台灣有如帝制般的展現嗎?難道台灣的民主模式是假的,馬英九上台就是馬皇,蔡英文上台就是蔡皇嗎?我們的民主是啥小,誰當選誰就是皇嗎?

這,就是民進黨最怕泛綠選民,在根本性上深度思考「價值」的時候,會做出的板塊移動。

1515288766418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Abby Huang

畫大禁制區,正展現了蔡英文的心機

因此民進黨必須用最高標準的對付時代力量,是的,國民黨對民進黨來講一文不值,國民黨在民進黨眼中完全無須顧慮,國民黨對民進黨來講只不過是一個玩具,可以放著慢慢養著殺的玩具,是一個綁架泛綠情感,用「難道你要讓國民黨復活嗎」綁架泛綠選票的ㄧ個大玩具。

是的,民進黨有太多手段能完全壓制住國民黨復活,其中能用的手段太多了,最重要的是國民黨人愛錢,只要任用一定的關鍵人物,就能掌握國民黨選舉動員的部分人脈,有些國民黨人也看衰國民黨,早早就被招安。只要這些人乖乖不動,國民黨就算想做出翻天的舉動,也很困難。

反過來看,我們可以發現蔡英文對付時代力量其實相當心機深藏,他將總統府前的禁制區畫到最大其實並非沒有道理。畫大了,有兩個好處:

第一、民眾普遍不會覺得有需要用這麼大的規格來對付五個人,所以不會產生時代力量被壓迫,被逼迫的針對感,你畫的小,在畫面上的壓迫感很大,而且民眾也很容易近距離來做接觸;

第二、畫得越大,需要的警力就越多,如此一來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超額運用警力,直接影響在社會上為數不少的警眷票,讓這些警察選票對時代力量產生惡感,同時也讓民眾因為同情警察,因此而厭惡時代力量。

民進黨在對付時代力量的手段可說是用盡心機,其實時代力量在媒體的曝光度上可說是少之又少,幾乎沒有,蔡英文讓民眾進不來,然後又管制媒體採訪,就能成功的產生時代力量根本沒有多少人聲援的畫面,只要能夠製造這種既定畫面,就可以成功讓社會上為數不少的標題黨,以為他們看見了背後的真理,這些標題黨就跟一窩蜂的遊客一樣,覺得人多排隊的店就是名店,名店就是好吃,人數稀少的店,一定是爛店。

蔡英文想讓時代力量在畫面上造成的,就是這種直觀。

民進黨最希望的,就是沒有人討論時代力量

我們回頭看看2016年的時代力量,我認為他們的支持度一點都不會太高,如果沒有民進黨的選票傾力一助,時代力量在2016年根本就沒有有辦法打敗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