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廢鈔之後:沒打到貪腐黑金,卻先痛擊「白老鼠」工人

印度廢鈔之後:沒打到貪腐黑金,卻先痛擊「白老鼠」工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廢鈔一週年,印度的經濟還在努力站穩腳步,莫迪稱為「最勇敢的政策」。實際上,有勇無謀的廢鈔卻成了一場直接效益尚無感,副作用衝擊卻超有感的經濟實驗。

文:印度尤

印度中央統計局1月5日公布最新經濟預測報告,2017-2018財政年度印度的國內生產毛額(GDP)調降為6.5%,要比上一個財政年度7.1%低了0.6%,這也是印度四年以來最低的年度GDP數據,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Modi)所推出的改革不僅尚未見效,副作用與陣痛期還持續壓迫著印度的經濟成長潛力。印度要上攻8%甚至是兩位數的經濟成長率,還得再等。

說起重創印度經濟動能,就不得不提起2016年莫迪突如其來的「廢鈔」行動。

2016年11月8日,一個印度人絕對難以忘記的震撼日,也是一場全世界都忘不了的金融大地震。在這一天,才剛登上全球經濟成長最快速的國家的印度,在莫迪一聲令下,閃電廢除500與1,000盧比紙鈔,宣布後四個小時即刻生效。

高舉「打黑金、去貪腐」大旗的莫迪,卻活生生地將人民推入現金與經濟停滯的深淵。

如今廢鈔滿一週年,莫迪聲稱這是他上任以來最勇敢的決定,廢鈔週年這天是「印度的反黑金日」,反對黨則稱這是「印度民主與經濟的黑暗日」,廢鈔就是一場經濟災難。究竟廢鈔一年之後,印度經濟呈現什麼模樣?

打擊貪腐和黑金!印度總理下令大額鈔票「明日作廢」

社會底層受苦,失業情況嚴重

來到新德里首都圈的一處馬路轉角,近百名工人從早上五、六點便站在那兒,或閒聊或發呆地等待打零工的機會,只要有一台檔車或一輛貨車靠近,工人便會一大群一大群地將其圍住,伸長頸子盼望著能被「欽點」上工。這在印度被稱為「勞工市場」(Labour Chowk),沒有固定工作的成年男子們都聚集在這,也成了印度失業率的社會縮影。

「我之前在一家出口工廠工作。廢鈔之後我老闆的四家工廠關到只剩一家,我就只能出來做工,有時候站在這邊四、五天也沒有任何工作。」工人庫馬爾(Kumar)說,失業之後他也想過去別的工廠工作,但大部分的中小型工廠都面臨同樣處境,「要工作的人比工廠來得多了!就只能來打零工。」

像庫馬爾這樣擁有技術的工人,都無法找到棲身之處,更遑論只能從事勞力活的一般工人。薩伊尼(Saini)騎著檔車前來招工,許多建築工地包小工程的工頭,都和他一樣每天騎著檔車或開著一台小貨車前來「勞工市場」找人,「我以前每一天大概會請五到七個工人,但是廢鈔之後,一天就請一到兩個吧!」薩伊尼苦笑著說,現在很難拿到案子,就是在「度日子」。

工人們說,每天工資400盧比,工作少的時候一個月只能攢6,000盧比,多則15,000盧比,支付房租、扣掉交通費用之後,根本很難維持家計,而這個工資是首都新德里的水平,更遑論其他二、三線城市與農村地區。「印度工資已經三年沒有增加,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這麼長時間工資完全停滯。」

尼赫魯大學(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經濟研究與計畫中心副教授希曼舒(Himanshu)表示,印度是一個由內需主導的經濟體,廢鈔令一下,首先衝擊的便是市場需求,連帶的存貨囤積、生產驟降、經濟活動停擺甚至後退一併爆發,而這在廢鈔滿週年之際,並沒有獲得有效的處理與正視。

許多人抨擊,廢鈔後有99%的舊鈔都得以回存,不如政府原先預料可能會有高達30%遭到廢除的500與1,000盧比大面額舊鈔直接消失,人民顯然比政府來得更為聰明,利用各種管道保住自己的財富,即使在「轉換」過程中有所損失,回流情況還是遠高於預期。

曾任印度工商部高官,現任印度國家應用經濟研究所(National Council of Applied Economic Research)資深研究員的辛格(Kanhaiya Singh)辯駁,將錢存到銀行,並不代表直接黑錢洗成白錢,還得通過政府的仔細比對與檢驗,「所有的錢都回到了銀行體系,要比直接憑空消失來得更好,這代表印度的經濟資本沒有就此蒸發,現在印度經濟中的每一分現金,都在特定人的名下,這些交易全部都有紀錄,檢視這些帳戶就可以揭發許多一直以來發生在印度的不法情事。」

「這是結構性的調整,干擾肯定會有,但這都是暫時性的。」辛格相信廢鈔將實現長遠效益,使印度經濟透明化,廢鈔之後上路的統一商品與服務稅,則是再一步地進階,透過環環緊扣的稅制,將印度導向正式化經濟。

然而觀察廢鈔之後的印度經濟樣貌,可以發現莫迪主打的幾項承諾,都難以看見直接性的顯著成果。

RTSTLU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打黑金

無論是透過人頭帳戶、由家族成員分散持有、巧立名目、私人關係或賄賂,99%的舊鈔都在廢鈔後回流進銀行帳戶,雖然稅務機關可以逐個帳戶追查金流與交易細節,然而此舉曠日費時,如何證明該筆現金為黑金成了一大難題。

印度許多包括莫迪執政團隊在內的知名政要,以及企業高層通通被列名在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以及瑞士銀行、匯豐銀行海外帳戶名單當中,然而就在廢鈔滿一週年之際,莫迪並沒有抓出令人滿意的「大魚」,打黑金的成效並不顯著。

去貪腐

貪腐行為依舊持續,印度一個關注公民議題的平台「Local Circles」,在2017年十月底發布涵蓋印度200個城市、超過10萬個樣本的調查,45%的民眾表示,他們過去一年以來,曾經賄賂官員以讓事情順利進行,並以現金為主要方式,有39%的民眾認為,只有賄賂才能順利完成應辦事項。

電子支付蓬勃發展,但仍以現金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