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延宕手段是議會的靈魂:古今中外最有趣的「費力把事拖」歷史

這些延宕手段是議會的靈魂:古今中外最有趣的「費力把事拖」歷史
Photo Credit: DonkeyHotey@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民主議事的過程中,折衷和讓步是不可或缺的精神,尤其是一個政黨在議會裡占有絕對多數時,為了避免多數黨的威權暴力,必須讓少數黨有爭取折衷和讓步的機制,因此甚至有人說,filibuster是議會的靈魂。

文:劉炯朗

在民主議事的過程裡,開會、提案、辯論、表決和散會是必須按部就班進行的程序。議事的目的在於表決,如果議而不決,就失去了立法的功能;如果決而不行,就失去了行政的功能。因此,對某個法案持不同意見的黨派,必須在表決時見真章。要是一個黨派知道在表決時一定會失敗,就會想盡辦法延宕表決,甚至取消表決。很明顯的,阻止會議的開始或中斷會議的進行,都是釜底抽薪的做法。這裡我們先不談外力介入的做法,比如英國和日本的首相都有解散議會的權力;在中國近代史裡,袁世凱一九一三年十月正式當上總統之後,也曾在一九一四年一月十日宣布解散國會。

在一個會期、甚至單一一次的會議裡,參加會議的成員可以用一些延宕手段阻止會議的開始,或是中斷會議的進行。當然,其中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出席人數必須達到法定人數。不分中外的民主歷史裡都有關於法定人數的有趣故事,比如少數派議員偷偷躲起來,主席派警察把他們押回來開會,或是少數派議員在會議進行中偷偷溜出去等。一八四○年十二月五日,當時還是伊利諾州州議員的美國第十六任總統林肯,為了阻擋一個由民主黨提出的議案,在州議會會議中,連同另外兩位共和黨議員,一起從議會會場的二樓窗子跳了下去,目的就是要讓出席人數無法達到法定開會人數。

我們對於類似的場景也不陌生。報章報導,二○一三年八月二日,立法院原訂在臨時會期中處理核四公投案,反對公投議案的立法委員卻在前一天傍晚搶占了立法院議場,霸占主席臺,並用機車大鎖和鐵鍊鎖住議場後方的側門,阻擋立法院院長進入場內主持議事。清晨四點三十分,二十多名多數黨委員展開攻堅,試圖用油壓破壞剪剪開大鎖,但少數黨委員卻大聲喝叫:「大鎖是我們的黨產!」立法委員們高疊座椅做為路障,戴上安全帽做為保護,用寶特瓶做為攻擊武器,甚至一對一互相拉扯,互扣對方的脖子、滾地扭打。立法院大門外面,反核的民眾團體集結抗議,將豬糞稱為核廢料丟入立法院門口的廣場。一天下來,多數黨雖然前後五波進攻,仍然無法攻下主席臺,公投案三讀依然受阻。

若是在提出法案和辯論階段,也有許多充滿創意的延宕手段。按照會議規則,可以針對法案提出修正案。一九九七年,在加拿大安大略州州議會上,兩個反對黨的州議員聯合起來,針對某一個法案提出了一萬三千個修正案,而每一個修正案都必須經過提案、記錄和投票的過程。這個法案的內容是想把多倫多鄰近的小城和多倫多城合併起來,成為一個大城市。為此,反對黨想出了一條妙計,用電腦把多倫多城裡的街道一一列出來,針對每一條街道提出一個修正案,說該街道的居民必須被告知法案將如何影響他們的生活。這一折騰總共耗了十天,結果沒有一個修正案獲得通過。

二○○六年在法國也有類似的例子,針對兩家國營公司的合併法案,左翼的反對黨提出了十三萬七千四百四十九個修正案。

另外一種做法是用語言文字做為延宕的手段。紐西蘭的總人口數大約是四百萬,一共有三種官方語言,包括九五%以上的人用的英文、不到五%的人用的當地原住民語言毛利語,還有兩萬多名聽障者使用的紐西蘭手語。因此有議員用毛利語提出了上千個修正案,這些修正案必須一一翻譯成英文,記錄、投票。

冗長演說的內容原則上必須和議題有關,但相關與否的判斷卻相當主觀,可以由主席來裁決,也可以經由投票來決定。

二○一三年三月六日,針對歐巴馬總統提名任命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為中央情報局局長的案子,美國參議院要討論並投票是否通過。來自肯德基州的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從早上十一點四十五分開始進行冗長演說,演說過程中反覆引用知名童話《愛麗絲夢遊仙境》,接力的參議員們也引用了莎士比亞的《亨利五世》、電影《巴頓將軍》和《教父》裡的內容和對話。十二個小時又五十二分鐘之後,保羅參議員終於在次日凌晨結束了他的演說。但最終,參議院仍以六十三對三十四票通過了布倫南任命案。引用童話和電影是不是題外話並不容易判斷,冗長演說時可不可以休息、吃東西和上洗手間,有些地方有明文規定,有些地方是主席有裁量權。

美國歷史上最長的冗長演說出自南卡羅萊納州參議員史壯・瑟蒙(Strom Thurmond),為了反對一九五七年的民權法案,他從八月二十八日晚上八點四十五分開始,直講到第二天晚上九點十二分,為時二十四小時又十八分鐘。他誦讀了美國的〈獨立宣言〉、美國的〈人權宣言〉和華盛頓總統的告別演說,而且整整二十四小時沒有上過洗手間,卻也不像某位菲律賓議員堅持連站十八個小時,把褲子全都弄溼了。瑟蒙為何有此能耐?已成歷史學者心中的謎。

古今中外歷史最有趣的filibuster例子
  • 諸葛亮與司馬懿

諸葛亮五出祁山未得寸土,又帶了三十四萬兵再出祁山。司馬懿聚集四十萬大兵在渭河之北的渭濱下寨,搭了九座浮橋,撥五萬大軍做為先鋒部隊在渭南安營。諸葛亮先紮木筏北渡渭河,燒浮橋,想攻下司馬懿在渭南的營寨。可是混戰中蜀兵折傷萬餘人,敗退而歸。接著,諸葛亮計誘司馬懿來攻祁山大寨,司馬父子三人受困葫蘆谷,幾乎被魏延活活燒死,幸賴大雷雨救了一命。於是,司馬懿退回渭北,諸葛亮囤兵在渭水南邊的五丈原,雙方對峙。

Zhuge_Kongming_Sancai_Tuhui
Photo Credit: Sancai Tuhui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諸葛孔明畫像

但是司馬懿決定固守,不和蜀兵交戰,甚至下令:「諸將再言出戰者,斬!」諸葛亮累次派兵挑戰,魏兵都不予回應。善打心理戰的諸葛亮派人拿了婦人穿戴的頭巾、頭飾和縞素的衣服送給司馬懿,附上一封信說:「你身為大將,不敢在戰場上一決雌雄,卻像女人一樣躲起來,現在派人送給你婦人的頭巾和衣服,如果你還不敢出戰,就把這些東西收下來吧!」司馬懿看完信後心中大怒,卻笑著把衣服收下來,並且重賞來使,更趁著這個機會向使者打聽諸葛亮的近況。當他聽到諸葛亮夙興夜寐,食少事煩時,更加確信只要繼續拖延下去,就可以拖垮諸葛亮。

為了平息手下們的憤怒,司馬懿裝模作樣地奏報魏主曹叡,說諸葛亮羞辱他,請求允許效死一戰,以雪三軍之恥。曹叡是曹丕的兒子,他底下一個聰明的大臣看透了司馬懿的用意,告訴曹叡這只是司馬懿用來安撫官兵的假動作。曹叡只好配合演出,下令司馬懿不許出戰,否則以違旨論罪。

消息傳入諸葛亮耳朵,絕頂聰明的他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遠在五千里之外的將領,根本沒有請求魏王允許應戰的必要性,這只不過是司馬懿想鬆懈我們的鬥志而已。」

這是《三國演義》記載的故事,把司馬懿的拖延策略和拉布一詞拉上關係,甚至有一說法是,當司馬懿收到諸葛亮送給他的婦人衣服時,不但沒有露出生氣的神色,還命令手下士兵拉了一塊布條,上面寫著「謝丞相衣裳」五個大字。文獻裡找不到這個說法的出處,「謝丞相衣裳」很可能是從諸葛亮「草人借箭」那段故事裡借用的。那時諸葛亮利用放置在二十艘船上的草人,蒐集了曹操官兵發射的十餘萬支箭之後,得了便宜還賣乖,下令船上的軍兵齊聲高呼:「謝丞相箭!」幽了曹操一默。

  • 天方夜譚

傳說古時候在印度和中國的群島上有一個王國,國王手下兵多將廣,奴婢如雲。國王有兩個兒子,大兒子繼承了王位,叫做沙魯亞國王,小兒子分封到波斯的撒馬爾罕國為王,是沙宰曼國王。兩兄弟治國嚴明公正,深受老百姓愛戴。

不知不覺過了十年,哥哥沙魯亞國王想念起弟弟沙宰曼國王,邀請弟弟來歡聚,弟弟也馬上準備了帳篷、駱駝、騾馬,帶著奴婢和隨從歡歡喜喜欣然上道。沒料到出宮不遠,想起有件珠寶要帶去給哥哥,半夜回到宮中取,卻發現了妻子的不貞行為。盛怒之下,弟弟抽劍把妻子和她的情人都殺了,然後才繼續趕路。抵達京城後,哥哥興高采烈地前來迎接,弟弟卻始終悶悶不樂,但沒把心事告訴哥哥。

有一天,哥哥邀請弟弟去打獵散心,弟弟不願意奉陪,哥哥就獨自出宮行獵去了。弟弟留在宮中,發現哥哥前腳剛走,嫂嫂就帶著宮女奴僕在宮裡飲酒作樂、放浪胡行。弟弟頓然醒悟,那些讓他痛心難過的往事遠遠不如他在哥哥宮裡看到的那麼嚴重,也就重拾歡愉的心情,大吃大喝。

哥哥打獵回來,看到原本面黃飢瘦的弟弟變得紅光滿面,趕緊問他怎麼一回事?弟弟說:「我可以告訴你我為什麼變得面黃飢瘦,但別逼我告訴你是怎樣恢復的。」但是,當弟弟說完自己殺死妻子和情夫的故事後,拗不過哥哥的要求,和盤托出了宮裡的事。哥哥堅持要親眼看到那些令人氣憤的可恥行為,於是再度宣稱去打獵,卻在出城後偷偷溜回宮裡。目睹真相之後的哥哥怒火中燒,對弟弟說:「國都和權力有什麼值得留戀?我們馬上離開這裡,到外面走走,看看類似的事情會不會也發生在別人身上。」於是兄弟倆從暗門悄悄離開了皇宮。

不知道走了幾天幾夜,來到海邊一處草地,草地中間有棵大樹,樹的前方有一眼泉水,他們喝了點泉水,坐在樹下休息。突然間,海裡波濤洶湧,一條黑色煙柱從海上衝天而起,兩人嚇得躲上樹。只見一個身高力壯的妖怪走上岸來,頭上頂著箱子。妖怪走到樹下打開箱子,從箱裡拿出一個盒子,再把盒子打開,裡頭跳出一位像陽光般燦爛嬌小的女郎。正如詩人所形容,女郎照亮了黑暗,讓白晝來臨,樹木為她灑滿了光彩,太陽因她增輝,月亮因她而羞閉,當她掀開面紗,萬物都會向她膜拜。

當女郎出現時,妖怪對她說:「這就是我在洞房花燭夜搶來的新娘啊,讓我先打個盹吧!」說罷就把頭靠在女郎膝蓋上睡著了。女郎招手把躲在樹上的兩兄弟叫下來,吩咐他們做她的情人,並告訴他們,雖然妖怪把她放在盒子裡,箱子外面又加了七道鎖,安放在驚滔駭浪的海底,其實她背著妖怪還有五百七十個情人。正如詩人所說―女人實在難相信,海誓山盟總是空,我們的老祖宗阿拉可不是為了一個女人被趕出了伊甸天堂─兩兄弟聽了恍然大悟。

回到京城後,哥哥沙魯亞國王把皇后、宮女、奴僕全部砍了頭,從此以後對女子深惡痛絕,吩咐宰相每晚都要送上一個新妃子,並在新婚之夜隔天一早就殺掉她。三年下來,百姓驚慌不安,有女兒的家庭全部逃之夭夭。終於,宰相再也找不到少女來奉獻給國王了,他懷著滿肚子怨怒,無可奈何回到家中。宰相有兩個美麗又聰明的女兒,大女兒叫山魯佐德,小女兒叫敦婭佐德。山魯佐德看到爸爸愁眉苦臉,念了一首詩給他聽,詩中說的是憂患不會久長,如同歡樂會消逝,憂患亦然。

宰相聽了詩,把國王交付下來的難辦差事原原本本說了出來。山魯佐德說:「爸爸,請您安排把我嫁給國王。」宰相說:「妳瘋了嗎?妳應該知道國王每一個妃子的命運。」山魯佐德回答:「我知道,但我不害怕。我會嘗試去做一件事,如果我失敗了,我會死得很光榮;如果我成功了,就可以拯救很多女孩子。」在山魯佐德堅持之下,宰相無可奈何地告訴國王,明晚將奉獻自己的長女為妃。國王驚訝之餘,警告宰相說話算話,否則就要砍下他的頭。

進宮前夕,山魯佐德找來妹妹敦婭佐德密談。山魯佐德進宮後,沙魯亞國王一掀面紗,驚為天人,卻看到她淚眼汪汪的。問她什麼事?山魯佐德回答:「我有一個最親密的妹妹,請求國王允許她今晚在我們的寢室和我一起度過這最後一夜。」國王同意了,妹妹敦婭佐德被接入宮中。

黎明前一小時,敦婭佐德醒了,按照山魯佐德的指示說:「親愛的姐姐,假如您已醒了,請您在太陽升起前,為我講一個有趣動人的故事,這將是我最後一次聽您講故事了。」山魯佐德徵得沙魯亞國王的允許,開始講起故事來。故事正講到最有趣的地方,天亮了,為了知道故事的結局,國王沒有照慣例賜死山魯佐德。就這樣,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每天黎明時,山魯佐德講的故事都沒有講到結局,一共講了一千零一夜。

這段期間,山魯佐德替國王生了三個王子。講完最後一個故事的時候,她把三個王子帶到國王面前,對國王說:「請您看在這些孩子的份上,免我一死。如果您殺了我,他們將成為無母的孤兒。」此時沙魯亞國王已流下眼淚,把孩子們抱在懷裡說:「就算妳沒有生下他們,我也早就寬恕妳了。我已經知道妳是一個有教養、純潔美好、善良大度、虔誠奉拜真主的好女子。」

沙魯亞國王把史官召來,讓他們記下他和皇后的故事,從開始寫到結尾,裝訂成三十冊,命名為《一千零一夜》,這就是古今中外最有趣、最動人的filibusters故事。阻撓議事的目的民主議事的過程裡,在任何情形下,使用暴力都是不合法的延宕手段,必須全力禁止,極力反對。很多時候,利用冗長演說、出席的法定人數不足、提出修正案等,做為延宕手段是合法的。

或許你會產生一個簡單的想法:既然民主程序就是少數服從多數,我們大可制定最嚴密的法規,限制發言的次數、時間和內容,也可以動用武裝力量鎮壓擾亂議事規則的行為。但是,這簡單的想法很明顯是一把雙面刃,有它的理由,也有它的陷阱,而其未盡完美之處,從原則層面來說,我們真的要這樣做嗎?若從細節層面來談,我們真能把細節規劃得完全沒有漏洞嗎?

至於大原則,民主議事的精神不僅在於單純的舉手投票、一翻兩瞪眼而已,讓不同的意見得到表達的機會,讓正反雙方互相辯論、說服對方,讓贏的一方謙卑漂亮地贏,讓輸的一方心服口服地輸,才是議事過程的功能和目的。

更重要的是,在民主議事的過程中,折衷和讓步是不可或缺的精神,尤其是一個政黨在議會裡占有絕對多數時,為了避免多數黨的威權暴力,必須讓少數黨有爭取折衷和讓步的機制,因此甚至有人說,filibuster是議會的靈魂。

民主議事過程是由一群有理想和宏觀遠見的民意代表,共同匯集經驗和智慧,為國家社會做出選擇和決定。尊重不同的意見,了解利益衝突關係的存在,期待我們的民意代表能夠了解和體會民主議事的精神,理性並無私地完成他們對選民做出的承諾,光靠法規不夠,使用暴力更會遭受選民的唾棄。

相關書摘 ▶科學驗證因果關係:相撲選手到底有沒有作弊?美國犯罪率降低的主因是?

如有興趣的讀者,以下有本文作者劉炯朗的專訪內容,歡迎收聽與訂閱關鍵評論網所製作的《馬力歐陪你喝一杯》Podcast: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人的社會課:從阻撓議事到邊際效應,搞懂世界的真實運作》,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劉炯朗

阻撓議事、邊際效應、風險投資……
現實社會裡的政治、經濟、環境與倫理等種種環節,你真的懂嗎?
一口氣搞懂世界的真實運作!

我們的社會為什麼是現在這樣子?各種複雜的倫理、公民議題又該從哪個角度理解?誠實為何是最好的策略?如何思考死刑存廢的正反面?什麼是真正的平等與自由?一滴水如何影響我們的未來?

中研院院士劉炯朗學識淵博,廣泛涉獵各領域的知識,在他豐富的比喻和生動的故事帶領之下,不論是看似難懂的經濟學理論、讓人卻步的環境科學觀察,亦或值得再三反思的倫理價值觀,全都化為一篇篇淺白易懂的文章,引領著我們更加明瞭這個世界,輕鬆愉快地補足社會課學分!

大人的社會課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