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會否讓人失去自我?回應〈發條橘子、腦葉切除術與精神藥物〉一文

藥物會否讓人失去自我?回應〈發條橘子、腦葉切除術與精神藥物〉一文
Photo Credit: Jamie@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精神藥物的恐懼,並不會真的使我們的生活與情緒變好,反之,去承認自己的恐懼,並試圖與其共處,然後找到根源,去追尋答案,為自己的不安找到歸屬,才是一個真正療癒自我的開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楷翔

這幾天,在網路上看到〈發條橘子、腦葉切除術與精神藥物:剝奪身為「人」的特性的三種矯正〉這篇文章,我認為筆者忽略了自身心理師所代表的專業身份,同時也未兼顧文字工作者在使用文字上的謹慎。雖說文章強調身而為人的自主選擇權,但為文卻把許多醫療知識扁平化,反而剝奪了讀者在判斷事物上的準繩。該文最大的問題在於未能完整呈現精神醫療的內涵,就逕將藥物與剝奪人性混為一談,使讀者在未清楚精神醫療的機轉前就開始畏懼藥物,此舉才是真正令人喪失選擇權的開端。

知識才能增加自主的選擇權

實務個案經驗裡告訴我,若每個人都能更清楚一些精神醫療與用藥的知識,很多時候,反而可以提早就醫並獲得更實質在生活上的改善,同時就診過程也不會在過程中覺得被醫療體系決定了,更能與醫療人員溝通用藥。所以,與其如該文使用小說、過去錯誤且現在已不再使用的腦切技術來類比精神藥物,或許清楚認識藥物的作用機轉,才是增進人們自主選擇權的較佳做法。

精神藥物作用機轉概述

腦部由大量神經細胞組成,在這些細胞彼此聯繫的過程中有許多「神經傳導物質」,例如血清素、正腎上腺素、多巴胺、乙醯膽鹼等等,會影響人體的情緒感受。多數時間,大部分的人腦中神經傳導物質的濃度都可以維持在一個還可以的狀況。即便遭遇了困難,一時之間的壓力可能讓自己沮喪或挫敗,但人體會自行嘗試恢復平衡。

如果很難想像,不如想像我們感冒了。一般的小感冒可能不需要吃藥,身體就會慢慢產生抗體讓自己康復。這是因為身體感受到壓力了,自然而然就會開始花力氣去抵抗,進而恢復自體的平衡。但假設一個人如果感冒了卻沒有好好休養,反而持續勞動,身體自行恢復的速度趕不上感冒病毒的侵略,那麼感冒就可能惡化。這時可能就會產生肺炎,或是其他併發症。

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可能會開始有憂鬱症、焦慮症或是其他精神疾病的原因,因為他們的神經傳導物質濃度已經無法靠著自體逐步回到原本穩定的濃度,這個時候精神藥物可能就是舒緩困境的選擇之一。

藥物會否讓人失去自我?

然而,即便知道了前述的生理機轉後,一般人在接受精神藥物治療之前,還是可能浮現出幾種疑問:吃了藥會不會變笨?會否失去對某種事物的感受?會不會成癮?會不會有副作用?會傷腎或傷肝吧?

老實說,我並不想逐一回答前述的問題,原因是若要開始解釋一切,將會使文章變得非常冗長。但這些知識是否重要?重要,因為那是我們開始了解內心情緒生理機轉的第一步。只是我們首先必須先指出的是,這些疑問的來源在於我們整體社會對精神醫學還是太陌生,甚至有些防備。

在我與個案的工作經驗裡,許多人常常會透過網路的憂鬱量表自我診斷,或是擔憂自己是否罹患精神疾病,但鮮少有人會在第一時間就醫評估。相較於感冒以及眾多身體上的不適,心理困擾往往顯得更為隱晦或常處在暗自擔憂的窘境中。然而,如果我們會因為生理健康而就醫評估,為何在心理上的困擾或疑惑,卻需要如此躊躇不前?

我認為這多少與社會傾向將精神疾病視為內心軟弱有關,而就在人們因心理困擾而猶豫是否需要就醫的同時,許多反對精神藥物的言論,卻持續持著「藥物會讓你失去選擇」的恐嚇思維,徒增個人自我質疑與防備,真的能有效增進個體的選擇權嗎?

所以,與其在這裡大聲疾呼地告訴大家「精神藥物沒有問題!」或急著澄清藥物作用的各種機轉,不如邀請大家:「若你真的有疑問,怎麼不直接去問問精神科醫師呢?」

問問題,增進自己的選擇權

許多人將「去精神科就診」直接等同於「服藥」,但真的是如此嗎?對我來說,就診是一個評估的歷程,病人與醫師共同討論自己的症狀,並在溝通的歷程中了解病因,確認是否需要治療,而治療方式又有哪些利弊。

過去的醫療處遇中,醫師的權威往往被擺在高處,病人處在無知且被動的情境之中。然而隨著時代推移,醫師所象徵的可以從權威轉化爲專業的諮詢者。病人,也能在其中重拾自主權,為自己的困境負責並成為治療自我的一份子。醫師與病人,可以是一種同盟關係。

有些人也許會說:「不過我遇到的醫師很霸道。」沒錯,真的很遺憾,現實環境中無可避免地有顢頇他者的存在,但同時,我們也可以透過群體的互助,藉由網路、親友推薦等發掘出能與病人妥善溝通的醫療團隊,找到一個能與自己頻率相近、可以共同討論自己狀況的醫師,並在醫病關係中把自己的疑惑澄清,獲得問題解決。

重拾自主的是我們自己,而非恐藥

對精神藥物的恐懼,並不會真的使我們的生活與情緒變好,反之,去承認自己的恐懼,並試圖與其共處,然後找到根源,去追尋答案,為自己的不安找到歸屬,才是一個真正療癒自我的開始。

當然,就如前文所述,就醫歷程不一定會一路順暢的。我們可能還是會在過程中遭遇到不友善、不願回答用藥問題的醫療團隊,但只要願意問,就還是有機會找到答案。這個醫師不好,我們就換下一個。我身邊存在著許多友善且願意回答病人的醫師朋友,我相信,對於各種精神藥物的疑惑,他們會耐著性子回答病人。而在接受他們這些答案的同時,我也鼓勵著每個人繼續保持懷疑。

作為一名心理師,我想說的是,無論生理或心理上的藥物,都可能具有副作用或其限制,讓我們喪失選擇權的也不一定是外界他者,讓不安情緒帶著自己對錯誤資訊的囫圇吞棗,更可能會是罪魁禍首。我始終相信,若能與醫療團隊清楚討論自己的狀態,要不要服用藥物,該怎麼調整,每個人也都能負責任地為自己做出決定。找到你覺得可以合作的夥伴(精神科醫師、心理師)並在過程中,信賴彼此,澄清困惑,才能真正帶領自己走上康復之路。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