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吉號沈沒留下10平方公里油汙帶,13萬噸「凝析油」更可能污染大氣

桑吉號沈沒留下10平方公里油汙帶,13萬噸「凝析油」更可能污染大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排除油料被冬季大陸沿岸流一路推送到台灣西部、東部海岸,抵達時間約在30天至60天不等,恐造成海洋汙染,導致漁產受波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巴拿馬籍油船「桑吉」(SANCHI)輪和香港籍貨船「長峰水晶」在東海相撞8天後,「桑吉」輪昨(14)日中午爆燃,全船沉沒。中國官媒報導,「桑吉」輪溢油嚴重,海上出現近10平方公里油汙帶。

《轉角國際》報導,桑吉號去年底從伊朗出發,滿載由韓國財閥「韓華-道達爾石化公司」(Hanwha Total)所採購的13.6萬噸的超輕質原油——折合近100萬桶,總價約新台幣17.7億——然而即將抵達之際,6日晚間桑吉號卻在上海東方外海160海浬處,與載滿穀物的香港籍貨輪長峰水晶號相撞。由於桑吉號裝載易然的凝析油,事故後持續爆燃並漏油。

桑吉長峰水晶撞擊地點

《中國時報》報導,中國上海海上搜救中心表示,昨日中午12時左右,「桑吉」輪突然發生爆燃,船頭疑似塌陷,船舶向右傾斜25度左右,全船劇烈燃燒,火焰高達800至1,000公尺左右,13:45,「桑吉」輪全部被濃煙籠罩,看不清船形。

(中央社)根據央視新聞微博,中國中央電視台記者乘坐中國國家海洋局的海監飛機空中勘察發現,海上只有「桑吉」輪的殘留物和殘油在燃燒,形成了10平方公里的油汙帶,「溢油情況非常嚴重」。

香港中通社今晚報導,「桑吉」輪爆炸沉沒,伊朗海軍發言人說,油輪上的所有船員遇難。事故當時,「桑吉」輪上有32人,其中伊朗籍30人,孟加拉籍兩人。中國交通運輸部於13日上午在桑吉號船艉甲板發現兩具遇難船員遺體,但由於生活室內溫度高達攝氏89度,救助人員無法進入,搜救人員至今已發現三具遺體。

凝析油容易揮發,空氣污染比海洋污染還嚴重

從伊朗駛往南韓的桑吉號所裝載的凝析油在五小時的揮發量達到99%,24小時後幾乎完全揮發,萬一發生洩漏,對海洋環境造成的影響,比原油洩漏會小得多。但在空氣中瀰漫,遇明火易引發火災爆炸,揮發後對大氣將造成一定汙染。

《端傳媒》報導,「桑吉」輪漏出的凝析油無色無味,因此難以清理,將殺害大範圍海域中的海洋生物。中國海洋局表示,將擴大監察範圍,以掌握油污的擴散情況,評估對事發海域的生態影響。

《果殼網》報導,凝析油是一種黃色至淺褐色的超輕型油,自然狀態下以氣態存在於天然氣中,開採出來後就凝析成為液體,因此而得名。它比漏油事故中常見的原油黏度低得多,更易揮發爆燃。因為缺乏多環芳烴而致癌性較低,但急性毒性更大。

這次事故中的油品是產自伊朗的南帕斯凝析油,有較高的硫化物含量,生物毒性尤其強。因為極易揮發,凝析油洩漏後在水面殘留很少,所以短期內最大的危險因素是空氣中高濃度的易燃易爆氣體,以及燃燒後生成的有毒有害的氮氧化物和硫氧化物。不幸中的萬幸,事發海域的風向是西北風,基本上不會把大氣污染物輸送到附近任何人口密集的地區。

但目前船體沉入海底,緩慢釋放出裝載的凝析油,對附近海域的環境和生物都是很大的威脅。其次,即使海面殘存僅1%的油量,考慮到這艘油輪的載重,海面上污染物的總量也仍然十分可觀。

此外,「桑吉」輪上除大量凝析油外,還載有一定量的輪船燃料油,這些燃料油都是相對難揮發的重油,如果同時發生了洩漏,對周圍環境的破壞更是雪上加霜。

桑吉
桑吉號沈船地點,2018年1月15日洋流圖及風向圖。photo credit: 截圖自Windy

《BBC》報導,南安普敦大學國家海洋中心的西蒙博克索爾(Boxall)向表示,「凝析油不像原油,原油在自然的微生物作用下可以降解,凝析油卻會殺死降解它們的嗜油菌。如果這艘船帶著很多凝析油沉沒,那麼就像在海床上放置一個定時炸彈,它會緩慢釋放凝析油。」他補充,「那麼很長一段時間,周圍數百公里都無法進行捕魚作業。」

目前漏油量和污染程度還很難確定,但該事故有可能是1991年安哥拉石油洩露之後最嚴重的一次。1991年5月,載有26萬噸原油的油輪在安哥拉海岸洩漏,發生爆炸並起火,大火持續了三天。

(中央社)國立台灣大學海洋研究所所長詹森日前表示,根據衛星、海研船及相關研究統計資料分析,東海事故油汙染擴散方向可能隨天氣、風場、洋流強弱而有所改變,十分難以確切評估,現階段看來,最有可能往北、東擴散。

詹森指出,但也不排除油料被冬季大陸沿岸流一路推送到台灣西部、東部海岸,抵達時間約在30天至60天不等,恐造成海洋汙染,導致漁產受波及,這是最壞狀況,但機率不高,約在10%以內。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