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保護我的人,卻成了施暴者:《魔鬼大帝》阿諾「女兒」揭發特技指導性侵

應該保護我的人,卻成了施暴者:《魔鬼大帝》阿諾「女兒」揭發特技指導性侵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伊麗莎的指控,喬克萊默則回應「這是殘酷的謊言」,而鼓勵受害者「說出來」的#MeToo運動,在法國卻有百位女星反對,認為這是社群網站上的公審,同時將女性塑造成「可憐小東西」的形象。

曾在電影《魔鬼大帝:真實謊言》飾演阿諾史瓦辛格之女的37歲女星伊麗莎杜什庫近日在臉書透露,拍攝該片時曾遭到好萊塢知名特技統籌性侵。伊麗莎指出,「把我用起重機吊在25層樓上、應該保護我的人,卻成為虐待我的人。」而當年她12歲,他36歲。

由包括好萊塢在內的美國演藝界,發起一系列「#Me Too」(我也是)運動,從2017年至今,有越來越多昔日性侵受害者出面,指證當年的施暴對象。曾在電影《魔鬼大帝:真實謊言》(True Lies)飾演阿諾史瓦辛格女兒的女星伊麗莎杜什庫(Eliza Dushku),昨(13)日在臉書透露,遭該片的特技統籌喬克萊莫(Joel Kramer)帶到旅館房間性侵。

「我清楚記得,儘管過了25年,喬克萊莫如何讓我覺得很特別,他如何取得我和我父母的信任,幾個月裡為我梳洗,他如何引誘我到他的邁阿密的旅館房間裡,答應我父母他會帶我到特技演員的飯店游泳,還有事後招待我品嘗,我生平第一次的壽司料理」。

伊麗莎說,當時36歲的喬克萊莫帶她回飯店房間,他會關掉燈光、調低空調,然後到浴室裡,脫到一絲不掛,「只有一條小毛巾遮住他的腹部」。

我記得他如何讓我躺平,以他巨大扭動的身體包覆住我,磨蹭我全身上下。他對我說,你現在不能睡著,親愛的,別假裝你睡著了。然後靠著我緊繃的身體,磨蹭得更用力、也更快。而當他完事後,他要我別告訴任何人。而當年我12歲,他36歲。
我記得後來,計程車司機從後視鏡裡盯著我,而喬克萊莫在後座把我放在他的膝蓋上,抓住我,再次興奮起來,在邁阿密橋上漫長的旅程中,我的眼睛從來沒有離開司機的眼睛,直到回到我的旅館和父母身邊。

而身為該片的特技統籌,喬克萊莫為她的安全負責。伊麗莎說,喬克萊莫每天在我12歲的身體上操縱電線和線束,她的生命「完全在他手中」。「他把我從露天起重機吊到半空中,吊在25層樓高辦公大樓的屋頂上。而他本來應該是我的保護者,卻成為虐待我的人。」

針對伊麗莎的指控,喬克萊默則回應「這是殘酷的謊言」,他13日接受《好萊塢報導者》訪問,表示自己還為此事接到死亡威脅。他證實確實曾和伊麗莎相處,但都不是兩人單獨在一起,「我們照顧她,把她當成自己的孩子,我永遠都不記得和她單獨在一起,說我引誘她到我的房間,真是太瘋狂了」。

Joel_Kramer
Photo Credit: Wikipedia

克萊默表示,一個助理告訴他,伊麗莎迷上了他。「我不知道年輕女孩在想些什麼」,他說已和律師磋商,但如果此事告上法院,他不會反告,「我一點都不生氣,只是覺得很受傷,我應該會找律師討論,那得花上我數千美元,但我為什麼要反告她,毀了她的人生呢?這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而該片的導演詹姆斯克麥隆(James Cameron)則表示,自己剛聽到這件事,還沒有太多想法,「但很顯然地,伊麗莎非常勇敢,說出這件事。而現在所有的女人都正在挺身而出,也正在要求清查。」

說出來是勇敢還是「獵巫」?法國百位女星連署反對#MeToo運動

從好萊塢製片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開始,歐美演藝圈、政治界多名知名人士陸續被踢爆,曾利用自己的權勢,性侵害或騷擾女性(也包括少數同性戀者與男性),而這些打破沉默的女性,也得到社會廣泛的回響,甚至榮登2017年《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

不過,這樣的運動卻受到一批女性的質疑。

法國百位女星9日投書《世界報》,連署一份公開信,譴責「#MeToo」運動讓一些男性因此受害,並宣稱男性應該擁有向女性「調情的自由」。

包括法國老牌影星丹尼芙(Catherine Deneuve)在內的100位女明星,以「我們捍衛糾纏的自由,性自由是不可或缺的」(We defend the freedom to importune, indispensable for sexual freedom)為題,集體抗議某種「仇恨男人」的女權主義。

丹妮芙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法國老牌女星凱瑟琳丹妮芙(Catherine Deneuve),也是這封公開信的連署人之一。

公開信指出,由於溫斯坦的事件,對女性的性暴力,特別是在有些男性濫用職權的工作場所,得到了合理的意識。而這是必要的,但卻過了頭。

  • #metoo塑造了一場網路公審

公開信指出指出,#metoo運動已經在媒體和社交網路上引發了一場公開譴責的運動,這些人沒有得到回應或自衛的機會,就被當作是性犯罪者。而這種『快捷的司法』已經有了受害者,有人已被迫辭職,而他們「只是觸碰了某人的膝蓋、想要偷一個吻、或是在工作晚餐的時候講了一些比較『暗示性』的話題,或是傳了性話題的訊息給沒有同樣感覺的女性。」

  • #metoo變相「剝奪」女性對性的權力

公開信也強調,連署者她們捍衛「誘惑」的權力,並指出這在性自由上,是不可或缺的:

「強暴是種罪行,但試圖誘惑一個人並不是,即使是持續性或笨拙的行為,男性表現紳士風度也不是大男人主義的攻擊。」

《衛報》一名女性主義分析家Agnès Poirier指出,這100位法國女性提供的另一個觀點:她們擔心#MeToo運動會將對性騷擾的反動,變成了「淨化的清教浪潮」。

Agnès表示,這些女星拒絕支持將婦女視做「可憐的小東西」:「作為女性,我們不將自己放在這樣的女性主義中,我們譴責濫用權力,但並不演變至對男性和性的仇恨」。

法國共和黨籍女議員娜丁·莫拉諾(Nadine Morano)同意簽署這封公開信。她在法國電台的脫口秀節目上指出「有些人可能會不斷的騷擾妳,但最終的情況是不一樣的,對於所有的人來說都不一樣,關鍵詞是妳同不同意。」

不過,巴黎狄德羅大學當代歷史教授米歇爾·佩羅特(Michelle Perrot)評論,她對信中內容對於婦女實際遭受的暴力缺乏認識,感到震驚。BBC報導,法國性別平等副部長也拒絕簽署這份公開信,她說,這個100人在對婦女受到的暴力上,輕描淡寫。

《聯合報》報導,丹妮芙領頭的百人聲明,迅速引發強烈爭議和反彈,10號隨即有30多名女權分子聯署聲明,反指責丹妮芙是想為溫斯坦等人的性醜聞降溫,同時還助長「責怪受害人」文化,說這批人是「性侵辯護者」和「維護戀童癖慣犯」。

不過BBC報導指出,這反映出女性主義運動在法國和美國的不同方式。報導引用《大西洋雜誌》特約編輯艾米麗·尤菲(Emily Yoffe)的話說:「很難想像一個美國電影明星,不會因為簽署這樣一封信而被全面扼殺。」美國演員麥特戴蒙(Matt Damon)就是因為對#MeToo運動語帶保留,而引起了輿論撻伐。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