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主音Bono:為什麼「貧窮是性別歧視」

U2主音Bono:為什麼「貧窮是性別歧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讓女孩多受一年教育,他們的薪水能提高12%,讓他們上學的年限和男孩一樣,那麼世界就會開始改變。

文:Bono(U2樂團主音,公益組織ONE and (RED)執行長)
翻譯:Wendy Chang

我不是受虐狂,身為搖滾樂團的主音,我喜愛場館熱情慷慨激昂的吼叫,勝過於政治殿堂的喝采和噓聲。但我必須說,一年前成為首位獲得《Glamour》雜誌「年度傑出女性」獎的男性時,個人蠻沈浸於惹上麻煩的。我最喜歡的垃圾話推文包含一位女性說,戴墨鏡讓我看起來像一名75歲來自邁阿密的老奶奶,還有人說我一路克服了「身為白人男性百萬富翁的不幸」,真是發人深省。

我意識到、也很高興自己成為一連串討論的起火點,這正是雜誌希望大家去思考男人在性別平等戰爭裡所扮演的角色。對我來說很明顯,哪個性別製造了問題就有責任要解決。男人不能躲起來,把我們製造的混亂留給女性單獨去處理,還繼續製造混亂。厭女、暴力和貧窮,都不是我們單靠一半的力氣就能夠解決的問題,但幾千年來我們一直如此。

我說這個事實對我而言顯而易見,但如果說實話,並非一直都是如此。在家裡被兩個女兒和我的太太艾莉(Ali Hewson),用非常強而有力的方式教育了一番。我獲得魅力雜誌年度人物的消息,在家裡發酵成一個對話,而伊芙(Eve)和喬丹(Jordan)也覺得是唯一談到的對話: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是女性擁有和男性一樣的機會。沒有任何一個地方。這同時也和另一件事有關:全世界有1.3億的女孩並沒有上學,這個人數如果組成一個國家,會比德國或日本人口還要多。

剝奪女孩教育能夠給予他們的東西——公平的機會好脫離貧窮,也意味著女性可以耕種但無法有土地,他們可以賺錢但無法存錢。這也是為什麼「貧窮是性別歧視」,我們曾大聲地說給公益組織ONE的任何人聽,特別是那些應要保證全面受教權的世界領袖,他們在永續發展目標設定2030年所有人都可受到教育。

我們不僅是對不公正的一切抱著正義的憤慨,同時也對暴力(心理上、情緒上、法律上)感到憤怒。但同時也心懷希望,因為研究顯示贊助女孩的教育不是慈善行為而是投資,其回報將徹底改變世界,這不是紙上談兵而已,已有實際行動結果證明。

讓女孩多受一年教育,他們的薪水能提高12%,讓他們上學的年限和男孩一樣,那麼世界就會開始改變。消弭教育上的性別差距,每年可以在開發中國家創造1,120-1,520億美元的收益,如果把資源投注在女孩和女性身上,他們的地位就會提升,接著提升他們的家庭、社區、經濟體、國家和自己,女性崛起進而領導。

除非他們被要求退縮或是被壓制,否則事實即是如此,但通常都會被壓迫,過去一年我們已經學到慘痛的教訓,進步的浪潮無可避免,性別歧視猖狂,無論你有沒有意識到,而我還是在奮鬥中。無助感升高,犬儒主義當道,但世界無法承受。有1.3億女孩正倚賴著女性和男性,用集體行動推展更好的政策,施壓政治人物做更多、投入更多資金到可行的計畫,像是「全球教育合作夥伴關係」(Global Partnership for Education),今年就需要經費再補充。

我在家庭教育學到的東西其實艾莉在青少年時期就有對我講過了:不要小看我,也不要看高我。好好地看我,我就在這裡。也許現在這個時刻,兩性最重要的就是正視彼此,然後開始一起朝同個方向行動。讓教育成為首要任務,就是讓平等成為首要任務,而每個目光無法看遠的男人,應該也可以看到這是前面唯一的路。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