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燒傷那天,17歲的吉米第一次有了使命感

我燒傷那天,17歲的吉米第一次有了使命感
Photo Credit: StockSnap,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著充滿烈焰的生活,你必須選擇每天為一個比自身更大的目標全力以赴。

文:約翰.歐萊瑞(John O’Leary)

身為大哥的使命感

永遠忠誠。

這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座右銘。

我很幸運,每一季都能在焦點海軍基金會(FOCUS Marines Foundation)的活動上演講,並在演講後跟這些英雄相處幾個小時;這是我每年專業生涯的亮點。在過去五年的合作當中,我發現「永遠忠誠(Semper Fi)」不是個口號,而是一種生活方式。

基金會是由幾個退休的海陸共同成立的,因為他們看到了退役軍人需要支持。他們知道對許多退役軍人來說,戰爭並非在返鄉後就結束:創傷性腦損傷、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倖存者罪惡感、身體損傷、失業、成癮、絕望—這些只是數十萬退役軍人要面對的部分挑戰。

每一季,幾十位對勉強度日感到厭倦的英勇戰士,會離開家到密蘇里州來,聚集在一個偏遠的地點。這些英雄從他們忙亂的生活中抽離出來,置身於大自然的美景中,一起學習應對悲傷、調控情緒和培養專業能力的重要技術。他們也理解過去軍中部署的任務已經結束,但他們最重要的戰鬥還在。

在最近的一次聚會裡,我問一位來自阿拉巴馬州的男士,他覺得這一週裡最棒的經驗是什麼。他說,能再次活過來感覺很棒。

「再次活過來」?這是什麼意思?

他回答:「過去,我每天都記得該幾點起床,去哪裡吃早餐。我知道每天都會很忙,戰爭確實很危險,但我知道會有兄弟掩護我,我也會照顧他們。我知道自己得做什麼工作,而且我們的工作很重要。

但我一回到『真實』生活,退役後的生活,過去的規律都沒了。我不再在乎任何人或任何事,我不知道為何而戰,我幾乎失去了我的生活。但這星期裡,我找回了生活的感覺,我又活過來,我又活過來了。這感覺他媽的太棒了!」

當這些了不起的男士和女士仍在服役時,一股強烈的使命感會驅使他們奮勇向前。他們知道永遠忠誠的價值,而且每天都那樣活著。然而,一旦退役返家,有些人因為失去了過去緊密的同袍關係和明確的目標而掙扎。沒有了使命感,他們感到人生漂泊不定。

所以,沒有什麼比新的使命感更能提醒我們值得戰鬥的新目標。我體認到新的使命感改造了這些英勇海陸的生活,而且我也體驗過新的使命感徹底改變我哥哥生活。


十七歲的吉米跟所有的青少年一樣,覺得自己最重要。他可能會關心未來想要有什麼樣的車子,要帶什麼樣的女孩去參加學期末的舞會,或是偶爾弄到六瓶啤酒,跟他的六個好朋友分享。

大家都知道,青少年就是自我、叛逆、自以為是。他們假裝很酷,酷到什麼都不在乎。他們凡事都漠不關心,躲進自己的房間、耳機、科技和自己的生活裡。

有些行為是可以理解的。他們正在學習獨立,所以他們把家人推開,為將來沒有家人可依靠時做準備。但這樣做卻養成了漠不關心的態度,一種對所有事都聳聳肩,事不關己的人生觀,好像在說:怎樣?我不在乎,隨你啊。我的房間亂七八糟,那又怎樣。你對我大聲吼,那又怎樣。怎樣,誰在乎啊,我都無所謂。

但我燒傷那天早上,吉米不再聳肩不在乎,他有了使命感。他的弟弟著火了,他得要做選擇:救你弟弟,或是看著他死去。他的下一步行動即將改變他的人生,還有我的。


我對燒傷意外當天的記憶十分清晰。

我記得大爆炸把汽油桶裂成兩半,把我射到車庫的另一邊,震破了車庫的窗子,還撼動了好幾個街區外鄰居的房子。

我記得感到耳鳴,煙霧偵測器發出刺耳的聲響,還有大火怪異、壓抑的吼聲在我耳邊劈啪響,我感覺好像在火爐裡燒著一樣。短促尖銳的斷裂聲,大火的嘶嘶聲都在我身旁響著,把我全身上下包覆起來。

我記得我衝過車庫的火焰跑到房子的入口。當我全身著火衝進房子裡,我跑過廚房、起居室,一直到前廳。我站在前廳全身燃燒著,非常痛苦;我害怕、尖叫,祈禱有人能來救我,任何人都好。

然後我記得看見吉米向我跑過來。

這傢伙給我取討人厭的綽號;這傢伙為我做花生醬果醬三明治,但卻加上塔巴斯科辣椒醬(Tabasco sauce)......這傢伙討厭我跟在他身邊;這傢伙就是個典型的大哥模樣。

所以,當我站在前廳燃燒著、哀求著、祈禱著有英雄出現時,我壓根沒想到會是吉米來救我。完全沒有,我想像的是消防隊員、我爸爸、某個鄰居、某個英雄,某人出現,這個人才能真正幫助我,而不是吉米!啊,但這是他的轉捩點,他的契機,是他改變、挺身而出、快速反應、英勇行動、冒著生命危險救我的機會。

吉米繞著我跑,用一隻手擋住臉保護自己,以免火焰從我身上跳到他身上去。他拿起前廳地板上的墊子,向我靠近,開始用墊子拍打我的身體。每一次他往下揮打,火焰就從我身上跳到他身上。漸漸地,他也感到很難受,火太難滅,他招架不住。吉米用墊子拍打我的身體幾次以後,他向後退,停止揮打,放下了墊子。

生命就是,找到比自身更大的目標

那天早上吉米得做個選擇:在大火變得太熱時往後退,讓我繼續燃燒,救他自己;或是繼續和大火對抗,讓自己燒傷,試著救我。

就像大多數人一樣,他向後退了。

想想看,你曾碰過很燙的東西嗎?有的話,你當時的自然反應是什麼?

你向後退。

你會說什麼?

「哎呦!」

喂,少來了,你到底說什麼?

嗯,其實,我不在乎你說什麼。話語分文不值,行動才重要。在人生中,前者的影響要比後者小太多了。

當事情變得燙手,當生活中的大火在你身邊熊熊燃燒,向你逼近時,你可以選擇放棄、撤退,讓一切付之一炬。或者,你可以回頭,從大火中搶救真正重要,且對你的婚姻、事業、幸福與人生影響巨大的東西。讓你選擇後者,重新投入戰鬥的關鍵,在於你明確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做。

帕坦加利(Patanjali 印度大聖哲,是第一個將古老瑜珈傳統有系統地介紹給世人的聖者。)談過關於這樣的信念,我非常喜歡他在西元前二世紀寫下的這段箴言:

當你受到某個偉大的目標、某個特殊任務所啟發時,
你所有的思想都掙脫原有的束縛。
你的心超越各種限制,
你的意識向八方擴張,
而且你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嶄新、偉大、美好的世界。
原本蟄伏的力量、能力和天賦都活躍起來,
同時你發現自己成為一個自己從未夢想過的更好的人。

這真是一段美妙的箴言,每個字都那麼美,每個句子都充滿詩意,整段話再真實不過。然而,即使這段箴言如此美妙,重要的是我們要了解整段話的重點在於第一行:「當你受到某個偉大的目標所啟發時……」

我們都想得到第一行以下的內容所指的美好事物,我們當然都希望自己的思想能掙開原有的束縛,所以我們能滿懷熱誠地想像、與人合作、開創與創造。我們都渴望生活在一個嶄新、偉大、美好的世界裡。

但在我們「受到某個偉大的目標所啟發」,知道是什麼讓我們全然活著之前,我們不會得到這些美好事物中的任何一樣。在我們知道值得自己全心奮戰的那個目標、那個動機和那個人之前,我們只會一直陷在說「怎樣?」的心態。

那個目標、那個動機和那個人。

過著充滿烈焰的生活,你必須選擇每天為一個比自身更大的目標全力以赴。

吉米放下墊子後,看著火焰繼續從我身上跳出來。他回頭,伸手向下再度拿起墊子,繼續跟火焰戰鬥。吉米拿著墊子往下揮,想熄滅在我身上跳動的火焰。接著,他再揮一次;然後,又一次。他將火焰壓制到可以用墊子把我包起來的程度,然後扶著我走到外頭。他讓我躺在潮濕的雪地上,抱著我在雪地上翻滾,他把火滅了。

吉米的手和手臂都有一度燒傷,但他走回充滿煙霧的房子裡,撥911,並檢查確定家裡其他人都不在屋裡。

那天早上,吉米成熟的應變能力遠超過他自己的想像;他救了我,他成了一個英雄。

相關書摘 ►爸,你可以告訴我因柏金遜症而感恩的三件事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你的人生,不能就這樣算了!:走過烈火磨難後最真實的生命體悟,7個關鍵提問改變人生》,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約翰.歐萊瑞(John O’Leary)
譯者:歐陽端端

人生中突如其來的意外事件,可能戲劇性地扭轉一切。然而你回應挑戰的方式及做出的選擇,形成今日的你,也決定明天的你會過什麼樣的日子。本書作者歐萊瑞在九歲時玩火釀成爆炸意外,全身100%燒傷,幾乎毫無存活機會。然而經過五個月住院奮戰,他竟奇蹟似地存活下來。

失去手指、全身烙滿傷痕的他,大可從此龜縮在絕望深谷。但承受這段非人般的煎熬所帶來的深刻體悟,以及家人、醫務人員或眾多陌生人給予他的幫助及鼓舞徹底改變了他。他選擇燃燒生命,勇敢活下去,正面迎向人生挑戰。如今他成為世界知名的激勵講者,每年向五萬名聽眾演說,用自己的故事,教別人如何實在地生活。

他提出的七個關鍵問題,包括:

  1. 你要留在原地,還是繼續前行?
  2. 如何在不完美的人生中,成為更好的自己?
  3. 你只是盡力而為,還是已經全力以赴?
  4. 受害者與成功者的差別是什麼?
  5. 是什麼阻礙你對生命說「Yes」?
  6. 如何把「愛」變成動詞?
  7. 恐懼與愛無法並存,你現在選擇哪個?

這本書將給予你力量,要你清醒,停止夢遊,認識自我與內心渴望。每個生命,都擁有從逆境中解脫出來的潛力。永遠不要輕易放棄,你的人生,絕不會、也不能這樣就算了!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分享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