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反反美麗灣,成功讓破壞環境的齒輪停滯下來

反反反美麗灣,成功讓破壞環境的齒輪停滯下來
Photo Credit: Yoxem@Flickr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立基在自然原貌之上的觀光產業,有時仍以殺雞取卵、嚴重損耗環境的方式開發,位於台東縣杉原海岸的「美麗灣渡假村」便是其中的經典負面開發案例。幸虧許多人前仆後繼投入反對運動,才得以力挽狂瀾,成功讓破壞環境的齒輪停滯下來。

即使越來越多人現身抵制,台東縣政府仍然沒有放棄「反反美麗灣」——反抗反美麗灣運動的立場:在制度外,任由轄下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率領業者前往劉炯錫教授任教的台東大學抗議,指稱環盟成員都是「假台東人」;在制度內,當對美麗灣開發案不利的意見如滔滔江水席捲而來,縣政府不但沒有聽從專家學者的建議,反而一次又一次地重啟環評程序,甚至將環評委員全數更換為縣府公務員,或是清一色的環境工程學者,尤其特意避免選用生態[7]、地理、人文、社會領域的專業人士。

2008年6月15日,在環盟與居民抗議下,縣府仍強行通過充滿疑慮的第5次環境影響評估。台東環盟遂與部落族人偕同,以地方居民之身分在7月委請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陳柏舟律師進行訴願,訴願在12月遭到駁回。訴願駁回後一週內,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秘書長林子淩商請詹順貴律師協助向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展開行政訴訟。

在法庭上,律師特別針對第5次環評程序罔顧當地的生態、環境現況,以及用官派公務員出任環評委員此等球員兼裁判的作法,根本違背環評組織規則等理由,要求法院「撤銷」也就是將如此荒唐違法的環評徹底廢棄。在法庭的攻防之後,原告律師的主張最終得到了行政法院的肯定,在2009年8月10日宣告環評撤銷[8]。

擴大戰線的藝術

2010年8月,雖然原本偏頗的環評結論已經被法院撤銷,於法、於理都不應讓美麗灣以任何方式繼續進行,剛就任台東縣長的黃健庭卻仍以全案未定讞為由,發給美麗灣渡假村建照。業者據此續建觀光飯店工程,種起了椰子樹、砌出了游泳池。美麗灣的繼續動工,對反美麗灣運動而言是不小的打擊。

當時身為環評撤銷訴訟原告之一的林淑玲,開始思考新策略。她與因運動結識的「環境資訊協會」黃苑蓉以及「台東廢核反核廢聯盟」郭靜雯,一方面積極經營部落格與社群網站的粉絲頁[9],向全國發聲;另一方面利用三人都正好落腳在台東的機會,巡迴全台各地繼續宣傳反美麗灣運動。其中,在藝術家聚集的都蘭新東糖廠開說明會,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很多藝術家本來就看不慣美麗灣,只是沒有集結起來。」林淑玲回憶道。在都蘭的宣導,得到了巴奈(Panai)以及見維.巴里(Baliwags)等知名原民藝術工作者的大力支持。2011年,回應開發商和縣政府沆瀣一氣的「反反美麗灣」舉措,由東海岸居民和藝文人士所組成的「反反反美麗灣聯盟」成立,由達卡鬧(Dakanow)擔任總召。聯盟將東海岸的美景與美麗灣的荒唐,透過音樂活動,或製作繪畫與雕塑品巡迴全台展演。音樂人、視覺藝術家,以及社群媒體的傳播力量深入台灣人的日常生活,更獲得娛樂界、藝文界及學術界人士主動發起反對開發美麗灣的連署。各界重量級人士紛紛具名聲援,給予反反反行動者們非常重要的支持。

在抗爭面,反反反美麗灣行動聯盟則獲「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與「環境資訊協會」協助,舉辦過許多場記者會;2013年更為了抵制縣政府違法通過第7次環評,展開名為「不要告別東海岸」由台東徒步至台北的串聯行動。在這場行腳中,賴進龍擔當起領頭羊兼祈福者的角色,與來自各族群的聲援者們,無論沿路上遇到的是哪族部落,抑或是漢人廟宇,都會認真進行祈福儀式,更與當地居民們交換彼此曾經發生過的故事。「只要是為了這塊土地好」賴進龍希望發揮原住民傳統重視土地的精神,讓人們的心能夠串連在一起。

積極串連的背後,則有詹順貴律師率領旗下律師投入更多資源與心力,於普羅大眾不易理解的法律向度上全面對抗台東縣政府對美麗灣的縱容——公民訴訟的官司直到2012年才正式落幕;而面對縣政府再次運用官派公務員第7次通過環評,律師當然毫不猶豫再次提起環評撤銷訴訟;此外,律師在各項訴訟中,多次以繼續施工將造成難以回復的損害為理由,成功向法院取得美麗灣在官司確定前必須停工的命令;當縣政府認為可以靠著發出「准予復工」的行政命令來對抗法院,讓美麗灣繼續施工,律師更乾脆瞄準復工命令提起行政訴訟。

「很多重要的訴求,像社會經濟面、居民生活面、環境面等訴求不一定能在法庭上呈現。」當時以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身分在美麗灣案紛雜訴訟中擔當重任,也曾多次參與現場抗爭的許嘉容律師說,與法律專業無關的訴求並不能成為打贏官司的主因,但媒體的傳達對於法官如何看待案件,以及最後所做出的判決,還是能發揮一定的影響力;來自各地的聲援,更是律師能夠義無反顧堅持下去的重要力量。

生存的姿態,就是戰鬥的姿態

台東縣政府意圖使美麗灣渡假村BOT案可以合法施工、營運的各式行政處分,在律師們不斷藉由訴訟明確指出行政程序違法之後,紛紛遭到法院判決無效。2015年9月10日,高雄高等行政法院102年度訴字第481號撤銷台東縣府讓美麗灣復工的行政處分,終於實質上凍結了美麗灣渡假村的開發,擋下破壞海岸的無情齒輪。

許嘉容律師認為能有如此成果,社運和法律戰皆不可或缺:「一個激情丶一個理性;一個感動人心,一個將這份感動化成法律上的保護;美麗灣案則是這二者合作關係的成功演繹!」

如今,反反反美麗灣聯盟仍不定期舉辦聚會,也會邀請詹順貴律師參與。聯盟核心成員林淑玲在東海岸南奔北走時,常路過美麗灣渡假村,「盯著美麗灣瞧」同樣是林淑玲每天的例行公事。偶爾下車晃晃,走在沙灘上,看守渡假村的警衛會試圖驅離她。「沒有侵入住宅,沙灘是公有地憑什麼趕我走?」林淑玲總是對前來驅離的警衛感到十分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