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要嘛被基因控制,要嘛被模因控制——除非你「反思」

人要嘛被基因控制,要嘛被模因控制——除非你「反思」
Photo Credit: José Ferraz de Almeida Júnior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要嘛被基因控制,要嘛被模因控制,所以在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可以說,人類並不自由。但請注意,我說的是大部分時候。

這篇寫一些我對「獨立思考」的新思考、隨想。而這牽涉到一些生物學的概念、演化論的概念。

在此之前,先說一個故事吧:

小明問他的父親,為什麼人類要繁殖?

小明的父親說,這一方面是出於生物的本能,個體會產生由衷的慾望,把自身的基因繁殖下去,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傳宗接代,把人類的文化和精神傳承下去。

小明聽後沉思了一會,但之後小明又要問了,可是父親阻止了小明,父親說:「但別問我為什麼生物要把基因繁殖下去,也別問我為什麼要傳宗接代,把文化傳承下去。」

父親接著說:「我不知道。」

基因的奴隸

要說人類為什麼要繁殖,最簡短、直白的答案就是:「因為人類是基因的奴隸」。基因向人類給出了一個終極任務,它告訴人類:「盡量確保你自己的生存,以便執行繁殖這一任務。

這種觀點由生物學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提出,他在40年前所寫的《自私的基因》至到現在,依然被奉為生物學的經典書籍。而要理解上面這一觀點,我們得先看看地球生命是如何誕生的,以下用外行人的語言簡略的介紹一下:

在生命還未出現之前,在原始湯(大海)中的一些物質因機緣巧合,產生了某些化學反應,形成了一種穩定的、可以自我複製的物質,科學家稱之為複製子。複製子和其他物質的不同之處就在於,複製子能夠穩定的自我複製——透過「轉化」其他物質來為複製自己。

這一「特殊能力」讓複製子的副本數量得到了大量的增加,但有些時候,複製子在自我複制的過程中會出現錯誤,或者與其他新物質結合,於是複製出了一個和自身不一樣的「新複製子」,這就是所謂的突變。

「新複製子」也懂得自我複制,而且通常還會因為突變而出現新的能力,例如,其中一些「新複製子」因突變而獲得了把蛋白質轉化成保護層的能力,這就變成了最原始的細胞。

原始細胞因為有保護層的關係,它能更好的在原始湯這一環境中生存,因此它不單只能自我複制,而且壽命更長。

經過成千上萬年的時間,原始細胞又因為自我複制錯誤,而產生了許多新種類的細胞,這些新細胞也出現了新的功能,例如,有些細胞獲得了更強大的手段來把原始細胞給吃掉,進而獲得更多複製自身的養分;有些細胞會團結組織起來,合作對抗外敵,因此它們可以生存更久。

而在競爭中生存下來的複製子,會因為自身的生存優勢而數量增加,但由於它們有時候還是會複製錯誤,所以還是不斷會有新品種出現,不斷的會有新功能出現。

而各個品種的複製子相互競爭(甚至與同種競爭)、複製(繁殖)、突變、適應環境或被環境淘汰,就是所謂的生物演化。

而當你給複製子一個足夠長的時間,比如說幾十億年,複製子就會演化出如人類這種複雜性極高的物種。而我們常說的基因,就是複製子的一種。

理解了生物的演化之後,我們再思考「基因是人類完成個體傳承的工具」這一觀點,你會覺得這是邏輯顛倒了,應該反過來說——「人類個體是基因要達到自我複制的目的,而演化出來的一種工具、載體」。

人類的身體、內臟、骨骼、大腦,全都是基因「創造」出來的工具,人類的個體就是基因的載體。而複製子並不會關心載體的利益,甚至不管載體的死活,它們只關心自己是否能夠持續的被複製,例如,工蜂會為了抵禦入侵的敵人而不惜犧牲自己,為什麼它要犧牲自己呢?

因為蜜蜂的基因設定就是如此,可以進行繁殖的蜂后和雄蜂不必參與戰鬥,而工蜂是天生無法繁殖的,所以工蜂的生死無關緊要,最重要的是保護可以繁殖的蜂后和雄蜂。另外,雄峰也被基因設定為在完成交配任務後不久就死去。

又例如,雄性螳螂會在交配後被雌性螳螂殺死、吃掉;鮭魚在懷孕後,會竭盡全力的遊回它們產卵的地方,然後在完成產卵這一任務後的不久死去。

而人類歷史裡也有著類似的情節。古代社會裡,人類醫學還不發達、還沒發展出剖腹產技術之前,由於人類嬰兒的頭部普遍較大,而女性的盤骨有時候則不夠大,這導致了嬰兒卡在腹中無法順利產出,而這時如果要保住小孩,就要把大人開膛流血至死,難產成了常事。

道金斯總結道,基因會為了確保自身得到複製,而不惜以犧牲載體的利益為代價(所以基因才會被道金斯稱為「自私的基因」,當然,基因的演化是盲目的,它並沒有真正的意圖,它是本質如此,「自私」只是一種擬人的說法。)當然,載體不一定要犧牲性命來完成繁殖,當載體可以同時兼顧生存與繁殖時,基因也容許載體那樣做,畢竟如果載體能生存得更久,那麼繁殖也可能越多。

但是,對身為人類個體的我們來說,除了想保存性命之外,還有什麼是我們想獲得的呢?

我們都想要逃離痛苦,獲得幸福。而基因會「利用」這一點。

我曾經在<為什麼你注定一輩子受他人影響>一文中提過,當我們被他人排斥、被語言中傷時,我們的大腦會發出真實的疼痛訊號,與肉體疼痛一般的疼痛訊號。有研究表明,實驗中的被試甚至寧願遭到電擊,也不要被獨自關在一個房間裡15分鐘,因為對他們來說,孤獨比肉體的疼痛更難受。

與疏離人群帶來的痛苦相反,當我們和群體在一起時,我們會感人生是有意義的當我們幫助他人時,我們會感到心中湧現一種溫暖;當我們和心愛的人在一起時,我們會體會到「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我們大腦中的愉悅迴路會被激活。

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這是我們的基因演化出來的一種賞罰機制——當你遠離他人時,你會被這一機制「懲罰」而感到疼痛、痛苦,這一痛苦會迫使你想盡辦法回到群體的身邊;當你和他人在一起時,你會被這一機制「獎賞」,於是你會想盡辦法的和大家長期的待在一起。而當你和大家在一起時,當你和愛人待在一起時,無論是生存與繁殖的概率,都會得到提高。

從這一角度看來,基因也不在乎你是否感到痛苦、獲得幸福,基因只在乎你是否有好好的履行它給你的任務。

換言之,我們是基因的奴隸。

人類的榮耀

你可能早就覺察到上面的說法只說了事實的一部分——人類雖然會在整體上執行基因給出的任務(繁殖與生存),但人類並不會像其它動物那般完全服從於基因的指令地。

舉個例子,蟑螂這種簡單的生物,其所作出的絕大部分反應,都是已經編寫在它的基因編碼之內的,蟑螂並不會思考環境,然後想出新的行為,執行新的行為。說白了,這是因為蟑螂的大腦不夠強大。但在人類的情況並非如此,基因無法像控制蟑螂那般,直接的、完全的控制著人類,基因還「讓」人類演化出更高等的大腦——

人類的大腦可以自行的計算出最適合當下的行為,我們可以對事物進行觀察分析,我們可以制定策略來狩獵比我們兇猛的野獸,我們可以創造出新的行為來適應環境,無論是南極北極、熱帶雨林還是沙漠。並藉此優勢成為了地球的霸主。

事實上,我們如今發展出來的文明就是最好的證明,由於大腦的語言功能與認知革命的出現,人類得以從文明的維度上進行演化,而文明是人類大腦後天努力的產物,創造文明的資訊並沒有編寫在了我們的基因裡。

若以一言蔽之,人類可以做出許多基因編碼中不存在的行為。

但當人類大腦越來越聰明時,當人類可以做出基因編碼中不存在的行為時,其結果就是——人類也開始獲得了脫離基因控制的能力。例如,人類發明並廣泛的使用保險套來和基因給予的「繁殖任務」作對,人類之中的一些修行者,甚至可以自主的做到完全禁慾。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