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學運領袖拒向國王銅像跪拜恐遭處分,諾貝爾獎得主呼籲聯署支持

泰學運領袖拒向國王銅像跪拜恐遭處分,諾貝爾獎得主呼籲聯署支持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朱拉隆功大學秦聯豐因拒絕向國王銅像跪拜案,近期上訴將有結果,校方卻提前將評審團換人,使許多知名學者呼籲連署支持。在軍政府執政超過三年之下,泰國言論自由是否將持續惡化,令人擔憂。

泰國朱拉隆功大學前學生會長Netiwit Chotiphatphaisal(秦聯豐)在2017年9月朱拉隆功大學開學典禮,拒絕向國王銅像行跪拜禮,改以「敬禮」後離開,造成校園轟動。此舉更被泰國總理帕拉育點名批判,典禮期間更有同學遭到老師粗暴對待,隨後校方直接免除Netiwit 學生會長職務,連帶五名學生會代表也遭逐出,並記點處分。

Netiwit聯合其它同學提出申訴,按照校方規定,類似判決原本只需要30天,卻一再推遲至今超過四個月;校方更跳過補選,直接安排五名學生接替被拔除的學生會職位,更在近期安排保守派評審,主持全案的上訴判決,對於申訴案十分不利。

校方針對撤銷學生會職務並扣點的原因包括:不遵守規定、不服從師長、違反大學規定、無法擔任稱職的學生會幹部。

秦聯豐事件不僅是泰國青年渴望改變現況的單一行動,而泰國教育強調服從,對於質疑或挑戰權威的學生,除了社會壓力,更會遭受制度性懲罰。

上訴案也反映了泰國校園的保守與進步派的對立,學者及同學對Netiwit拒絕向國王銅像行跪拜,也有兩極反應。即使知名學者杭士基(Noam Chomsky)等人發表聯名信支持Netiwit、支持校園言論自由,泰國校方仍不為所動。畢竟追求學術領先,並非朱拉隆功大學的優先順序,連校園言論自由都無法捍衛,教育產業化才是泰國教育的現實景況。

例如,Netiwit在擔任學生會長期間曾在學生議會舉辦聽證會,討論朱拉隆功大學校方近年的商業化行為。然而,他卻遭到校方嚴重警告。這也顯示了校方近年愈來愈重視教育商品化,而非致力於提升學術及言論自由。

對於亞洲青年運動,Netiwit也長期公開支持香港雨傘運動,更曾邀請黃之鋒前往泰國演講。但他卻在中方施壓後,於曼谷機場遭拘留後遣返。此外,Netiwit也將劉曉波、黃之鋒等人的文章翻譯成泰文並出版,希望讓更多跨國民主運動的支持者與泰國進行串聯(包括台灣在內)。

不可否認的是,Netiwit是一位爭議人物。有人稱他為壞小孩,亦有人支持他勇敢提出意見的勇氣,反映泰國長年對立的觀念差距。

針對Netiwit學生會職務的申訴案件將於1月16日進行宣判。截至1月15日下午發稿前,聲援連署網頁上已有至少七名諾貝爾獎得主公開支持Netiwit、18名國際知名學者呼籲朱拉隆功大學重新考慮處分。因為此案攸關大學聲望及競爭力,因此他們不但期盼更多人能參與連署,更力挺泰國思想及言論自由。

泰國軍政府發動政變至今超過三年,何時重返民主仍舊遙遙無期。雖然軍人總理帕拉育聲明會在2018年11月舉辦選舉,但泰國民主仍匍匐前進。

泰國菁英院校的大學生,對於如何改變社會現況,也在民主真空之下,持續拉鋸。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