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K黨設計桌遊堪稱創舉,可惜策略仍停留在清末自強運動

老K黨設計桌遊堪稱創舉,可惜策略仍停留在清末自強運動
Photo Credit:立法委員林為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在去年年底推出了自家的桌遊,雖然一改過往只會開記者會發新聞稿的作法,但宣傳的策略卻還停留在「器物層面」,反而溝通不到真正需要被溝通的人。

文:陳偉佳(曾任國會助理,現為政治時事評論人)

去年年底,國民黨發表一款由自身設計的桌上遊戲(簡稱桌遊),名為「千悲不歸錄」,以眾所熟知的大富翁式玩法,可讓二至六人參與遊戲,將蔡英文及其民進黨領導集團這一年來的荒腔走板,盡數載錄於桌遊棋盤上,依著不同事件而有不同的事件效果,且會推出更新版本。

就筆者長期觀察國民黨生態下來,這一步堪稱創舉,因國民黨長期給人老態龍鍾、無法順應時勢潮流的印象,且對議題的反應及應對皆為老派,不外乎遇事就發新聞稿、開記者會,以現代的資訊處理及反應效率而言,相當不具機動性,更遑論能否使人接受記者會所要傳遞之資訊。

爾今,國民黨推出桌遊,已是一大進步,不過筆者還是有話要說。

所謂的宣傳,抑或是所謂「為黨打造新形象」,不能只有推出新梗,忽視宣傳地點及宣傳者本身。桌遊作為一個載體,承載設計者本身欲傳遞的資訊,國民黨採用桌遊方式,諷刺蔡英文及民進黨執政以來的荒謬施政,是為在載體的採用上,用了不令人排斥的載體,可謂成功第一步,卻又在第二步——宣傳宣傳上走了老路,令第一步的成功在所無用。

首先是發表地點,地點選擇充滿肅殺氣氛而沉悶的國民黨中央黨部,使本為中性的桌遊載體一開始便沾染政治味道,縱使年輕人得知有這款桌遊,抱著「溝旼動(國民黨)發表ㄟ遊戲」的想法,已經有了先入為主的反抗想法,更難使年輕人願意實際來遊玩這款遊戲,既然不願意玩,再怎樣搞笑諷刺都沒用。再者,請政治人物示範遊玩,又讓桌遊載體染上更為濃厚的政治味,遊玩者也不具可看性、話題性,同時透露出國民黨在宣傳上的不知變通,失去可以稍稍翻轉黨的形象之機會。

讀者不妨趁機想想一個問題:為什麼國民黨宣傳只會找黨內的政治人物?

依筆者的印象,大約是去年年初,國民黨曾仿效知名狂新聞,大玩Google小姐梗,把Google小姐玩到形象崩壞,實際成效卻不佳。為何如此?一來是編劇問題,幹話不夠幽默有趣,這種骨子裡的不足姑且不論;二來內容依舊從國民黨的角度出發,砲打民進黨,在一般人的眼中就是「國民黨的舉動還是為了黨的利益」,溝通不到「非國民黨支持者」這個真正應該設定的目標族群。

從這裡再深入往下談,不難發現國民黨的新策略猶如清朝末年推行的「自強運動」,停留在「器物層面」,並未深入到內涵、文化的根本,用人方面也只想用「聽話的人」,全由自己人掌控,少引入外部資源。光是桌遊的宣傳活動,便可看出一二,主事者沒有那樣的「sense」來選擇適當的地點、找適當的示範者,一起參與桌遊的發表。同樣的桌遊,若是選擇不同的地點發表、不同人來示範,效果必定截然不同。

柯文哲在世大運展現了新的宣傳模式,找了一群知名YouTuber和網紅為世大運背書,已為眾人示現良好的宣傳效果。國民黨不妨仿效秦孝公,發出求賢令,看能否大海撈針,撈到一個國民黨的商鞅,使已在生死一線間的國民黨邁向改革變新之路。

廣納人才碰碰運氣,都比坐看一群不會搞宣傳的人閉門造車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