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廢鈔之後:沒打到貪腐黑金,卻先痛擊「白老鼠」工人

印度廢鈔之後:沒打到貪腐黑金,卻先痛擊「白老鼠」工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廢鈔一週年,印度的經濟還在努力站穩腳步,莫迪稱為「最勇敢的政策」。實際上,有勇無謀的廢鈔卻成了一場直接效益尚無感,副作用衝擊卻超有感的經濟實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印度尤

印度中央統計局1月5日公布最新經濟預測報告,2017-2018財政年度印度的國內生產毛額(GDP)調降為6.5%,要比上一個財政年度7.1%低了0.6%,這也是印度四年以來最低的年度GDP數據,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Modi)所推出的改革不僅尚未見效,副作用與陣痛期還持續壓迫著印度的經濟成長潛力。印度要上攻8%甚至是兩位數的經濟成長率,還得再等。

說起重創印度經濟動能,就不得不提起2016年莫迪突如其來的「廢鈔」行動。

2016年11月8日,一個印度人絕對難以忘記的震撼日,也是一場全世界都忘不了的金融大地震。在這一天,才剛登上全球經濟成長最快速的國家的印度,在莫迪一聲令下,閃電廢除500與1,000盧比紙鈔,宣布後四個小時即刻生效。

高舉「打黑金、去貪腐」大旗的莫迪,卻活生生地將人民推入現金與經濟停滯的深淵。

如今廢鈔滿一週年,莫迪聲稱這是他上任以來最勇敢的決定,廢鈔週年這天是「印度的反黑金日」,反對黨則稱這是「印度民主與經濟的黑暗日」,廢鈔就是一場經濟災難。究竟廢鈔一年之後,印度經濟呈現什麼模樣?

打擊貪腐和黑金!印度總理下令大額鈔票「明日作廢」

社會底層受苦,失業情況嚴重

來到新德里首都圈的一處馬路轉角,近百名工人從早上五、六點便站在那兒,或閒聊或發呆地等待打零工的機會,只要有一台檔車或一輛貨車靠近,工人便會一大群一大群地將其圍住,伸長頸子盼望著能被「欽點」上工。這在印度被稱為「勞工市場」(Labour Chowk),沒有固定工作的成年男子們都聚集在這,也成了印度失業率的社會縮影。

「我之前在一家出口工廠工作。廢鈔之後我老闆的四家工廠關到只剩一家,我就只能出來做工,有時候站在這邊四、五天也沒有任何工作。」工人庫馬爾(Kumar)說,失業之後他也想過去別的工廠工作,但大部分的中小型工廠都面臨同樣處境,「要工作的人比工廠來得多了!就只能來打零工。」

像庫馬爾這樣擁有技術的工人,都無法找到棲身之處,更遑論只能從事勞力活的一般工人。薩伊尼(Saini)騎著檔車前來招工,許多建築工地包小工程的工頭,都和他一樣每天騎著檔車或開著一台小貨車前來「勞工市場」找人,「我以前每一天大概會請五到七個工人,但是廢鈔之後,一天就請一到兩個吧!」薩伊尼苦笑著說,現在很難拿到案子,就是在「度日子」。

工人們說,每天工資400盧比,工作少的時候一個月只能攢6,000盧比,多則15,000盧比,支付房租、扣掉交通費用之後,根本很難維持家計,而這個工資是首都新德里的水平,更遑論其他二、三線城市與農村地區。「印度工資已經三年沒有增加,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這麼長時間工資完全停滯。」

尼赫魯大學(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經濟研究與計畫中心副教授希曼舒(Himanshu)表示,印度是一個由內需主導的經濟體,廢鈔令一下,首先衝擊的便是市場需求,連帶的存貨囤積、生產驟降、經濟活動停擺甚至後退一併爆發,而這在廢鈔滿週年之際,並沒有獲得有效的處理與正視。

許多人抨擊,廢鈔後有99%的舊鈔都得以回存,不如政府原先預料可能會有高達30%遭到廢除的500與1,000盧比大面額舊鈔直接消失,人民顯然比政府來得更為聰明,利用各種管道保住自己的財富,即使在「轉換」過程中有所損失,回流情況還是遠高於預期。

曾任印度工商部高官,現任印度國家應用經濟研究所(National Council of Applied Economic Research)資深研究員的辛格(Kanhaiya Singh)辯駁,將錢存到銀行,並不代表直接黑錢洗成白錢,還得通過政府的仔細比對與檢驗,「所有的錢都回到了銀行體系,要比直接憑空消失來得更好,這代表印度的經濟資本沒有就此蒸發,現在印度經濟中的每一分現金,都在特定人的名下,這些交易全部都有紀錄,檢視這些帳戶就可以揭發許多一直以來發生在印度的不法情事。」

「這是結構性的調整,干擾肯定會有,但這都是暫時性的。」辛格相信廢鈔將實現長遠效益,使印度經濟透明化,廢鈔之後上路的統一商品與服務稅,則是再一步地進階,透過環環緊扣的稅制,將印度導向正式化經濟。

然而觀察廢鈔之後的印度經濟樣貌,可以發現莫迪主打的幾項承諾,都難以看見直接性的顯著成果。

RTSTLU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打黑金

無論是透過人頭帳戶、由家族成員分散持有、巧立名目、私人關係或賄賂,99%的舊鈔都在廢鈔後回流進銀行帳戶,雖然稅務機關可以逐個帳戶追查金流與交易細節,然而此舉曠日費時,如何證明該筆現金為黑金成了一大難題。

印度許多包括莫迪執政團隊在內的知名政要,以及企業高層通通被列名在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以及瑞士銀行、匯豐銀行海外帳戶名單當中,然而就在廢鈔滿一週年之際,莫迪並沒有抓出令人滿意的「大魚」,打黑金的成效並不顯著。

去貪腐

貪腐行為依舊持續,印度一個關注公民議題的平台「Local Circles」,在2017年十月底發布涵蓋印度200個城市、超過10萬個樣本的調查,45%的民眾表示,他們過去一年以來,曾經賄賂官員以讓事情順利進行,並以現金為主要方式,有39%的民眾認為,只有賄賂才能順利完成應辦事項。

電子支付蓬勃發展,但仍以現金為王

印度電子支付在廢鈔百業慘淡之際,異軍突起地以倍數翻漲蓬勃發展,其中又以中國阿里巴巴所投資的印度電商Paytm」最為顯著,廢鈔後短短40天增加了兩千萬名新用戶,交易量翻漲數倍,這也成了莫迪廢鈔成效不彰之際的最佳擋箭牌。

孟買顧問公司「Quantum Advisors」的主管查理(Arvind Chari)便指出,廢鈔滿一週年,印度信用卡與電子支付的交易額,雖然從2016年10月的四億盧比飆升至2017年8月的七億,然而相較於中間的高點8.5億已經開始趨緩,下跌了26.5%。而印度現金佔GDP比例也已經在9月回到兩位數,預計明年將回到廢鈔前的水平,現金依舊為王。

廢鈔損莫迪改革者形象「虛有其表」

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在廢鈔週年發表了一篇文章,內容指出,從莫迪廢鈔的經驗,其他國家可以學習到四件事情:「慎選你的專家」(Choose Your Experts Carefully)、「切莫忽視基本數據」(Don’t Ignore Basic Data)、「考慮人類行為」(Consider Human Behavior)以及「謹防數位萬靈丹」(Beware of Digital Silver Bullets)。批評莫迪廢鈔只是基於「勇氣」,卻不是出自精密的計算與科學衡量。

曾被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稱讚是行動者(Man of Action),並對其改革寄予厚望的莫迪,也被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批評其改革者形象是虛有其表。

「莫迪認為他自己是個改革者,這本身就是一個問題,經濟的複雜程度要比總理所想的來得更高,也不是每個政策都能夠得到預期的回應。」希曼舒批評,以目前印度的經濟表現,或許沒有比2014年初來得更好,很顯然地,又比2004年到2011年,印度GDP成長率破8%來得更差。

被視為充分掌握黨內實力的莫迪,也開始面臨自家內鬨,其黨內大老、前財政部長辛哈(Yashwant Sinha)在去年十月就撰文開砲,指莫迪經濟管控失當,廢鈔所帶來的災難或將很難避免印度的經濟硬著陸,並警告當前的經濟頹勢,或許在2019年莫迪尋求總理連任之前都難以恢復。而莫迪黨內的國會議員古普塔(Shyama Charan Gupta),也在一場國會小組會議上面,直接指出廢鈔衝擊非正式經濟,政府應該要為人民自殺以及失業率負責。

RTST2T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反對黨勢力薄弱,卻難再現「莫迪旋風」

眼前,印度政壇未有值得莫迪擔心的競爭對手,反對黨勢力薄弱又不團結,莫迪2019年的連任之路還不算太棘手。然而從近期莫迪對外發言轉攻為守,不斷為自己的改革與政策進行辯護,也能看出其政治聲勢仍高,但與初上任時已有不同,12月莫迪在老家古吉拉特邦(Gujarat)的地方選舉雖然贏得過半席次,卻是1995年以來贏得最不漂亮的一次,在182個席次中僅拿下99席,是22年來首次低於100席。

莫迪在自己的家鄉遇見的「要贏不難,要贏得和過去一樣風光亮麗卻是難上加難」,某種程度也正暗喻著2019年的連任之路,要重現當年的「莫迪旋風」還得很拚。而先前被打到黏在地上的印度最老政治招牌國大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 INC)和其他地方黨派,也積極尋求更多空間找機會再站起來。

最大稅改緊接上路,印度經濟再一次陣痛

就在莫迪閃電廢鈔之後,印度有史以來最大的稅改統一商品與服務稅(Goods and Services Tax, GST),在2017年7月正式上路,新稅制的稅率仍持續在調整當中,這項改革印度期盼許久,然而就和廢鈔一樣配套措施不足,一刀砍下,滿身傷的依然是社會底層的人民,許多不識字、不懂得如何使用電腦以及沒能力聘僱會計師的人民,又再迎來一場兵荒馬亂。

「這就像是你才剛被打斷腿,正在試著再站起來,結果又被打斷一次腿。」新德里一家紙盒包裝工廠的老闆阿提夫(Atif)無奈的說,政府就像是在對他們做社會實驗一樣,廢鈔之後再來個新稅制,像他這樣的小工廠老闆,並沒有跨國公司與大財團那樣的資源與知識,除了坐等情況穩定似乎別無他法,「我們減產、縮短工時的同時,其他人若是在前進,我們不是停滯,而是相對地在後退。」

莫迪政府在改革與落實過程中「從做中學」無可厚非,統一商品與服務稅的稅率當然也不可能一步到位,然而在廢鈔的背景之下,印度政府再一次翻天覆地的改革以及「做中學」,政府、人民與經濟運作都很難立刻承受。

不過,若從印度股市節節走高的情況看來,投資人與企業的似乎仍保有一定程度的樂觀。印度國家應用經濟研究所資深研究員辛格表示,這代表業界所感受到的景氣回溫與經濟反彈,要比數據所顯示來得更為強烈。

尼赫魯大學經濟研究與計畫中心副教授希曼舒則認為,目前許多人仍相信,這些低靡的經濟數據只是短期的干擾,然而若是下兩個季度的情況未見起色,這些樂觀情緒也將受到打擊。

廢鈔一週年,印度的經濟還在努力站穩腳步,莫迪稱之為「最勇敢的政策」,財政部長賈伊特利(Arun Jaitley)則稱之為「會讓印度感到驕傲的一天。」實際上,有勇無謀的廢鈔卻成了一場直接效益尚無感,副作用衝擊卻超有感的經濟實驗。

作為實驗白老鼠的人民仍在受苦,而短期干擾的延長,長期效益也就連帶受損,廢鈔後已經一年多了,莫迪政府口中的「短期影響」究竟多「短」?印度的潛力發揮還要再等多久?廢鈔這劑猛藥的藥效,又如何能夠補償這段期間的損失與停擺,成了莫迪不願回應也沒有答案的問題。

而那些沒有必要的經濟代價,也成了莫迪改革者形象上抹不去的污點。

延伸閱讀:

本文經就是要印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