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被水泥固封的灰色海岸線

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被水泥固封的灰色海岸線
2007年8月風雨侵蝕下的蘇花公路|Photo Credit: 柯金源|衛城出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二十年後,當時人們所擔心的海岸侵蝕、自然海岸消失等負面效應,一一浮現。

文、攝影:柯金源

【海岸公路|花東臺11線】

被固封的太平洋

1990年,政府提出產業東移政策。由於企業界反應冷淡,因此經建部門重新擬定策略,著重發展觀光業為主,希望藉由釋出大量公有土地,吸引財團投入資金參與地方建設。基本上,花東地區最珍貴的資產就是自然生態景觀,因此,發展觀光業未嘗不是合理的方向。然而,因為旅遊素質與品味並未與時升級,觀光產業也尚停留在熱門賣點、遊客流量的追求,導致硬體建設、交通需求不斷擴大,逼使臺11線花東濱海公路的拓寬工程合理化。

花東濱海公路拓寬工程自1993年開始進行,北從花蓮溪口、南到小野柳風景區,全長約一七三公里,總工程經費高達一百多億元,將部分十米左右的普通雙車道,拓寬取直成為三十米寬的雙向四車道。但是,粗暴的施工方式,對當地自然景觀造成極大的傷害。由於某些路段的腹地,原本就相當狹小,施工單位必須一邊開挖山坡地,一面向海爭地,在海灘上堆置大量消波塊,以抵擋浪潮侵蝕保護路基。

花東海岸原屬嚴重侵蝕的地形,近二十幾年來,部分海岸已退縮了大約一○○公尺。拓寬取直後的部分路段,反而更靠近海岸,極易受到海浪侵蝕的威脅,就像目前的鹽寮路段、豐濱鄉海岸,臨海側的部分路基,在海浪不斷侵蝕下,消波塊不是陷落就是流失。有些學者專家提出警告,堆置消波塊可能導致海潮的自然運動失去平衡,結果可能對海岸的侵蝕作用更為加劇,對於公路安全的危害也會更嚴重。

花東濱海公路是串聯花蓮、臺東地區觀光資源的主要動脈,緊臨太平洋,沿著海岸山脈坡腳蜿蜒而過,公路兩旁有不同族群的聚落文明,珍貴的史前遺跡,以及十二個重要的地理景觀區。在花東公路拓寬工程下,美麗的沙灘、迎風搖曳的路樹,紛紛被冰冷的水泥護牆和消波塊所取代,傳統聚落也受到切割、噪音的傷害。交通便利的最大受益者,是以圈地開發的財團為主,一般民眾也有所獲益。然而,對自然景觀造成傷害,破壞生態環境,猶如殺雞取卵的發展模式,實在難謂明智。

人定勝天?

臺11線花東海岸公路上的「人定勝天」紀念碑,是1958年間開鑿濱海公路時工程難度很高的豐濱路段。花蓮縣長胡子萍為了紀念「石梯炸巖工程竣工」,立下了此石碑地標。1993年之後,臺11線再度往海側拓寬。幾十年來,每每經過此地,總會停下來看看這座人類狂妄的標記。2015年8月8日,蘇迪勒颱風引發強浪,襲擊海岸,掏空路基,「人定勝天」石碑也被打落、滾入海中。人們肅立踐行了五十幾年的行徑,以及與海爭地的思維,是否可因此得到震撼啟示?

1996年起,保育團體發起了「搶救消失的海岸線」運動,工程曾因此暫時打住。

二十年後,當時人們所擔心的海岸侵蝕、自然海岸消失等負面效應,一一浮現。

台11線-人定勝天碑1958年設立-2011_08_04攝
Photo Credit: 柯金源|衛城出版提供
1958年設置紀念碑(攝於2011年)

商業迷思

花東海岸公路拓寬後的最大受益者是大型財團,其開發案除了獲得政府特許以外,相關單位還協助海岸腹地不足的窘迫,在東部沉降海岸地帶進行填海造陸,硬向太平洋搶下陸地,建造綠地、停車場。美其名是景觀造景、提升交通順暢,但卻由平民買單、傷害自然環境、破壞歷史文化考古遺跡,圖利大財團。

磯崎海岸是花蓮最美麗的沙質海灣,因此被開發為海水浴場遊憩區。1980年代以來,優質沙灘卻出現侵蝕現象,海岸後退消失的沙灘寬度,已累積了一百多公尺;位於海水浴場南方海階平臺上的木造露營區,每次颱風之後,總需要修繕。人類想藉由這片自然美景營造商業價值、創造獲利模式,但若未能謙卑順天而行、熟諳自然,最終,可能連本帶利被海洋歸零。

【臺26線】

屏東恆春半島——墾丁國家公園

依山傍海絕佳的自然景觀,如被轉讓為觀光賣點,那美景是否依然存在?墾丁國家公園早在1984年1月設立,是臺灣第一座山海生態環境兼具的國家公園。為了維護國家公園遊憩區的地質與景觀調和,對於大型觀光飯店的建築,均有樓層與高度的限制。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大小飯店民宿爭相出檯,堪稱臺灣第一亂象。墾丁雖有國家公園之名,內涵卻逐漸崩解。

恆春半島的近岸陸域景觀大量失守,海域環境衝擊也日漸加重。陸地過度開發後,因雨水沖刷造成的海域泥沙沉積物、各種有機廢水、不當漁業、過度遊憩活動、廢棄物,以及核電廠排放的溫廢水,都是號稱第一個擁有海域國家公園的致命危機!

注:臺26線又稱南部濱海公路,自屏東枋山至臺東達仁,是環繞恆春半島海岸的省道公路。

道路工程爭議

1980年代,當地的地方民意代表提出貫通濱海公路的需求。但二、三十年來,開路工程對於環境、文化的衝擊與道路必要性,始終是贊成與反對意見的攻防焦點,更是臺灣人對於環境價值觀的選擇。

蘇花公路

蘇花公路自1930年代陸續貫通之後,雖然提供東部地區的交通便利,但也讓從事礦業的財團,擴大了開山挖礦的勢力範圍。政府修路,財團挖礦,甚至導致路基崩壞,造成用路人的傷害。

【海岸水泥化】

高雄蚵仔寮海岸

高雄蚵仔寮海岸因阿公店溪與高屏溪的補充沙源減少,海岸侵蝕問題日益嚴重。1952年開始,以水泥堤防加固,還是無法抵擋波浪的力道。1956年之後,從蚵寮南堤至赤崁北堤約一五○○公尺海岸土地,已被海浪剝蝕了約二百多公頃,蚵仔寮海岸線也內侵達七○○公尺。

為了進一步確保蚵寮海岸居民的身家安全,1970年水利單位以階梯緩坡式水泥堤防做基底,並以大型消波塊堆疊加固,三公里的海岸線已投下了超過七萬個消波塊。如果以二十噸重的水泥消波塊來計算,從模具、製造到投放成本,每一塊平均約需三萬元。近五十年來,蚵寮海岸的建設與保固經費已超過九億元,因此成為「黃金海岸」的觀摩地標。

高雄海岸線每年平均侵蝕後退七・五公尺,離岸堤成為海岸防護的新法寶。目前蚵寮海岸沿水深度約五公尺處,投置了八座一三○公尺的離岸堤,但因為面海側的掏刷與沉陷問題很難克服,離岸堤能否擔負消波養灘的任務,仍令人擔憂。

2000年12月-台灣花蓮港海岸環境空拍紀錄-花東地區062
Photo Credit: 柯金源|衛城出版提供
2000年花蓮海岸

離岸堤與消波塊

據水利署統計,全國離岸堤約二六三座,每座造價三千至四千萬元,總計約花費了七十九億至一○五億元;而中南部從嘉義至屏東海岸就投放了二三七座。

內政部營建署統計,臺灣國境轄區約有一百多座島嶼,只要有人居住的海岸,大多已擺置了消波塊、離岸堤與鋼筋混凝土堤岸,自然海岸快速消失。2016年營建署統計,臺灣島人工海岸有753.5公里,自然海岸比例,只剩下43.71%。

隔絕

人與海洋被水泥隔離,距離拉開了,面向海洋的可能性,也被阻絕了。

相關書摘 ►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工業廢水造就紫色海洋與陰陽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們的島: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衛城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柯金源

  • 臺灣首部長期記錄環境變遷的巨構,1980~2017追蹤超過三十五年的報導全紀錄
  • 縮時總覽今昔土地、山川、河流、海洋變遷的樣貌,史詩般撼動人心的紙上紀錄片

以環境史時間軸的比對方式,觀看土地利用型態對環境、生物與人的影響;並透過海陸交界、生物與人的關係、離島樣態、山林聲息、災難啟示等,清楚揭露島嶼長時間變遷歷程。

環境事件不是突如其來的災難現場,就是長時間的累積變化,耕耘環境新聞超過三十年的導演柯金源,以報導者的眼與心,穿梭於每一個現場,以行腳的毅力,不斷重返超過一百個樣區,他銜接起臺灣經濟奇蹟發展下,一條過去不被重視的敘事,叫作環境變遷。

本書從海岸線與海陸交界為開始,一一探究天災、汙染、山林資源、離島與指標物種的生滅,最後則回顧三十年間的環境運動,以及曾為環境抗爭、倡議的人。本書不只是柯金源累積的數十萬張照片、數百萬報導文字的精華,更是以環境寫史,映照特屬於臺灣的美麗與哀愁,也是你我過去三十年也參與其中的環境啟示錄。

因此《我們的島》並不是一本記錄災難與崩壞之書,而是企圖成為一本呼喚生命之書,當我們因瞭解而深刻熱愛我們的島時,也將是一切環境意識的起點,這是屬於當代臺灣、以鏡頭寫成的《沙郡年紀》。

柯金源 我們的島: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