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性原理」日本社會中,優秀人才易遭人暗算

「母性原理」日本社會中,優秀人才易遭人暗算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明明「人人同等」,卻有人強出頭,真不像話——這種心理在社會上盛行,於形成「樹大招風」的現象。在日本,橫向平等的心態較為強勢,因此越是優秀的人,這種煩惱越是揮之不去。

文:榎本博明

「同齡者應該獲得相同待遇」的幻想

為什麼腹黑害人狂會想盡辦法算計別人,還為此不擇手段?

在本章,我們要分析的是團體、組織當中運作的心理機制。

首先來想想看,為什麼算計別人的心理在日本社會特別明顯?

日本社會的特徵之一,就是「人人同等」的意識非常強烈,這就是所謂的「日式平等主義」。

例如,社會上廣泛認為「同齡者應該獲得相同待遇」,所以學校原則上沒有跳級制度,也不會隨便淘汰學生。

照理來說,如果學校能夠因材施教,依照學生能力調整教學方式,教學效果也會更加顯著。然而,一旦實施能力分班,便會引起社會大眾的反彈,開始紛紛為放牛班的孩子打抱不平。

企業和公家機關也一樣,原則上都實施年功序列制度,盡可能減少同輩之間的差別待遇。之所以產生這種制度,正是因為社會上普遍認為,同時進入公司的人應該一起升遷,否則有失公允。

在這方面,心理學上的「母性原理」發揮了強烈的作用。

先來簡單地談談「父性原理」和「母性原理」是什麼吧。

父性原理的特色是「區分」的能力。

區分好孩子和壞孩子、強壯的孩子和弱小的孩子、優秀的孩子和頑劣的孩子,這就是父性原理的特質。

在歐美社會,父性原理的功能十分顯著,因此對他們來說,以能力、個性等指標區別每個人是很自然的,能力低下、一事無成的人也會立刻被淘汰。

書念不好的孩子必須留級,再不改善就會被退學。職場上也是如此,拿不出成績的人會遭到降職,甚至開除。在父性原理的督促之下,許多人不斷磨練自己、提升能力。

不過,父性原理雖然鍛鍊了有能力的人,反過來說,對弱小的人可是毫不留情。沒有能力、無法打拚的人,將會一路跌到社會底層,於是形成兩極化的階級社會。

相反地,母性原理則具有溫柔、包容的特質。

不論是好孩子還是壞孩子,強壯的孩子、弱小的孩子,優秀的孩子、頑劣的孩子,全都一視同仁。

因此,像日本這種母性原理顯著的社會,不會以任何基準區別每個個體,也不會遺棄沒有能力、無法交出好成績的人。

母性原理雖然能夠培養出具有協調性、個性溫和者,但同時也容易放縱能力不足、沒幹勁的人。

在母性原理強勢運作下,日本社會擁有強烈的「人人同等」意識,拒絕承認能力差距。所以,當出現優秀人才,而其成就特別突出,在群體中就容易引發嫉妒、算計的心理。

「樹大招風」的日本心理

蘇維埃聯邦時代,共產黨機關報《真理報》的特派記者奧夫欽尼科夫,曾在一九六〇年代的東京生活了七年,針對日本人避免競爭、拒絕分出優劣的傾向,他是這麼描述的:

  • 「日本人不願進行明顯的競爭,為了不讓其中一方獲勝,害得另一方『沒面子』,他們在生活中發揮令人驚嘆的智慧,避免與人分出高下。」
  • 「在日本,幾乎沒有一個小學生答得出班上誰是第一名、誰吊車尾。」
  • 「年輕的人力車夫在拉車時,若是想超越較年長的車夫,必須繞道而行,神不知鬼不覺地趕到前頭,絕不可讓人看出年輕人的力道、耐力都比老車夫優秀。他們一直嚴格遵守著這不成文的規定。這種在檯面上全力抑制競爭的傾向,現到日本人的生活當中。」(摘自《一枝櫻——論日本人特質》〔一枝の桜——日本人とはなにか〕中公文庫,台灣未出版)

現代人也承襲了類似的心理。雖然西化的腳步逐漸加快,日本漸漸邁入競爭社會,但時至今日,仍是把這種顧慮視為理所當然。

像是,自己的成績比對方優秀時,便會一面開玩笑,一面強調只是「運氣好」而已,避免傷害對方的顏面,不會洋洋得意地表現出喜悅之情。

我們之所以養成這種習慣,正是因為身在重視橫向平等的社會裡,害怕招致別人的嫉妒使然。

職場上也一樣。做出優秀的業績,再怎麼高興,也不能到處炫耀,否則難保不會引人嫉恨,遭小人說壞話、扯後腿。而要是升遷了,公司同輩的態度便不再友好,身邊也不知不覺多了好幾個敵人。

「樹大招風」——這句耳熟能詳的俗語,說的正是有能力的人難免遭人嫉妒、算計。

明明「人人同等」,卻有人強出頭,真不像話——這種心理在社會上盛行,於形成「樹大招風」的現象。人人戒慎恐懼,小心不讓自己變成那棵「大樹」。在日本,橫向平等的心態較為強勢,因此越是優秀的人,這種煩惱越是揮之不去。

為什麼「人人同等」令人安心?

  • 「我幸福嗎?」
  • 「我對現在的生活滿足嗎?」

許多人不斷質問自己,卻往往找不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因為「幸福」和「滿足」都是主觀感受,缺乏客觀的判斷標準。

感受太曖昧不明,究竟幸不幸福,自己也說不上來。

「既然無法肯定回答這個問題,應該就表示我對現在的生活並不滿意吧?」雖然心裡這麼想,但真的不滿意嗎?哪裡不滿意呢?仔細想想卻又答不上來。

於是「社會比較」便會在這時發揮作用。

在心理學上,人拿自己和其他人比較的行為稱為「社會比較」。

提出社會比較過程理論(Social comparison theory)的美國心理學家費斯廷格(Leon Festinger)認為,評價自己的思考、能力是人與生俱來的行為動機,人們總想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自己的能力到什麼程度。

換言之,我們想知道自己的思考是否恰當,也想衡量自身能力的高低,這就是人的「自我評價需求」。

根據費斯廷格的理論,這時如果有客觀標準,人會採用客觀標準判斷;但如果沒有客觀標準,則會將自己的想法、能力與他人比較,藉此衡量自己的想法是否妥當、能力是高是低。

已經有無數實驗證實了這個理論。

而日常生活中,當我們缺乏絕對標準時,也會運用「社會比較」來判斷怎麼做才恰當。

《婚喪禮儀入門》這本書長年暢銷,歷久不衰,也是人人需要社會比較之故。

舉例來說,去吃喜酒、參加葬禮的時候要包多少錢,並沒有標準答案。

但包太多有點尷尬,包太少也很失禮,令人傷透腦筋,真想知道大家都包多少。這時候若有資料可以參考,告訴你什麼關係的人平均大概包多少,那還真是幫了大忙。社會比較就是這個道理。

小孩的零用錢也一樣,該給多少並沒有標準答案,給多給少都是父母的自由。但是給得太多怕寵壞孩子,給得太少又擔心不夠用,爸媽們為此苦惱不已。這時實在很想知道其他家長給孩子多少零用錢,如果有實際數據,例如「小學幾年級的小朋友,平均零用錢是幾元」,就能當作評估參考了。

money-2180338_1280
Photo Credit: kschneider2991@Pixabay CC0

為什麼看到身邊的人幸福,便會覺得自己悽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