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行政有如「校園大逃殺」,老師們不該「球來就打」

輪行政有如「校園大逃殺」,老師們不該「球來就打」
教室裡座無虛席,像是孩子們的吵鬧聲依舊迴盪著。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語重心長的跟教育界夥伴們說,要練習說不,不管是對長官、對公文、對家長都一樣,只要是不合理的就要說不。

文:皮諾丘

這幾年,學校老師到了下學期末,總會有一股莫名的恐慌,害怕明年會不會被拉去做行政,在位子上的想要下來,不在位子上的老師不想上去,校長擔心行政人員找不到人,急著在暑假前搞定下學年的行政人事。

有能力的老師被校長道德勸說,能力愈大責任愈大,學校不能沒有你;資淺的老師被校長暗示,資歷淺沒有拒絕工作的權利,就是不懂才要學,吃虧就是佔便宜,殊不知這幾年少子化嚴重,學校一直沒有新進老師,組長都幹了十幾年了,竟然還是最資淺的,行政人員上演大逃殺,逃得了的,大呼一口氣,以後再也不跳坑,回歸導師帶班或專任教師之後,總算覺得自己像個老師,而不是半個公務員半個老師,兩邊都不是;逃不了的,只能將希望寄託在來年,祈禱有個比自己菜的新進人員,今年只能繼續做功德。

教育界的夥伴們應該都有感覺,這些年來的活動、研習、訪視、評鑑、公文、雨後春筍的各門派教學法愈來愈多,多到已經影響到教師的教學準備,影響到原本可以在課餘時間對學生做補救教學,這些東西若對老師的專業發展有幫助,或是跟學生的學習有關係,我相信絕大多數的老師都願意配合,從影響層面最廣的行政人員大嘆不如歸去,就可以發現,把基層老師搞得心力交瘁的原因,就出在這些多如牛毛的活動、舟車勞頓的研習、吹毛求疵比誰書面資料及簡報做得精美的訪視評鑑、還有那些無厘頭的垃圾公文。

這些問題牽涉層面太廣,今天我們來談垃圾公文就好。

感謝聯合報新聞網舉辦募集「超崩潰公文」活動,筆者將這些令人超傻眼的垃圾公文分類如下:

一、要大數據的公文:查學生上學路線流浪犬數量、學校方圓200公尺內娃娃機數量、學生老師租屋現況……..等等,公務員及民代的業務或問政需要大數據,不自己想辦法或花錢做調查,下一紙公文就有現成的大數據可拿,到底把老師當什麼?

二、要省錢:要老師下班後支援政府舉辦的燈會到十點,政府辦活動為了省錢,不請工讀生,直接下命令要老師支援,又不給錢只給補休。要支援就給錢,沒有錢就不要辦一大堆譁眾取寵的活動,就這麼簡單,老師也是人,不想一直做功德。

三、時間快到了才發公文:常常有公文今天才收到,3天後就要辦好,或者是拿到公文才發現已經過期,收到這種公文,我可以告原發單位承辦人瀆職嗎?

四、務必派員參加:筆者同事擔任生教組長,去年又是領域召集人,幾乎每個禮拜都有研習,每份研習都寫著務必參加,有些研習內容都是老調重彈,甚至網路就都有現成的資料可查,根本沒必要舟車勞頓的參與現場研習,況且該校規模不大,學務處有一天扣除掉參加研習的組長主任後,竟然只剩一人留守,我真不知道是留在學校重要,還是去參加那些無現場討論,純聽講的研習重要。

回歸正題,老師遇到令人超崩潰的公文該怎麼做?很簡單,這種垃圾公文,承辦人員擬辦時註明理由,不予辦理或無法配合或無法出席,這種公文存參就好。台灣巨砲陳金鋒說過一句經典名言:「球來就打」,我幫鋒哥翻譯一下,球來就打的意思不是亂揮棒,否則你就等著被三振;同樣的道理,老師也不必公文來就照辦,垃圾公文雖然不能當成垃圾丟垃圾桶,可以存參就好,上面的人亂發公文,結果老師一邊罵,一邊還是幫他把公文處理的好好的,以後只會丟更多的垃圾公文給你。

或許有老師會說,這個道理我懂,但主任跟校長要我配合辦理怎麼辦?很簡單,主任校長不挺你,只會命令你配合辦理,卻又無法拿出一個合理的講法說服你接受,正好可以拿來作為你來年請辭行政的理由。

最後,我想語重心長的跟教育界夥伴們說,要練習說不,不管是對長官、對公文、對家長都一樣,只要是不合理的就要說不。說「不」很尷尬,但換來日後的海闊天空;說「YES」很輕鬆,但你可能會後悔莫及,何必呢?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黃斑部病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